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兰因璧月番外:过节

发布时间:02-2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要过圣诞节了,这进口节日在21世纪的中国颇是流行,于是乎在“东皇公寓”里住着的一些人也跟随朝流过起了洋节。

风夕伸着玉足踢了踢卧在豪华沙发上的丰息,说:“这洋节日等同咱们的春节,所以我们也应该重视,要隆重的过。”

丰息公子一手支颐,眼睛正看着电视机里的财经新闻,金融危机啊,世界形势一片大好,正可让他混水摸更多的鱼。听了这话,丰公子长眉一挑,凤目微睨,“你想怎么过?”

风夕笑眯眯地道:“咱们去久罗山庄吃一顿吧,那里不愧是五星大酒店,主厨的久微先生的厨艺呀……”她说到这咽了咽口水,“而且久微先生也是秀色可餐,咱们去那里吃饭,那是一次消费双重享受啊。”

丰息公子听了颇是雍雅淡定,端起茶几上的黑咖啡慢慢喝着,喝完了很随意地道:“这样么,那你去吧。这么冷的天我就不出去了,上次乔谨去苏州出差带回一瓶乌梅酒,我等会就用这酒随便弄个乌梅酒闷牛腩吃着就算过节了。”

风夕一听,顿时温柔的贤惠的将丰公子从沙发上拉起来,“说什么话呢,咱们是夫妻呀,哪有我去享受让你一人孤单过节的。来,快去做饭,我也不出去了,陪你将就着乌梅酒闷牛腩一顿,夫妻本就要同甘共苦嘛。”

“是么?”丰公子长长的凤目眼角微微上挑,“可久罗山庄里有秀色可餐,不去不可惜么?”

“哈哈,玩笑玩笑。”风夕伸手摸摸丰公子若美玉似的脸,颇是深情地道,“若论秀色,这天下哪有人能及得上我们家兰息公子。”

“是么?”丰公子唇角微微掀起,凤目里流光若明还暗。

风夕马上会意,朗声道:“当然,便是上次一言横扫联合国的玉公子也不及你的!”

“喔。”丰公了淡定的微微颔首,起身步向厨房,“两个人的话,要不再添个玉麟香腰?”

“好啊好啊。”风夕极是狗腿的跟上,取过围裙亲自替他围上,“来,别弄脏了衣服,这件阿曼尼羊毛衣你穿着比模特儿更好看。再加个茄汁鲈鱼片吧。”

“嗯。”丰公子颇是受用地弹了弹干净如雪的围裙,“再来个西施豆腐羹就差不多够吃了。”

“嗯嗯。”风夕眉开眼笑。

“砰!”楼下忽然传来一声巨响,震得两人心肝儿都晃了晃。

“明华严!你竟敢烧了本少的微波炉!本少毒死你!”楼下一声暴喝响彻整座公寓。

“年轻人就是中气十足啊。”风夕摇头感叹。

看着眼前即算是系着米老鼠围裙依旧是雍容清贵的丰公子,不由得心里甚为欣慰。自家的这位可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内外兼修的优质男人,比起楼下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明二公子……哈哈哈!

兰残音、明华严乃是兰因大学大四生,校际风云人物,一个号为“谪仙”,一个号为“碧妖”,膜拜拥护者无数。

只是校园里再怎么的翻手云雨也不能改变两人还只是纯粹的消费者———学生———的事实。虽则家世富贵,可家里人怕养成他们奢糜的习惯,给的零花是撑不死也饿不死。两人又都喜欢享受,无法忍受学校里的六人宿舍,亦不能接受那些简陋窄小的平民公寓,所以靠近大学的“东皇公寓”便成了两人的首选,只是这座号称八级地震也震不垮的豪宅租金甚贵,两人囊中羞涩,所以只有合租。

当初两人同意合租时彼此暗中都是打着主意的。

明二公子因皮相生得太好,兼有显赫家世,学校里又是首屈一指的优等生,所以那前扑后继加入“光明大道”的师姐、师妹们太多,每日里情书、表白、爱心茶点络绎不绝,二公子实是不胜其扰,可为了维持他一贯的完美的谪仙风范,对这些娇花嫩蕊们不能有丝毫的轻慢,只能笑脸相迎。日子久了,二公子的面部神经已极度疲劳,不想正在此时遇上了招合租者的兰残音。

他当初想着,与女生合租,男女共处一室,再制造一点暖昧,那外界还不将他与她当作一对儿,那时他自然就清静了。可没想到,这兰残音生着一双罕见的碧眼,相貌妖美邪魅,个性风流多情,还时作男儿打扮,家中排行第七,人人尊称“七少”,引得校园里无数男男女女拜倒在她脚下。自同居第一日他有计划的与她一同出门一同踏入校园起,他不但未能得到盼望已久的清静,反是跌入了更为喧闹的漩涡。

原因是———

当他与男装的兰七一起出现时,会涌出一堆的男男女女围着他们喊“好耽美啊!大爱!”还会夹着些什么“腹黑攻妖魅受”或者“妖邪攻温文受”等等莫名其妙的词。

当他与女装的兰七一起出现时,则会分成男女两派,男生一派忠心耿耿的看着兰七,兼带愤恨的看着他,女生一派则泫然欲泣的看着他,兼带怨恨的看着兰七,周围一阵阵阴风肆掠。稍远处还站着一个英挺的老实少年默默忧伤的看着兰七,然后会跑出一堆仗义的结拜大哥及师兄弟,说什么“抛弃未婚夫、第三者插足……”等等。

总之,日子只有越热闹,而丝毫没有往安静的方向迈进的意思。

完美无缺的二公子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的失误。

而兰残音呢,当初看着这个合租者时,心里也是满意的。

第一,这人全身上下修饰得十分的干净完美,想来这人是个完美主义者,完美主义者肯定的很爱干净,所以公寓里的卫生分工肯定不成问题,说不定这人还有严重的洁癖,包揽了全部的家务活。

第二,这人乃是学校第一名,那以后的大大小小的考试便有了依靠。

第三,这人还是学生会主席,那以后要什么福利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第四,这人皮相如此好,养足眼了后,作为“同居者”抛出去,还新闻还不引暴兰大校园?扩大知名度,下次票选学生会主席便多一份胜算。

……

基于以上种种“优点”,兰残音同意了合租,可自合租后她才真切的了解“人不可貌相”这个词,才深切的体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句话。

明二公子确实是有洁癖,但是,他干净的衣着那是干洗店的功劳。而作为世家子弟,作为家族未来的继承人,长辈们一直注重的是对他头脑的灌输,没有对他四肢作过什么栽培,而二公子从出生到大学前一直住家,一切的家务都有家人做,他十指不曾沾过阳春水。不过二公子作为新世纪人才,是很民主,在兰七要求“清洁工作一三五、二四六分工,星期天共同承担”时,二公子一口就应了。

但见识过二公子的家务能力后,七少以“一场灾难、一场奢侈”作为总结。

灾难:碰碎了不少公寓里的易碎摆设,厨房、浴室里都堵水了,闹了场不大不小的水灾。

奢侈:二公子擦地板先是以一盒盒的清风纸巾来擦,在七少“该用毛巾”的指点下,二公子一次性买来了一打洁丽雅的毛巾,全新的干净的直接上手,擦过一米大的地方,看着毛巾脏了便往垃圾筒里丢,如此下来,不过半小时,十二条崭新的毛巾全报销在垃圾筒里。这让小时候曾经过过苦日子的七少看得肉痛,告诉他毛巾可以重复使用,只要用水洗一下就行了。可二公子回答他,擦过地了好多灰尘细菌啊,太脏了,怎么能再用。

后来,七少为着公寓安全、卫生着想,以每月五百人民币的价格,承包下了二公子那份家务。

至于考试、福利,一个自私到骨子里的人你认为他会把第一名的宝座让出,把在手的福利给别人吗?答案是不会。

唯一没让七少算错的,便是“同居”消息一出,顿引暴兰大,那知名度是上至校长下至清洁工,从师兄师姐到师弟师妹,无一不晓。只不过在扩大了她的知名度的同时,也扩大了他的知名度,校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还是给这个“假仙”霸占着。

就这样,两人磕磕碰碰的一路走来,进入同居的第四个年头,共度第四个圣诞节。

这一天,学校里本是有活动的,作为风云人物本也是不可以缺席的,但已惨遭三次围剿,两人已不想再当这注目的焦点,当天都翘了,宅在公寓里。只不过到下午时,陆陆续续的有电话进来,然后两人轮番下楼,回来时,手中或多或少的会多一到三、四份不等的礼物,打开看,从毛衣、围巾、手套、玩偶到爱心便当、点心、糖果等等应有尽有。

客厅里,两人礼物各自堆了一堆,彼此瞅一眼,然后不无酸意的说一句,“不错啊,很可观啊。”

到了晚上,送礼物的人都狂欢或约会去了,收礼物的两人摊在客厅里看着无聊的电视。后来放烟花了,两人便移驾落地窗前,看着半空中绽放的炫丽花朵。

“转瞬即逝的总是格外的美丽。”兰七感叹一声,就在窗前席地坐下。

明二也在窗前坐下,“少无病呻吟了,不是说瞬间即是永恒么。”

两人背对着对地坐着,隔着一尺距离。

片刻后,兰七背往后撞了撞明二,“过节你怎么没回家去过。”

背与背相触时,两人都感觉到一刹的温暖。

明二沉默了片刻,才道:“连春节都是各过各的,更何况这种洋节。”顿了一下,问道:“你呢?”

兰七却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但相同的出身,彼此都明白,是以也就不再多话。

两人静静坐着,侧首看着窗外,烟花依旧时不时绽放,霓虹灯闪耀着华丽的七彩光芒,无比的辉煌热闹。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背靠在一起,一阵暖意从背上传来,慢慢的暖着心肺,于是继续靠着,头侧得累时,便往后仰着,倚在了对方的肩上,那姿态,有如交颈。

也不知坐了多久,兰七以头敲了敲明二的肩膀,“饿了。”

“出去吃?”明二问。

“人山人海。”兰七说。

“那你做吧。”明二道。

“不想动。”兰七答。

于是两人都转头看向客厅里的那一堆礼物。

“去挑几样加热下。”兰七推了推明二。

明二起身,在自己那堆礼物里捡了几袋,又顺手在兰七那堆礼物里捡了几包,一起拿到厨房。把东西往台上一放,从一个纸包里滚出两个水煮鸡蛋,上面各画了个Q版的男装七少,那邪魅的神态维妙维肖。二公子决定要吃这两个鸡蛋,于是开了微波炉放进去。二公子在七少的多次教育下已略懂节俭之道,看微波炉里偌大空间只放了两个鸡蛋,实有些浪费,于是二公子又顺手拿过一个纸包,一看是几个炸得金黄的鸡翅,于是连纸包一起放进微波炉里,想着大冬天的,吃热热的才香,所以时间打到了十。

干等着不如煮壶咖啡。二公子虽然家务、厨艺方面为零,但煮咖啡的水平却不错。想两人等会一边吃东西,一边啜着香香浓浓的咖啡,就着窗外的烟花胜火,既有节日气氛,又有情调。情调———想着客厅里的那个人,想着这两字用在他们之间,二公子唇边溢出一丝浅笑,决定煮她喜欢的卡布奇诺。

当那“嗞嗞嗞”声响,紧接着一声“砰”的巨响,明二被震得闪了神,半天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啦?

客厅里的兰七闻得声响马上窜进厨房。

“明华严!你竟敢烧了本少的微波炉!本少毒死你!”

在她暴喝的同时,已飞快的切断电源,打开微波炉,熄灭火,动作一气呵成。

“怎么会起火?”二公子很不解,“是微波炉质量问题?”

兰七猛然转头,磨着利牙。“带壳鸡蛋放进微波炉加热会引起暴炸你不知道?!油炸食物高温加热会起火你不知道?!”

“不知道。”二公子答得很干脆,“你又没说过。”

“我没说过……我没说过!”七少火山暴发,长指擢着二公子脑门,“这是常识!你这白痴!什么优等生!什么第一名!什么五十年难得一见的全才!根本就是废柴一根!”

“叮铃铃!叮铃铃!”

客厅里的电话挽救了二公子。

是楼上的皇朝夫妇打来的,邀请去他们家一起过圣诞节。

放下电话,兰七已转怒为笑。

“去他们家过圣诞,肯定鱼翅有得吃,鲍鱼也有得吃!”

皇朝与华纯然的婚姻一直是城中佳话,被誉为天作之合。

这天两人在久罗山庄的包厢里吃了一顿五星圣诞餐,其间两人互赠圣诞礼物。皇朝赠给华纯然的是一条卡地亚项链,灯光下钻光闪闪耀比星辰。华纯然赠皇朝的是一枚白玉质地镶金珀的领夹,往领带上一夹,衬得皇朝那双金褐色的眸子更为灿亮。

推荐: 兰因璧月番外
兰因璧月番外:过节

要过圣诞节了,这进口节日在21世纪的中国颇是流行,于是乎在“东皇公寓”里住着的一些人也跟随朝流过起了洋节。风夕伸着玉足踢了踢卧在豪华沙发上的丰息,说:“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