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晨昏番外:搬家

发布时间:02-04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止安一直漂泊惯了,平时来来去去顶多就一拉杠箱,什么时候象现在这么多的家当要搬?这些家什平时塞在家里,不怎么觉得多,哪知道一收拾起来,真是足足一车。其实属于她的东西真不多,最多的就只是画具跟画架,纪廷的最多就是书,数来数去,东西最多的就是囡囡。

好多玩具好多衣服,好多用品,还有数之不尽的相册,从B超胎儿照开始照,直到出生后,几乎每天都拍,还有东西是从囡囡还没出生之前就开始积累至今,纪廷经常笑她,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囡囡长大?到时候她真要为囡囡建个博物馆来放才行,或者给囡囡买个房子作嫁妆。

她不理他,他自己不也一样吗?连脐带都当宝一样存着,还有做了胎毛笔剩下头发,也是放了两重盒子存着。

照他们夫妇俩这样存女儿的物品,真是几套房子都放不下。

买这套房子真是纯巧合,是无心插柳,纪廷转了家新医院,为了方便他工作,所以势必要在医院附近找套房子,但他们带着小孩的家庭,买的房子不能太小,不然不够小孩跑动,而且还要给止安预留一个画室。所以要买的话,最理想的就是连着的两套,但世上千金难买相连地,哪个傻瓜一手楼业主,会一连买两个相连的单位?

所以,他们也不得不放低标准,找大一点的单位就算了,顶多另外再给止安在同一小区租个单位当画室好了。

止安是给宝贝囡囡找幼儿园时发现这个南派园林式小区,当下就喜欢得不行了,旺中带静不说,还有个超大的儿童乐园。忙找中介公司预约看楼,但连续好几套都不理想,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才找到间楼层跟坐向都不错的,最可惜的地方就是面积还是小了点,一家三口是没问题,就是要是再大点就可以有个画室了多好啊。纪廷居然大着胆子,连续几天去找旁边左右两户白天没人的邻居,希望高价买下来也好。止安不大相信他会成功,人家住得好好的房子哪里可能随便卖出来?但纪廷很执着,他坚信精诚所致,金石为开,他不敢说自己有多大的本事,但这股追她而养成的耐性还是有的。

也真让他走了狗屎运,其实他心里是有底的,那两户邻居都是没有晒衣服出来的人家,一看就知道不是过正常作息日子的人,或许也是买了房子等升值的炒家。

左边那户是炒家,但幸运的是右边这户是急于筹钱出国充电的外企高管,听了纪廷的价钱,考虑计算了下,爽快的答应了,这下太完美了。

但关键时刻,搬家的前天,纪廷居然临时有个手术,是熟人的熟人的熟人介绍来了,纪廷初来报到,不好推托,只得答应下来。他也知道止安娘俩肯定顾不了搬家这些大事,就希望能改期什么的也好,但他忘记了他老婆是那种不容别人质疑她能力的任性性子。你说她不行,她偏要行给你看。为了不想在囡囡面前吵架,他只好纵容她的任性。他有种强烈的不安感,以致于进手术室前也非得每小时打个电话追问最新情况。

起初的几个电话,止安还能有问必答,到后来几个电话,止安就直接让囡囡接电话,宝贝女儿对着手机奶声奶气的跟他说,“爸爸你好烦耶!”

他哭笑不得,止安是故意的,她烦了他也就不敢再摸母老虎的PP了。

搬家公司的车开进小区后,止安才发现原来那么多事要做,这搬家这么大规模的事,是得有个当家的男人好点,起码必要时多个跑腿什么的。她一个人拉着囡囡要跑保安处,要跑物业管理公司办放行手续,好不容易东西搬上去后,物业管理公司又打电话来说还有几项手续没办,她说明天办行吗?物管的口气也硬,不办今天不给水电。止安只得边走边骂的去办那什么劳什子手续,其实说是手续,说到底,也是交钱,对了,她怎么没带钱包出来?她又折回去开门的手袋。

这时囡囡不干了,小屁股坐在新的布艺沙发上不肯动了,“妈妈人家要睡觉了。”

“囡囡,妈妈就去办最后一件事了,办完回来了跟你去吃洋快餐,我们把所有的KITTY公仔都换回来好不好?”

“不好!”她今天真的好累,一大早被挖起来也就算了,还要在大太阳下被妈妈拉着跑来跑去,而且她手里还拿着猫笼,里面有她的宝贝小白,就算她不累,小白也累了。

这个洋快餐的玩具,什么时候买都行,让爸爸下班的时候买回来也行,何必亲自去?现在她好想睡觉睡觉!

“那妈妈去办事先,你乖乖在家里坐,不要跑出去哦,不然你找不到回家的路咯。”

“嗯,妈妈快点回来。”

“几步路都不肯走,小懒猪,你长得象谁啊?”止安亲下女儿的小脸。

“象爸爸!”对着妈妈的时候要说,好的都象妈妈,坏的象爸爸。

止安带着满意的笑意锁上铁门。

囡囡本来已经眼皮千斤重了,但笼子里的小白饿得不得了,拼命的咪咪叫,囡囡只得爬起来从随身小包里抓了把猫粮放地上,然后小心把笼子打开。哪知道小白一看到是陌生的地方,不肯吃东西,马上到处闻下,然后受惊似的飞快从铁门的勾花栏里冲了出去。

“小白,小白,你等下姐姐哦。”惨了,爸爸说过猫猫离开家了就会变流浪猫,也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囡囡吓得掂着脚尖用尽吃奶的劲把门锁打开,边走边叫小白,这栋房子呈六角形设计,采光度十足,但就是走廊呈回形,就象是迷宫一样,囡囡顾不得害怕,只是不停的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口,还好,小白只是在电梯口舔毛而已。

“小白,你吓死姐姐了。”囡囡冲过去把小白抱起来,“我们回家吧。”

但走两步她就傻眼了,她该怎么走回去,每间房子都长得差不多样。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迷路,竟然在家门口,她好后悔没有听妈妈的话好好守在家里等妈妈,这下怎么办?万一有怪人把她抱走了怎么办?好害怕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

越想越是不安,最后她抱着猫坐在电梯口放声大哭,“妈妈啊~~~爸爸啊~~~~妈妈啊~~~~爷爷啊~~~~~~奶奶啊~~~~~~外公啊~~~~。”她连被爸爸偷偷带去见了几面的外公都给哭出来,因为外公虽然不是经常见,但也是宠她上了天的。

“妈妈啊~~~,妈妈啊~~~~。”

在电梯内的林致远小朋友正跟妈妈人手一杯冰淇淋,“妈妈,今天晚上去游泳好吗?”

“如果你做完作业的话,可以考虑。”

“人家早就做完了!”

“那你有没有练字?”

“人家不喜欢练字!”为什么爸爸小时候喜欢的,就偏要他也喜欢。

“不练啊,那就更没得商量。”

“妈妈~~~~”林致远开始抱妈妈大腿。

“我不是你爸爸,更不是你奶奶,你这套在我身上行不通的,省点气回家练字吧。”

突然电梯门在16楼停下来,电梯门一打开,林致远就听到了那哗哗大哭的声音,就象普天下的英雄主义者一样,他觉得保护比自己年纪小的弟弟妹妹是一件很神圣的事。

郑微还来不及拉住他的时候,他已经抢先跑出电梯。

“妹妹,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在这里哭啊?”

“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很害怕。”

“如果我陪着你,什么都不用害怕。哥哥带你回家好吗?”

“嗯,那你知道我家在哪吗?”天啊,他真的不知道!”

但他脑筋转得很快,爸爸就经常笑他这贼头贼脑的长得象谁?他说,象妈妈!

“你可以先来我家玩啊。”

“哥哥是不是坏人?妈妈说过不可以跟坏人走的。”囡囡好笨哦,真的坏人又怎么会说自己是坏人呢?

林致远小朋友觉得受到了莫大的冤屈!他有个检察官爸爸耶,他怎么可能是坏人?

“哥哥当然是好人!来,哥哥请你吃冰淇淋。”说完就把郑微手上拿着的买给爸爸吃的,马上拿出来献宝!

“致远!”郑微拉住儿子不想让他送出去。这个小女孩无论是衣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其实住得进这小区的,也不是普通人,非富则贵,她哪敢随便给东西其他邻居的小孩吃啊,万一吃坏肚子了可是赖在自己头上的,现在谁家都一个孩子,出不得意外,这些混水还是不趟为好。

“妈妈怎么那么小气。”致远朝妈妈嗜嘟嘴。

“小妹妹,你妈妈在哪里?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阿姨送你去找警察叔叔好不好?”

“妈妈说去办点事,很快就回来了,我要在这里等妈妈!我不要警察叔叔,我只要我妈妈!”

郑微觉得很气,哪有人这样带小孩的,就随便放在家门口,也没个大人照看着,万一被人抱走了怎么办?

不过那张哭得稀里哗啦的漂亮小脸真够叫人心疼的,郑微又再一次懊悔为什么肚皮没能挣气点生个女儿就好了,肯定比这个带把的小子乖多了。

我见尤怜啊!郑微马上从小手袋里掏出纸巾,把囡囡的小花猫脸擦干净,“不哭哦,哭就不漂亮了。”

近看之下,郑微才发现,这漂亮小MM真是千金命啊,她自己也是名牌童装的拥护者,但还没到这地步,这小MM无论是从发饰还是脖子间的玉佩,还是裙子鞋子无一不是精工制作,她不敢想象,万一有坏人把她抱走了,然后勒索她父母再把她撕票会怎么样?

“小妹妹,跟阿姨回家好不好?都快两点了,你肯定没吃东西吧,阿姨给你煮东西吃好不好?这个时间你妈妈肯定还没回来,要不下午你吃饱了,阿姨和小哥哥带你一间一间的找你的家好不好?”

漂亮阿姨看起来不象坏人,但万一她再跑开的话,妈妈不是永远都找不到她了吗?漂亮阿姨跟妈妈之间她还是喜欢妈妈,而且妈妈比漂亮阿姨还要漂亮!

“来,给你吃!”林致远小朋友深知同类们都是馋嘴猫,把甜筒撕了就递到囡囡面前。

在她咬下第一口时,问她,“好吃吗?”

“嗯,好吃。”其实比这牌子冰淇淋更高级的她都经常吃,但这时饥饿交加,就是给个馒头她,她都会觉得那是天下极品。

“哥哥家还有好多好吃的东西,还有围棋哦,这个很好玩哦,比飞行棋还好玩呢,我教你玩好不好。”边说,林致远小色狼就边把囡囡拉进电梯。

郑微特地看下这个楼层,16楼,等下还要带她下来的。

林家在19楼,一出电梯门就闻到浓烈的糊味,林致远特地安慰小MM,拉紧她的手怕她会逃走,“这是正常的味道,我妈妈经常忘记关火,但我家里的东西都是自动熄火装置,所以不用担心火灾哦。”

开门后,可怜郑微要忙于刷锅,哪里顾得上招呼小公主?林致远小色狼拿出蓝罐曲奇饼,“别等我妈了,你先吃这个顶顶肚子吧。”

“哥哥不吃吗?”

“我们刚吃完饭,你先吃,我给你找东西玩。”然后他就趴在床底下,把他的玩具箱拉出来,但无奈,他的宝贝不是枪就是车跟飞机,实在没样是囡囡喜欢的。

囡囡满嘴饼干,跑到林致远的书桌前,看到满桌子的宣纸跟毛笔,觉得非常新奇!

毛笔跟妈妈的画笔是不同样子的,她也有一支毛笔,妈妈说是用她的胎毛做的,是不能写的,是用来纪念的。

“哗,哥哥写字好漂亮哦!”虽然这话是出自一个刚会从1数到100,还在写数字练习本的小MM之口,但听在林致远耳里,却仿佛是大师的称赞!

“真的很漂亮吗?”林致远小心的问,小心的压抑着内心强烈的虚荣感。只要他有忠实粉丝,他就会乖乖的天天练字!哪象妈妈这样经常泼他冷水,总说他写得不好看。其实她写得更难看。不过最后这句话他是没敢当面说的。

“嗯!好漂亮哦”囡囡再次给予肯定的答案!虽然满桌子的字她都不认识,但她遗传到妈妈的美学基因,好看跟不好看,她还是会分的!

“来,我教你写字,就写你的名字吧,你叫什么名字啊?”瞧,这电视还是没白看的,电视里的哥哥们就是这样套出漂亮姐姐的名字的。

“我叫纪冬晨。”

“东南西北的东吗?”

“不是,是冬天的冬,妈妈说我是冬天出生的。”其实囡囡的名字本就就两个字,“纪冬”,爸爸说他对妈妈就是悸动了好多年才能把她娶回来的,刚好她又是冬天生的,止安喜欢简单的名字。但这对新生父母抱着女儿去上户口时,填表的时候止安潜意识的加了个晨,纪廷一读就说是好名字!晨是他们共同的美好回忆,晨是他们的幸福的开始,现在怀中这个小肉团子晨就是他们幸福的结晶。

“来,晨晨你拿着,这就是你的名字!”林致远小色狼坐言起行,马上奋笔疾书写下小佳人的名字,还记得在落款处盖上自己名字的印章。

推荐: 晨昏番外
晨昏番外:搬家

止安一直漂泊惯了,平时来来去去顶多就一拉杠箱,什么时候象现在这么多的家当要搬?这些家什平时塞在家里,不怎么觉得多,哪知道一收拾起来,真是足足一车。其实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