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蔓蔓青萝番外:楚南

发布时间:02-21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我是陈国的二皇子,那晚请命带着陈国高手夜入临南城,准备与城中细作举事里应外合攻破临南城。

那一晚,我们误闯进常乐酒家,居然擒住了平南王看重之,也让我看到了她。

她破了我们的计划还杀了我们其中一个好手。在平南王下令一起射杀时,她竟然选择与亲人同死!那份勇气让我欣赏。

天意便是如此,我瞧着她在我面前伸手解开发巾,让一头秀发丝绸般滑下腰际。她眼睛里闪着光,逼视着我。

他竟是个女子!我从没见过这等烈性女子。她的眼睛里也带着一丝野性,情不自禁让我多瞧了几眼。

等她轻轻脱下黑衣,里面薄薄的绢衣随风飘起的瞬间,我的心狂跳起来。她嫣然一笑,整个人似山间精灵,似暗夜魅影。

是我的劫数吧!向来心志坚定以残忍著称的我竟被这个在风里裙袂飘飘的纤细身影闪了神。我自然地闭了闭眼,想驱散她带来的影响。也就这一愣一闪神的霎那我听到了弦响,功败垂成,牺牲了属下我逃离临南城。

从那日起,对刘珏我有种切齿的恨意,也总不期然地就会想起那对晶莹剔透的眼眸和她一笑时展露的风情。但是我告诫自己,为美色所惑的过错绝不能再犯第二次。我纵情声色,控制自己不派出探子去寻找她的消息。临南城一战后我加紧练兵,以期有一天能打败刘珏,并吞宁国。这,方是男儿本色。

璃王登基,我请命作为使臣携重礼前去朝贺。看到宁国的沃野千里,我雄心万丈,终有一天我会将之纳入陈国版图。我来到风城与四国使臣把酒言欢,听取陈国密探汇报情报。那晚宁宫夜宴,看到刘珏时,我又想起了那个女子。

平南王太猖狂,几次我偃旗息鼓,他却不断挑起我的怒火。如果不是在宁宫,顾虑身份,我几乎就想当庭拔剑与他决斗。

然而夜宴之后,我却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刘珏居然闯宫带走了相府三小姐。我哈哈大笑,就留在宁国等着看璃王与平南王相争,坐山观虎斗。

没想到璃王心仪之人居然也是相府三小姐。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我找人探察,不可思议的是传言都说相府三小姐着实平凡,难道她不是那晚我见过的女子?若相府三小姐真如传言中平华无奇,为何会让璃王和平南王念念不忘?她着实引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

璃王不动声色开始撩拨我,似乎对我和平南王的矛盾在推波助澜,他的用意是什么呢?他难道不像表面上显露的只是个温和秀气的王?

我敏锐地感觉到这位相府三小姐极可能是能引起宁国大乱的关键人物,飞鸽传书陈国细作密切留意刘珏与相府三小姐的动向。如能早一步将他们擒在手中,无论刘珏反与不反都会是对付璃王的一枚好棋。

然而,只半月时间,平南王突然回了风城。璃王封相府三小姐为公主准备一月后下嫁平南王。并为公主大开宴席。

我突然有种感觉,她会是她。只有那精灵般的女子才能让璃王和平南王痴情难忘。

我知道璃王此举胜妙,避免了与安清王父子的冲突,还能得到刘珏的忠心不二。我最想见的还是那位新册封的公主。好奇的想印证胸中隐藏多时的答案。

答案来得如此之快,在她与皇后款款而来之时,我眼中便只有她的身影。临南城匆匆一瞥我记住的是她对我灿然一笑的模样,而殿堂之上,她身着华服的高贵与美丽让心狂跳起来。她目不斜视,所有的一切似乎在她眼中都不甚重要,她出身不是王族,却带着王族才有的傲视一切的贵气。她对我微笑,在我刻意前去拜见时。就在这时,我看到了璃王眼中一闪而过的意味深长。

她没呆多久就与皇后一同离开。拖着长长裙裾的她步步生莲,她走后许久,百官与使臣们都沉浸在她的美丽中。这么美的公主足以引发男人最原始的占有欲望。璃王若真的放弃,又何苦要她抛头露面?我心里突然有一丝不忍,不忍看她被璃王算计。对刘珏的恨意更深。若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定会藏住她的美丽,让坊间那个平凡的传言继续。

想起一月后她会嫁给刘珏,痛和嫉妒占据了我所有的心神。

不需璃王再撩拨,我就想杀了刘珏。可是,我不能为了她一人置陈国于危险之中,各种思绪纷至沓来,我终于还是想与刘珏一战,哪怕是出口胸中的恶气也好。

她换了侍卫的装扮,迎出帐来。我快步走向她,那一瞬间我有种错觉,她是朝我走来。然而,她一眼都没瞧过我,发光的眸子只对着刘珏一人。

“这些天宫里忙翻天,都为青萝公主出嫁准备,寡人腾不出时间照拂王子,这就敬王子一杯,权当送行了。”璃王轻描淡写的问我归程。他的意图我很清楚,难不成,他竟然想我带走青萝?我却不敢,我想掳了她走,却不敢。

上天也会眷顾我一回,清王刘鉴竟想在公主大婚时举事,而陈国传来的消息是陈夏联军将从南面攻打宁国,启国也陈兵西面边城。无需再有顾虑,我高兴得连夜布置妥当,打定主意趁乱掳了她走。

金殿大乱时,我悄然离开,感觉到璃王的目光在我身影上打了个转却没有出声喊住我。我很想笑,那就遂了璃王的心愿吧。他必然以为可以因此堂皇出兵,如果他知道陈夏联军无需他挑起战争也会主动攻打宁国,他会后悔么?我想他可能不会,因为他不想,不想瞧着心爱的女人真的嫁给平南王。

我轻易地带走了青萝。心里坏坏地想,如果平南王知道这一切后,以安清王父子的实力,璃王会如何自处呢?

她终于从云端从梦里走到了我身边,灵动俏皮。我从来不知道她原是这般活泼。如果初时我只是惊艳,震憾于她的美貌,掳了她之后,她的真性情毫无掩饰的露了出来,让我为之心动。

她一心想逃离,怎么可能呢?我刚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在船上她就逃了两次,每次捉了她回来,青萝都高傲地抬起头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表情,实在可爱之极。

然而她逃离的法子层出不穷,只要离开她一会儿,就能看到乌衣骑的烟花信号,让我头痛不己。对她恨得牙痒,看着她的眼眸又下不了狠手。从来只有我把人逼疯,没想到却拿她没办法。

在山林里穿行,她逼得我没有一刻可歇息。我有上百种方法折磨她,却一次又一次的心软让她得逞。

她得意的模样让我又爱又恼。生病了还不忘放信号,我又怜又恨。我顶天立地傲视一切,却偏偏甘心受她“欺负”。

爱上一个人原来就是如此。没有任何条件,只一心想护着她,想捧在手心,只盼她心里能顾我一点,一点也好。

我为她和大哥反脸,看她消失在黑夜中时,我军的边塞被刘珏攻破。我又气又悔又痛,发誓若再捉到她定以她为质。可是意外在依龙城找到她时,我满心只有欢喜。上了山寨想起自己的誓言,想起刘珏狂扫陈国城池,不分昼夜急行军强攻下王宫掳了父王,灭国之恨提醒我不能对她心软。

山中的夜晚宁静安详,我隐隐听到她在地牢中的惊呼声。我不知道是我真的听到还是出现的幻觉。我迅速的往地牢跑去,等不及拿钥匙,我击碎牢门冲了进去。看到那条觅食老鼠的蛇胳膊上马上爆出鸡皮疙瘩。

她缩在门口还在尖叫,声音像剑直直刺进我的心。抱了她回房,自责不己。不管有天大的仇恨,我还是舍不得。

“二殿下,刘珏已将黑风寨团团围住,只要青萝公主在我们手上,必能逼退刘珏大军,甚至可以威胁于他签下停战条约,让宁军撤出我夏国!”苍邪绝美的脸上露出狠意。

要以她为质么?我默然没有吭声。

“二殿下,我要在她身上下一种毒,如若宁军强攻,就推她上寨门。就算刘珏不理不顾,攻下黑风寨,我也要他得回一个身中巨毒的公主,听闻璃王与平南王对公主爱若珍宝,让他们瞧着心爱的女人在眼前痛苦而死,手足无措之时,再后悔对我夏国发兵!”

“不行!”我脱口而出,沉下脸道:“大丈夫怎能对一女人使这种伎俩?若是战场上刀兵相见,各凭本事,生死由命,楚南纵然败了也无话可说,你以她为质吓吓刘珏,让他不便进攻山寨退兵也就罢了,怎能再对她下毒?”

苍邪冷冷一笑:“二殿下,这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别忘了,陈国已亡,你投靠我夏国,这里是我的领土!”

我大怒:“陈国灭亡,楚面还在,这就告辞!”我的家国我自会聚兵起事,寄人篱下且要以这种方式,实非我楚南所为之事!

当晚,我招集门下二十死士,带着青萝欲走。苍邪带兵将我们团团围住:“二殿下若不想再与夏国联盟,自可离开,苍邪绝不阻拦,可是,青萝公主,你却不能带走!”

“哈哈!笑话,我楚南想带走之人你说不能便不能么?”我不能将青萝留在他手中,携了青萝的手低声对她说:“你跟着我冲出去!”

“他们人多!”

心中一暖,她居然担心我!豪情顿生,我长啸一声拔剑与门下死士杀出重围。

那些死士都是忠于陈国忠于我之人。没有一个人置疑我的决定,护着我带了青萝杀出了黑风寨。

我的身边原来还有二十死士陪伴,如今却只有她。我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谷底升腾起黑色的瘴气,我的气力用尽,吸了瘴气胸口烦闷恶心,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我没有放开她的手,如果能与她一起死在山林中,我很知足。

鲜美芬芳的液体让灵台慢慢清明。我睁开眼时,嘴里正含着她的手指吮吸。捉住她的手瞧了瞧,原来她的血还能解瘴气?手指尖划了一条极小的口子,我戏谑地问她:“这么小气?就指尖划道小口子?”

她脸红的偏过脸。心里的温柔袭来,她没有趁我昏迷离开反而救我,已经足够。

陈国灭了,父王和陈国的贵族并没被宁军杀戮,父亲被封为王候,成了宁国附属。父王年迈体弱,我知道过不了多久,我便是陈候。很想笑,陈候?等我成了陈候,就是宁国灭亡的时候!只要我交出青萝,乖乖回去等着做陈候,以一时的诚服换取休养生息,复国便有希望。可是,我不想,心情矛盾之极,我舍不得青萝.

我带着她在山林里流亡。夜夜搂她入怀时我总舍不得时间过得太快,总不想她醒得太早。

吮吸她手指上流出的鲜血时,我对自己说,放了她吧。另一个声音却在说,再留她一会儿,多些时间瞧着她也是好的。

刘珏带着人马追了来。我安然困坐在山上,因为她在身边,我并不怕。瞧她兴高采烈的样子,我恼怒地掐着她的脖子告诉她要杀了她。

青萝面色安详,闭着眼平静地说:“你不会伤害我的。”

我心里悲凉,是的,我不会伤害她,诚如她所说,虽然我掳了她,却从未对人这般细腻体贴过。可是刘珏灭我国家,杀我兄长,我却对她这般温柔,我实在不能原谅自己!我厉声打断她的话,与其说给她听不如说给自己听。

“你错了,我早就后悔,后悔没有听王兄的命令以你为人质,若不是当晚我想放走你……我要是在怀城,我绝对不会仓促退兵放弃城池,让刘珏占了我怀城天险!如今我掳了你走,就是等今天等刘珏一个人上山,胁你为人质,让他顾及着你,好死在我剑下!我不伤害你,是因为,我楚南再心狠手辣也不屑杀个无力抵抗的女人!今日,你就瞧着刘珏如何死在你面前吧!”

我点中她的穴道,不想再听到她清脆的声音,那会让我再对她心软。

刘珏缓步上山,悠然自得。我偷偷看了青萝一眼,她眼中真的就只有刘珏,从他出现开始,目光中牢牢看住了他一人。

心仿佛是山间的云,飘荡没有着落。我拿青萝要胁刘珏,他说还不如调来弓箭手射杀了让青萝死得痛快。

这等心思怎么瞒得过我呢?只有傻子才看不出他与青萝之间的情意。我作势欲砍,刘珏果然投降。

我是极盼他不顾青萝的。这样,我才有理由不顾青萝的心带她远走高飞。然而,他没给我机会。

伤心愤怒中我对刘珏出手,任他武功再高强,也被我找出了破绽。我知道只要我这一剑下去,他不死也是重伤。

我得意地朝青萝看了一眼。她眼中盛满惊恐伤心和害怕。她心中之人从来只有刘珏,若是我杀了刘珏……我闭上了眼睛,招式缓了缓,高手过招来不得半点疏忽。我知道我的胸膛必定迎上刘珏的利剑。

闭上眼的瞬间,我仿佛又瞧见青萝在夜色中绢夜飘飘,灿烂一笑。尖锐的痛楚慢慢的弥漫全身,我拔剑倒下。

天微微倾斜,眼角余光扫到一双紧紧相拥的人儿。她其实跟着我这些日子瘦了很多,夜里抱她入怀里我只觉得手一紧就可以勒死她。哪怕在林中夜里,我无数次抱着她入眠,给她温暖怕她受凉。她最终喜欢的还是刘珏的怀抱。

山风轻轻吹来,心瞬间平静。帝王业,美人梦……我想起了陈国的温柔水乡。在孩童时便是天之骄子。却为了她心甘情愿放弃复国,放弃性命。

我若不死,大哥会怨我,虽然他一直嫉妒于我,却从未下手害过我。父王称候,也会怪我,他已迟暮,儿子中只有我才有能力登高一呼,聚合陈军。我若不死,那一剑便会杀了她的心上人。我死了,一切都了。

推荐: 蔓蔓青萝番外
蔓蔓青萝番外:楚南

我是陈国的二皇子,那晚请命带着陈国高手夜入临南城,准备与城中细作举事里应外合攻破临南城。那一晚,我们误闯进常乐酒家,居然擒住了平南王看重之,也让我看到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