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蔓蔓青萝番外:暗夜

发布时间:02-21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桃花宴后,安清王对我道:“你接近李相二小姐,娶了她。”

我很吃惊地看着老王爷。

“太子看中李青蕾,我要你靠着这重连襟的身份成为东宫之人。”他的解释很简短,我却在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是宁国最年轻的状元,只一年就成了礼部侍郎。我与太子、四皇子、小王爷及天翔将军并称风城五公子。不知道有多少风城闺秀迷恋我的风流潇洒。我还年青,还有很多事未做,儿女情长我一直想的是随缘。我没想过老王爷会利用我的姻缘,虽然李青菲娇憨美丽文才出众。

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因为我有两重身份,摆在众人面前的是状元郎,年青的成侍郎大人。不能公之于众的是安清王府的乌衣骑鸽组队长暗夜。相对来说,我更喜欢做暗夜。因为老王爷及忠心的乌衣骑让我感觉到温暖,一种家的温暧。

安清王捡到我的时候我正在抢东西吃,出现了一个侍卫将带我到他面前。

“几岁了?”他看上去很威风很严厉的样子,眼睛里却有着一种暧意。我伸出手比划,五岁。

他让侍从买了几只肉饼给了我,随口问道:“你家人呢?”

他的语气很温和,像父亲的语气,我忍不住想哭。终于没让眼泪滴下,我想他会给我银子,于是我跪下求他:“你能不能买下我?我只要,一两银子!”

他似乎很惊奇眼里又可怜我:“一两?你只要一两银子做什么?”

“当然是买吃的给我爹!”我理直气壮的回答。

他要跟着我去看。我带着他走到边城的一间小土屋里。我爹其实已经死了,我知道,可是我舍不得葬了他。我把每天捡来的最好的东西给他,屋里堆满了食物。那时正是隆冬,我一搬来一块块冰冻着父亲。我一直很想给他买只烧鸡,因为父亲去世前,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的饭桌上没有这道菜,我想吃,想必父亲也是爱吃的。

安清王跟着我进屋看了许久,一把抱住了我。我身上那么脏,他压根儿没有嫌弃,温柔地对我道:“以后,你也可以做我的儿子!”

我?我的泪终于流了出来。他帮我葬了父亲,还亲自陪我做吃的送到父亲坟前。

我没有做他的儿子,尽管他亲自给我洗澡,晚上给我说故事,教我看书习字,有时童心起了陪着我玩游戏,真的像父亲一样待我。

我慢慢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孤身一人在边城,他远在风城的王府里还有一个和我一样年纪的儿子。他常和我说起他,他也很爱他的儿子。但是他要为他软弱的王兄守住江山,为他的王兄的儿子保住江山,他只能把儿子丢在王府里。他说:“唯有这样,那臭小子以后自已才有能力保命!”

我不禁奇怪:“为何王爷对思悦这般宠爱呢?”

他笑了,摸摸我的头道:“因为思悦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我小不明白,但是他给我的温暖我一世不忘。也许我心底里已把他当成了父亲,把他的儿子当成了兄弟,可是我没有叫过他一声父亲。我对他说,我要成为乌衣骑,报他的恩,一生都为他们父子俩效命。他不同意,他送我去读书。我书读得很好,过目不忘,他呵呵笑道:“思悦以后一定要考状元。”

那我就考状元吧,但我还是想当乌衣骑。

王爷想了很久,终于送我去学武功,这时我已经十岁了,应当说错过了学武的最佳年纪。他说:“若是你的武功不能成为乌衣骑里身手最好的,就还是做你的状元去吧。”

我吃尽了苦,练成了一身本事,轻功暗器机关功夫最好。成为乌衣骑时,他说:“思悦,你要想好,一入乌衣骑,我便不能当你是我儿子,你的命也不是你的了。”

我坚定的点头,父亲是教书先生,一生重情义讲忠信。安清王如此待我,有什么比能成为王府死士乌衣骑更能表达我对他的爱呢。

十八岁那年,我高中状元,从此就有了两重身份。在他的安排下,没有人知道风流的状元郎是安清王府掌管乌衣骑最隐密的鸽组暗夜。

我认识了他的儿子,那个神采飞扬放浪不羁的小王爷刘珏。我照王爷的意思从不与刘珏多接触。因为王爷说,他那儿子看似纨绔子弟,其实比谁都精,接触多了,他一定能闻出我的味道。

安清王嘴里说进了乌衣骑就不会把我当儿子看,我却知道他对我的宠爱。因此,他让我娶李相二小姐让我迷茫。仿佛他这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我比谁都渴望有自已的家,我五岁已经很懂事,父亲是书生,他从不提我的母亲,唯一的一次是去世前道,我母亲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他眼里流露出一种爱恋与思念,他道有妻如此,夫复何憾!我自然对妻子的要求也高。我相信李青菲从外表看绝对也是一流人选,我还是希望自已去找。

但是,我不能违背王爷的意思。他既然要我借机接近太子,卧底东宫必有他的深意,我感觉到宁国的王位之争即将卷起风暴。不管安清王是为四皇子考虑还是为刘珏着想,他下了令,我就没有二话。

太子夜宴时,青菲为了我的前程味着良心说谎陷害小妹,我才认真去注意她。她张惶害怕的神色让我怜惜,我出口为她解围。她那种为了我义无反顾一心一意的爱恋让我再一次感觉到温暧。可能像菲儿这种没有是非观念陷害妹妹的女人是很多人不耻的。可是她却是我最想要的,因为,她心里只装着一个我。我几乎兴高彩烈地娶了她过门。果然,我再一次感觉到了家的温暧,幸福无法自抑。

我奇怪地问安清王:“你知道她适合我?”

他笑嘻嘻地答道:“因为我太了解李相一家人。也了解你。”

我呵呵笑了。心底里最后一点犹豫也释然。他虽然下的是命令,心里却是为我着想的。那晚,我知道了小王爷,我的少主子刘珏爱上了菲儿的妹妹,他也会是我的妹夫,这种一家人的感觉更为强烈。

没多久,风城局势紧张起来。礼部很轻闲,几场亲事一办完,我就依令铺开了暗哨。乌衣骑在全国以及其它四国的人手安排都是由我一手操控,情报源源汇入我手中。我只对安清王一人汇报。小王爷要想知道什么情报我也报与他知道,但是却从不露面。璃亲王去边城换回了老王爷,我便时常能瞧见他,他不让小王爷回风城,三年里所有的爱又都给了我,这让我对刘珏心怀歉疚。

三年后宁王病重,我称病抽空去了边城送信。璃亲王和刘珏一样爱上了菲儿的妹妹阿萝,我很不安。想到以后要保他登基,想到刘珏,我提前把不少人马安置到了王宫,并与太子走得更近,俨然就是太子党的核心成员。王太尉很信任我,把王宫的布防交给我了。出入东宫,我发现了王燕回建的地宫,探了两次差点触动机关命悬一线,却终于知晓了机关布置。

老王爷要我继续支持太子,保护好阿萝。我本想早下手救了她,但想到老王爷要我在最后关头出手。我本来不明白,直到破除了机关躲在地宫时听到了刘绯和王燕回的话才又一次佩服老王爷。要是早出手,就不知道原来璃亲王还布下了王燕回这颗棋,王宫顺利接管的秘密原来是这样。

我以为刘珏可以像我娶菲儿一样娶到阿萝。没想到王燕回对她下了失魂玉引香,这种来自西南夏国秘传之毒。老王爷很内疚,我也很自责,我们没能保护好她。

知道我是暗夜后刘珏总找我喝酒,要我和他争风吃醋绝了阿萝的念想。那些日子他过得让我看了难受。虽然我和他同岁,我却当他是我的弟弟。他和安清王一脉相承,在亲人面前常不自觉地流露出孩子般的表情。我喜欢他们这种至情至性的人,若是亲人面前还要设防,就累了。

刘珏决定带走阿萝。我支持他,亲自从宫里带出了阿萝。我希望他们远走高飞,但是老王爷却对我说道:“他们走不了多久的,所以我才安排他们去山谷。”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他们远走高飞?以我们这么些年的安排,他们绝对可以隐姓埋名!”我有些不满。

“思悦,如果有一天,当你面临同样的情况,你就明白,有些事情你必须去面对。”老王爷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一种凝重和不舍。

我听不明白,但我知道,有些事他现在都没有告诉过我。他觉得该说的时候我就会知道,我选择不问。

有时候我看着菲儿就想起刘珏和阿萝,他们命比我苦。刘珏是安清王的亲儿子,安清王给我的爱却不少于他。可能陪着我的时间还更长。小时候如此,回了风城我还霸占了三年。我越发疼爱菲儿,她已有了我的骨肉。我希望刘珏和阿萝能早点成亲。但事情往往不能如人所愿。

璃王要天下,他这么爱阿萝却让楚南掳走了她。这一次,我拼了命也要带阿萝回来交给刘珏。

我缠上了楚南,阿萝聪慧,一路信号不断放出,我敌不过楚南却看出他紧张阿萝。不由得啼笑皆非。菲儿这个妹妹真是要命,我再一次感谢老王爷给我安排了个平凡的妻子。要是我爱上阿萝这样的女子,绝对成日惊恐紧张不已。

楚南功夫太高,我被他刺了一剑跳进了汉水,拼得最后的清醒游到了岸边。

刘珏救了我一命。他不要我再做暗夜,他和安清王一样心疼我,希望我以后能以成思悦的身份好生和菲儿过日子。他平静地对我道:“你为我王府做得已够多,不需要你再报恩!从现在起,你是成思悦!我的姐夫!”刘珏平静地说道。

我想了想,笑了:“等主上大婚之后,可好?”他不明白,我不仅仅是报恩,我当他是家人。他不会明白从小到大安清王给我的爱有多少,也不会知道原来暗夜一生重情。

伤好之后我要去夏国找阿萝。赤凤送来了安清王的密函。上面写道:“若让夏国不战而降,唯有找明月夫人。若有为难,别忘了你还有一只鹰。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儿子。”我不明白。却隐隐感觉老王爷信里有种沉重。但他似乎要我自已拿主意,也明确告诉我,不管我做什么,他都支持我。

我对着镜子看胸口上的那只拳头大的黑鹰。鹰纹得栩栩如生,似要展翅飞翔。父亲从来没告诉我为何要在我胸口纹上这只黑鹰。但叫我小心掩了别叫外人看去。只有老王爷和刘珏还有菲儿见过。我一直以为只是个普通的纹身。我喜欢它的形象,从未去深想。但从老王爷的话里,我却觉得这鹰的不同寻常。

进入夏国,我发现军队的旗帜上也有这样的鹰。难道我的母亲是夏人?我直奔王宫。夏王是个高鼻深目的人寡言少语之人。我在风城王宫里见过他,当时就对他与刘鉴之间奇妙的神情留了心。

他有野心,一直想和陈国联手吞了宁国最富饶的南方土地。我来劝降,他不置可否。因为宁军破陈,他不敢公然得罪我,但看他的目光,我知道,要他不战而降是不可能的。

我轻功卓绝,消息机关也难不倒我。但他却软禁了我。夏人擅毒名不虚传。我知道他不敢杀我。那怕他给我下了毒也只是让我没了内力,轻易离不得王宫而已。既来之则安之。我成了夏王最头疼的上宾。

心里一直焦灼,因为没有见到可以让夏国降的明月夫人。据说她是夏国的圣女。夏国秘传的毒都出自她的手。在夏国,她与夏王地位平等,被百姓奉若神明。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不知道外面的局势。看夏王宫的戒备却一天紧似一天。

这日,陈国传来消息宁军运城大捷,夏太子苍邪见势不妙战场撤军想保住夏国实力。我欣喜若狂,嘴边情不自禁带着笑容。夏王脸色阴沉,他又对我使毒了,这次的毒同样不会要我的命,却让我痛苦不堪。我足足在床上躺了四个月,四个月是地狱一般的日子,换做别人或许会死,可我是暗夜,我的耐性和我的忍受力都超过常人。

四个月过去,刘珏已灭了陈。夏王亲口告诉我,宁军已过了拢江,占了依龙城。我看出他很矛盾,因为夏国太小,仗着地势和毒物止住了宁军的脚步,但是夏国十三座城寨都被围了个严实,日子也不好过。

“哈哈!大王,你还是降了好,宁军现在破不了夏,总有一天会攻破城寨的!”我大笑出声。

“哼,你别忘了,你的命还在我手里,我忍你许久了,明日便杀你祭旗!”夏王恶狠狠地说完拂袖而去。

明日么?我躺在床上望向四方窗户外的天。身上的毒让我全身无力,骨头里如虫蚁在噬咬,酸麻痒痛。心凉了,有种绝望。我还没见着我的儿子呢,这个时候我最想的就是我的儿子。我突然想起老王爷的话。抖着手撕开了上衣,露出了那只黑鹰。

守在我床前的侍女失声惊呼狂奔出去。我愕然,这只鹰当真特别。

当天晚上,我就见到了明月夫人。她身着一袭白衣仪态万千,美丽得惊人。她站在床前怔怔地看着我,冰凉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我胸前的黑鹰。我讶异的发现,她眼里浮上了一层水光。

明月夫人斥退了左右,她给我解了毒,眼泪从那双美丽的眼里不停地涌出。

“夫人?”我小心的唤了她一声。

蔓蔓青萝番外:暗夜
蔓蔓青萝番外:暗夜

桃花宴后,安清王对我道:“你接近李相二小姐,娶了她。”我很吃惊地看着老王爷。“太子看中李青蕾,我要你靠着这重连襟的身份成为东宫之人。”他的解释很简短,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