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兰因璧月番外:兰烬玉屑之梦华空影

发布时间:02-2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明二公子被盗!

明家明二公子明华严被盗!

武林六世家之一的天州明家少主、被誉“谪仙”的明二公子明华严被盗!

自此消息传遍江湖以来,人人入耳的第一刹莫不是心震神惊,但等缓过来,无不以为是以讹传讹,多当笑谈。可七天前刚从明家作客归来的武林名宿“折柳剑”杨诩杨老前辈亲口证实此事千真万确,确实有人从高手如云的明家将明二公子盗走了!

一时,江湖沸腾,群英惊骇!

这可是比年前“兰因璧月”被盗一事更令人震憾、更令人注目、更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兰因璧月”为武林圣物,是武林之主的象征,好名噬权者盗之是情理之中。而举凡盗者,无论出于善还是恶,大多不过是盗金银珠宝古玩等财物,又或者因某种缘由盗书、盗衣、盗食、盗药……等等的,可还从没见过盗一个活生生的人的!

盗了人干什么?

江湖众侠一个个惊异过后便生出了疑惑。

明家乃是百年望族,是六大世家之首,单只是家中老老少少的江湖上名号响当当的高手少说也有二三十人,再加那些武功高强的护卫以及多少都练有一技的仆人,这明家便说是铜墙铁壁也不为过。

这人竟能安然出入明家?

再且,明二公子的武功在当世来说其对手屈指可数,而要说胜过他的人,也许风雾、浅碧两位掌门这样的前辈高人可以略作猜想,但除此以外再无他人,便是名慑武林的兰七少、列三爷都只能与之打成平手。

是以,实想不出这世间还有什么人能够制服他然后带走?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因由?

这么一想后,许多的好奇好事者纷纷前往天州一探究竟。

想自“兰因璧月”一事后,武林已无风无浪的平静了好一阵了,此刻忽地有这等奇事发生,怎不令众多无聊侠士们大为兴奋呢。无不磨拳擦掌的准备一把揪出这盗贼,这既伸张了武林侠义,又救下了堂堂明家少主施了恩情得了名声,可不是一举数得之事么。

于是,那几日前往天州的路上那是行人纷纷,快马疾奔者,轻功飞纵者,那是比比皆是。这些人到了天州后,倒也是另探到了一些杨诩前辈未曾告之众人的细节。

谕明家:

予常闻天州明家乃武林世家之首,富可敌国,奇珍异物堪比皇家。然今夜一探,乃感传言误予,观明家上下,尽为庸物俗类,无可入目者,甚败兴。予悻悻欲返,忽见汝家二公子,明珠之辉,玉璧之姿,予甚喜,故携二公子同归以慰予意,待予兴尽时当还之。莫念莫谢。

影盗·叶空影

天州的茶楼巷陌几乎是人手一张这样的字条,听闻这是那盗走明二公子的人留在明家的,是侍候二公子的某位仆童传出来的,他希望江湖众侠能早日救出他家公子。而据闻,那一晚明家所有人都是安然入睡,对于影盗入府竟是毫无所察。

众侠捏着手中字条儿,思忖。

从此字条可知:第一明二公子被人掳走是真的;其二掳人者名“叶空影”号“影盗”暂时男女难知;其三这影盗他掳人的理由似乎不大那么符合众侠一贯的认知;最后这影盗似乎是很轻松在明家来去自如且不费吹灰工夫的掳走了二公子。

如此———

那么———

难道———

这影盗的武功已高到惊世骇人的地步?!

这么一想,众侠心头开始忐忑起来,忐忑过后开始深切的为明家忧心。

这高深莫测的影盗谁不盗偏生怎么就一下挑中了你家?而且盗走的不是什么金银珍宝,却是把你们家最出色的、未来的家主给掳走了!唉,估计也是被明家这第一世家的名声给累的,可怜呀可叹呀。

于是众侠忧心仲仲的又各自回去了,走得静悄悄的,不如来时光鲜轰动。

毕竟,江湖行路,谨慎为上。

当然,也有少数的古道热肠的人依留在天州继续打探着那夜的细节,誓要找出这影盗解救出危难中的明二公子,并惩戒这盗贼以张正义。

就在全武林的人都在为明二公子被掳而惊震、忧心之时,在英州的某个路边小店里,却来了两位特别晃眼的客人。

当先走来的是一名少女,年约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身石榴红的襦裙,发挽单髻插着一枝珊瑚步摇,腰间挂着一柄短刀,背上背包袱,脚步轻盈,脸上漾着甜甜的浅笑,俏眉俏眼俏鼻俏唇,就如一朵俏生生的石榴花儿,俏得人看一眼便满眼的艳光。

而她身后则跟着一位年轻公子,乌墨似的长发以一根似随手从哪里撕下的白布带在头顶随意的系了一束,顺着余下的发垂在肩背,身着一件白色深衣,外披淡青罩衫,未束腰带松松散散的,全身上下也再无他物,看起来倒有些像是匆忙出门以至未能将仪容收拾齐整,但即算如此,那公子看起来依是一派俊逸悠然,眉目静雅得令人观之忘俗。

小店老板一见这样的两位俊客临门当是热情招待。

门边就有一张桌是空的,姑娘坐下,道:“来两碗面。”那声音也是脆生脆甜的。

那公子则是以袖拂了拂凳子才坐下。

等面的工夫里,俏姑娘以手托腮,一双俏目定定的看着对面的公子。

那公子倒是神态从容的任她看。

看得一会儿,俏姑娘开口道:“啧啧,玉色瑗姿,怎能不喜。姑娘我出山已两月有余,珍宝看过无数却无一令我动心,只有公子是我第一眼看着便生不舍的。果然,非举世独一的至宝姑娘我不取呀。”

那公子闻言温雅一笑,道:“承蒙姑娘看得起,在下不胜荣幸。”

这公子不是别人,正是此刻令满江湖侧目的明家二公子明华严,至于这位俏姑娘,只闻其言便不难猜测其便是那位艺高胆大的影盗———叶空影。

“那你和我回去好不好?”叶空影闻言顿时眼睛更亮。

明二雅笑未褪,淡然道:“此刻不是姑娘到哪在下便跟到哪么。”

叶空影嘴一撅,道:“那还不是因为我以独门手法封了你五处大穴,否则你怎肯跟我走。”

“哦?”明二闻言雅笑略略加深,一双通透的眸子仿似隔水望来,显得空濛遥远,“在下有一事相询。”

“你说。”叶空影眼睛不移他,真是越看越喜。

“姑娘自号为盗,明家金玉宝珠不少,姑娘不取,何以掳了在下?掳了在下又意欲何为呢?”明二问得彬彬有礼。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叶空影绽开了笑,笑得又是甜美又是得意,“你们明家那些宝物虽也值些钱却不是独一无二的,而姑娘我又不是个贪钱的。我自从拜师习艺以来便立下宏志:以盗为生,只盗天下独一无二的珍宝。而你嘛,是我下山以来第一样看入眼的,所以姑娘要把你收藏到我的宝库去。”

“喔。”明二点头表示明白,末了还赞一句,“姑娘也是雅人。”完全不似一个身家性命握于他人之手的俘虏。

“所以,你乖乖答应和我回去好不?我也好解了你的穴道,虽每隔五个时辰我有给你推气过穴,但老是封着穴道,若是损伤了,我会心疼的。”叶空影眼巴巴的看着明二,很是忧心的模样,可话里的意思却倒像真把明二当一件宝器看待,舍不得丝毫破损似的。

不过明二公子向来雅人雅量,闻言也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模样。

“两位,面来了,请慢用。”小二一手一碗面送上了桌。

“唉呀好饿,吃面。”叶空影一见面上桌顿时忘了先头的话,抽起筷子便开始吃。

明二公子目光一垂,便瞥见了碗边上一块黑黑的印子,抬眼,却见叶空影的碗边一个油腻腻的指印,而叶空影却是埋头大吃,那面条儿从那油指印上滑过,她却毫无所觉的吃得津津有味吞咽入肚。

叶空影一边吃一边不忘招呼他,“快吃呀,这面的味道不错,汤尤其好,真香呀。”

“在下不饿。”明二温文道,“姑娘喜欢吃,这碗也给姑娘。”说着将自己那碗也推了过去。

“哦?”叶空影一边咬着面条一边含糊不清的道,“这一路你都吃得不多,今早你也没吃,你虽号‘谪仙’,但也不至真的成了仙不食人间烟火吧。”

“在下只是不饿。”明二公子依然文雅的答道。

“嗯?”叶空影带点怀疑的看着他,实不信这么大一个人长时间不用饭竟不觉饿。

“本少知道他为什么不吃。”

猛地一个声音插入,其音既清且魅,令人闻之便由不得的循音望去,只见门前一株高大的树上坐着一人,身形掩在层层暗绿的叶中,依稀可见一角深紫的衣袖,一缕迤逦肩侧的乌发,还有一双亮比星辰绿甚树叶的———眼睛。

碧眼———碧绿的眼睛———

叶空影口中含着的的面不嚼了,瞪大眼睛看着,然后张口,还没咬断的面掉回碗中,可她已顾不得了,以一种事后才知的非常响亮的声音叫道:“这双眼睛……我要了!”

这话一喊出,店中所有人都是一愣,所以出现了短暂的静默,然后便是一阵笑声打破了这片静默。

“哈哈哈……哈哈哈……”树上的人放声大笑,“哈哈……本少活到今日,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说要本少的眼睛,哈哈……有意思!”

笑声未息,便见得紫云一飘,然后门边的桌前便站了一人。深紫长衣,金冠束发,冠璎垂肩,手执玉扇,容华绝伦却隐带一丝妖魅,一双仿似春波凝就的碧眸灿亮得能掬魂摄魄。别说是店里的其他人,只是叶空影便已看得目不转睛神动魂摇。

明二看到来人依只是悠溶一笑,空濛的眸子里却有一刹的清透,“原来是七少到了。”

兰七刷的一声摇开玉扇,笑吟吟的看着明二,道:“本少自听闻二公子遭劫便忧心仲仲寝食难安,是以日夜不眠奔赴而来,今见二公子安然如昔有美相伴实慰我心矣。”

“哦?”明二似笑非笑的看着兰七,眸光莫测似蕴着什么,“有劳七少挂记了。”

“唉呀,怎么说你我也曾患难与共,这点情谊还是有的。”兰七碧眸含笑玉扇轻摇,肩侧冠璎飘拂益发显得风流倜傥,“只是本少有一事不明,二公子是怎么样无声无息的从明家出来的?”

明二目光扫了扫此刻还在痴愣间的叶空影,道:“那晚在下本要就寝,房中忽地多了一道人影夹着一阵奇香,未及反应便人事不知,醒来便见叶姑娘才知已出了明家,尔后又觉为叶姑娘独门手法封穴,未解穴前若无她推气过穴在下便会逆血而亡,再后便到了这里。”

“哦?”兰七闻言碧眸眨了眨,绝对的没有一丝同情,“凭二公子的本事竟也被迷香所惑?”

“那是叶姑娘手法高明武艺非凡,而在下却本事低微。”明二公子答得十分的谦逊。

“噢。”兰七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碧眸移向叶空影,“想来这位姑娘便是大名鼎鼎的影盗叶空影叶姑娘了。”

被那双碧眸凝视,叶空影全身一震,然后神魂归位,眼眸一动,蓦地起身,手一捞,短刀出鞘仿若白光一闪直扑兰七面上,动作迅疾,快若闪电。眼见着刀尖已近兰七眼皮前,人人都张口屏息,却听得微微一响,是兰七指尖弹在了刀尖上,那刀顿时偏了一偏,挨着耳侧擦过。

叶空影一击不成手腕一动,刀柄倒转,依势横切,那刀尖又刺向了兰七双目,兰七身往后仰,脚下移步,便倏地飘后了丈许,而叶空影二击落空揉身再上,短刀招招不离兰七双目,似对那双碧眸势在必得,而兰七脚下无声身形如魅无论叶空影以何种招式从何种角度刺过总能被她避开,偶尔屈指一弹,兵刃瑟瑟作响,叶空影也指间发麻。

如此斗得半晌,就如突然发难般叶空影又突然住手,俏目看着气息如常的兰七,片刻,道:“今日不成,改日再取。”

向来狂妄的兰七少对于这场突然发难竟也未生气,闻言只是一挑眉头,道:“姑娘刚才这是要取本少的这双眼睛?”

“当然。”叶空影答得干脆,“我从未见过么好看的绿眼睛,当然是要收藏到我的宝库里去。”

“呃?”兰七眼角一动,然后便笑了,上下打量着叶空影,颇是满意的点头,道,“姑娘生得这般的俊俏,本少看着也喜欢,不如你就嫁了本少做十八夫人,以后常伴本少身边自然能常见本少的眼睛。”

“不好。”叶空影却摇头,眼睛盯着兰七的碧眸,越看心越痒,只是此刻却是没法的。“嫁给你你的眼睛也不是我的,要把你的眼睛收藏到我的宝库那才是我的。”

兰因璧月番外:兰烬玉屑之梦华空影
兰因璧月番外:兰烬玉屑之梦华空影

明二公子被盗!明家明二公子明华严被盗!武林六世家之一的天州明家少主、被誉“谪仙”的明二公子明华严被盗!自此消息传遍江湖以来,人人入耳的第一刹莫不是心震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