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沉香豌番外三、绽放

发布时间:02-02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陈婉,你敢再多笑一声——”

“怎么?”

“我——你等着——等会你就知道。”

车到望谷,陈婉眼角眉梢仍是憋不住的调侃笑意。秦昊羞恼难耐,一把把她拖出来,顺手就扛上肩膀。掂量了一下重量,沾沾自喜地刚想说把她养胖了,就听她挣扎着笑骂:“疯子,在家没疯够?快放我下来。”

他一巴掌拍上她屁股,“再蹬腿,把裙子蹬上来就全走光了。”

“那你放我下来。”

“没门儿。”她一双小腿紧紧裹在靴子里,在面前扑腾得极是养眼,“小样的,越折腾得欢实,等会越有你好看!”

话未说完,慢慢将陈婉从肩膀上滑下来,“何叔叔。”

望谷是度假酒店的设计,因为性质单一,平常最是清静,没想到这个时候旋转门处出来一行人,当头的是他父亲的副手。任秦昊脸皮再厚,当街调情被人看见也有些窘促。

婚礼上见过很面熟,陈婉拨顺了披散的头发,也随秦昊喊了声。

“你们小两口,还正是蜜月的时候,没出去哪转一圈?”那人目光从他们交握的双手移回秦昊脸上,朗朗而笑。

“没呢,过段时间,大概过年的时候。何叔叔,您这是……”

“我们刚准备离开,你们慢慢玩。”准备走又回头,“年轻人,注意劳逸结合。”

剩下他们两个时,陈婉见秦昊似笑非笑地望住自己,啐他一口说:“回家不好吗?还怕全世界不知道你是个色鬼?”

她刚才倒伏在他身上,脸颊血色未褪,仍是酒酡般,俏眼凝睇,正挠到他心肝上的痒处。当下二话不说,一把举起来抱她进了后面的连幢小楼。

“疯子,你晚上喝多了二两,发疯了是不是?都在笑呢。”

“那有什么,夫妻伦常,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孩子也会叫人了,难不成不是我们俩做出来的,是石头缝里迸出来的?”他一把她丢床上,就开始扒她外套,“来得早了点,还说和你泡泡温泉的,谁知道大冷的天他们不在家里呆着?”

“你自己精虫上脑了才是真的。呜——”

被他堵住嘴,柔软的带着淡淡的酒香,顿时沦陷在他微醺的气息里。抬手环抱住他脖子时,他仿佛受到极大的鼓励,用力揽住了她,把她往身体里挤。胸脯上的丰软与他的坚实紧紧贴在一处,大手拢在她臀瓣上揉压,舌尖在她口里翻搅,辗转含弄。她抑制不住地在他口里低吟。

“记得第一次吻你的时候,狠狠咬了我一口。”他放开她,双唇在她耳侧下颚上萦绕不去,“害我吃了两天稀粥。说话也不利索,被老宋笑得脸面全没了。”

多年前的旧事一直是两人间的禁忌。这一刻,心神摇曳,秦昊说完了顿时懊悔不迭。心虚地端详着她,她却低声说:“那时候怎么知道会和你这个无赖纠缠一辈子?爷爷说的没错,你就是个土匪。喜欢上土匪,是我自己没用。”

他这才定了心,笑意吟吟问:“就只是喜欢?没别的?”

“秦昊,你手脚老实点。”她哧哧笑着扭动着身子往上移,渐渐脱出他掌握,又被他连裙子扯回去,褪掉一半。

“说了有你好看的——”胸前半敞着,灯光下是玉质波澜。他探手过去掩住一边,拢住揉捏不已,“今晚上你是我一个人的。”另一支手已经隔着一层阻碍乱掏下去,极其刁准地按住她要命的一处,重重撩拨。

她脸色嫣红,呻吟随他的力道逐渐放大,到无法忍受时,又变成软软的哼哼。“亲我,”热流就在他手下聚拢绽开,却总觉得隔了一层不到实处,她寻找他的唇。“亲我,昊。”

“等会,我就想看看你一点点着火的样子。”他只是不停地吻她带着淡淡胭脂色的皮肤,从颈间一路向下,直到他渴望的峰尖。

她深吸一口气,昂着头几乎把自己送入他口中,所有的感官喧腾起来,需要碰触他,被他碰触。

“说你爱我。”他含糊地要求。

“你知道的。”她在他身下轻颤,随他撼动每条神经的逗弄战抖,“呜……”

“不听话,比我们儿子还磨人。”

他像是说了句什么,接着噙住她正浅吟的口唇,舌尖探进来的同时,他粗砺的手指也进入她软滑的体内。瞬间几乎失去了呼吸,她咿唔着,狂乱地回吻他,回应他无休止的挑弄探寻,脑子里只有他进出的节奏,他急促的呼吸声,喉间的闷哼,舌上的味道。

到她全然地裸裎在他面前时,她才找回一点点的自己。“别看,好丑。”她捂住胸,觉得不妥,又掩住自己的腹部。

他抬起眼,眼底的温柔立时摄住她的心。“谁说的?猫儿,你是最美的。”他躬身吻她小腹的伤疤,极尽温存极尽呵护,“那时是不是很疼?”

她摇了摇头,才意识到他看不见,“不是很疼,有麻醉。其实我很后悔没有带个镜子进去,我很想看看豆丁在肚子里是什么样,自己的子宫是什么样,可惜看不着。”

他轻笑,边用舌尖描摹她伤疤的轮廓,边说:“下回再生的时候,我负责全部拍下来给你看。”

“还要几年呢。”

“不怕,我们有一辈子时间。”

她眼中盈泪,埋在他发中的手指用力,“昊,我爱你的。”

“我知道,”他撑起半身,她眼中的爱意近在咫尺,他覆唇上去徐缓地亲她的眼皮。“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大概就是有了你的爱。”

两两相望,全然的喜悦,圆满的爱意。她屏息,然后迎向他,以最深切的吻封缄他最浪漫的誓言。

他含住她的唇瓣,发狂一般咂吮吸咬,血液奔流几乎能听见脉搏的呼啸。

他抱她起来时,她惊叫一声,双手揽上他肩头。

秋末风凉,清月当空,中间一汪明池泛着粼光。

“有人——”

“没人,我保证。”他在她耳边低笑,“等会别叫得太大声就行。”

她沉进水里,见他随后也下来,阴影处勃发喷张,不由耳热地别开脸。

“坐我腿上来。”

“不要。”她忸怩着,已经被他抱进怀中。“上次……”

“上次没尽兴,我心里一直念叨着。”

他噙了她的耳垂细咬,火烫的呼吸在她脸侧,对着她耳心说:“好猫儿,听话,把腿分开。”她不及合拢已经被他大手罩住最敏感那处,循着那一点边缘转圈,最后按着轻轻揉弄抚慰起来。

她自觉姿势糜绮至极,却被他衔住嘴做不得声,只能呜咽着无可奈何倚在他肩头。他手掌在她身体上游走,沿曲线上下,荡起池里一波波的涟漪,象她身体深处潜埋的欲望被撩拨而起,一波波的温热酥麻漾开来。

他放开她时,她深吸一口清冷的空气。接着被他托住胸前的柔软,纳入口里,她再次吸气,“死耗子——”

他一掌拍在她屁股上,“坐上来。”

她呜咽着向后闪躲。

“不想要我?”他抬起脸,眼中被欲望氤氲,深不可测。手指仍然嬉弄着她,撩拨着,肆意进进出出,带弄着她意识越来越迷离。“来,一点点坐下来。”他诱哄她,她知道,就是无力抗拒,一寸寸吞进他的昂扬,听见他的抽气,她心中升腾起一种快慰与满足。

连接处酥痒酸麻,涨满他的欲望。她伏在他肩头,娇喘微微。

“宝贝,动一下。”

她试探地稍稍离开,又坐下,“不要,涨得好难受,你别动、别动——”

他托住她脸颊死命亲她微肿的唇瓣,掌心按住她臀尖往深处挤压。

几乎溶在一起,她无力呼吸。

他放开她时哑着嗓子说:“那我不动,换你来,今天我任你鱼肉。”他往后仰,摊开手好笑地目注七晕八素的她,一副任她宰割的模样。

她四下扫视,暗沉的夜幕中只有他们,以及峡谷遥远处传来的水流和风划过树丫的声音。她抿紧嘴,罔顾内心的羞怯,指尖滑拨他的唇形,覆上自己的。

“你故意的是不是?”他再受不住她的亦进亦出,一把托住她的臀瓣按下去,然后满足地在喉间逸出一声低吼,同时挺了腰连连狠撞上来。“不要了,这样不行,受不了……呜,你轻点,昊,昊。”她颤声唤着他名字,胸前两团嫩软被他至下向上,冲撞得在水中载浮载沉。

“来,伏在石头上。”他捞她起来,勃发的欲望抵在她腰间。

“你说话不算话……啊,”风过去,后臀清凉。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却把自己最私密处暴露在他眼前,羞不可抑的,拢实了腿又再次被他大手拨开。“你说了不动的,骗人。呜,慢点、慢点。”

他手指徐缓地拨开她的粉嫩,在里处掏刮。眼前骄傲的她伏低身子,软乎乎两团丰润前后荡漾,蜜桃似的臀瓣中心两片粉肉象婴儿的小嘴吞咽他的手指,只是看一眼已经遏制不住,情动如狂。火烫的粗壮再次贯入她身体,她闷哼一声,手掌往后想拨开他,却被他紧紧握住。

“轻——太深了,呜……死耗子,你轻点。呜——”她颤不成声。

他置之不理,每一下都深至极处。

“昊,别,呜……不要,不要那里。”

那里轻微抽搐,他深吸口气停下来,探手抚慰她胸前跌宕的丰润,她难受地捂着他的手用力抓按。“要到了是不是?”

她摇头,又不知所以地点头,星眸流转眼媚如丝。他含住她发颤的唇瓣咂吮不止,丝般的细滑丰腴紧裹着他的火热,几乎崩溃。他缓慢抽出,接着沉实有力地再次顶入她的空虚。

“不要了,呜——昊,受不了了,昊——”

“忍着。”他拍拍她的臀肉说,声音在空寂的谷里分外粗嘎。

“不要——那儿,呜、呜——受不了了,不要、不要顶那儿——”

“哪儿?这儿?”他大汗淋漓,随着她的战栗抽搐肆意攻伐,“这儿是不是?”

她分不清自己是否有点头,忘却了一切,意识里只有他急快有力的进出和无法忍受的逐渐逼近的高点,“昊——”

他以一声闷哼做回应,在她体内爆发时,脑中也有眩光掠过,绽放开来。

沉香豌番外三、绽放
沉香豌番外三、绽放

“陈婉,你敢再多笑一声--”“怎么?”“我--你等着--等会你就知道。”车到望谷,陈婉眼角眉梢仍是憋不住的调侃笑意。秦昊羞恼难耐,一把把她拖出来,顺手就扛上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