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兰因璧月番外:约定

发布时间:02-2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半夜里,墨州州府官邸里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把整个官邸里的人全都惊醒了,包括好梦正酣的州府大人皇曳。

原来戴奚回去了,等到了昏时皇曳办完了公务回官邸了,他才赶忙派人前去州府的牢房里提人,可派去的人回来报说牢中没有公子要的人。戴奚不信,亲自又去了一趟,将大牢搜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美人的身影。难道是给狱吏们私自弄走了?此念一生,想着美人的绝色姿容确是有可能,于是质问狱吏。狱吏哪敢开罪太宰家的公子,自然是极力撇清。

戴奚出了大牢,贼心不死,于是派亲信戴雄去询问白日里的侍卫,这次总算是问到了,原来美人关在州府官邸的柴房里。戴奚一得消息,恨不得立马便去亲近美人,还是戴雄冷静,拉住他道“这会时辰尚早,世子肯定未曾歇息,他便是去了也要不到美人,不若等夜深了,官邸里的人都睡下了,再偷偷从后门入内与美人一会。”

戴奚觉得此话有理,暂时作罢。到了亥时末,眼见着更深人静,于是唤戴雄,谁知戴雄却不在,可他实在等不及了,唤了另两名随从伴他悄悄到了官邸后门,撬开了门,悄悄进入。仔细寻着了柴房,便见柴房门大开,三人提着灯笼入内,便见着墙角戴雄的尸首,戴奚娇生惯养哪见过此等惨状,顿惊叫昏倒,同时也引来官邸里的侍卫。

皇曳领着叶昀等人赶来时,戴奚已醒转,只是依旧满脸惶恐,皇曳命人将之送走,留下两名随从交待事情。

待那两随从一五一十的说完,皇曳脸都绿了,打定主意明日就修书要把这戴奚踢回帝都去。抬手挥退了两人,那边叶昀已将柴房仔细查探了一遍,包括戴雄的死状,只可惜没有寻到任何线索。

皇曳心里清楚,这事肯定与白日里的女子有关,于是吩咐叶昀:“你即刻领人去看住林家,明日辰时将林家大公子请回来。”林佑定知晓那女子是何来历。

叶昀领命去了。

皇曳吩咐侍卫收拾好戴雄的尸首,然后回房去。

推开房门,却发现房中多了两个不速之客,一个紫衣碧眸,正是白日里的女子,另一名青衫男子,面容清雅出尘,灯下望之犹似谪仙。那紫衣女子手中正捧着白日里林询送来的东西看,那是两张地图,两座金矿所在的地图。

“你回来了呀。”紫衣女子笑盈盈的招呼着他,倒好似他是客人,而她是主人。

那青衣男子只是淡淡向他一笑点头,然后调转目光欣赏着挂在房中的一幅苍山水墨画。

那一刻,皇曳脑中转过很多念头,比如说出手拿下两人,或者叫唤侍卫,但最后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平静地走入房中,然后带起房门。这两人敢如此现身,自然是有来去自如的本事。而且……白日里明明觉着没武功的紫衣女子,此刻那双精光内敛的眸子已清楚告诉他这是位绝世高手。

“昆梧山的宝矿果然只有林家有本事找到呀。”紫衣女子看着地图啧啧赞道。

久传墨州昆梧山里埋有金矿,只是昆梧山绵延几百里,到底哪处有金矿却是难有人知,而墨州林家却是殊例。传闻林家拥有无数宝矿,但也仅是传闻,林家从未承认过,只说富可敌国的家财全乃经商、保镖挣来。

“你们是何人?所欲何为?”皇曳出声道。

青衣男子继续看他的水墨画,紫衣女子却是大大方方的扬了扬手中地图,道:“我此行本是打算着要将林家全部拿下的,只是林家那小子助过我一回,所以不好再出手,但空手而归不是我的作风,所以怎么着也得取点东西,正好美人你手中的东西很合我的意。”碧眸满是笑意的看着皇曳,“美人你不介意吧?反正林家金矿不少,而美人你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皇曳拧眉,忽略她的称呼。他此次赴任墨州,便是要为与元戎开战作准备,而打起仗来,最需要的便是银钱。可偌大的昆梧山里,朝廷从未在其中挖出过一座金矿,偏是林家富可敌国,墨州贫瘠,却每一任州府都家财万贯,这其中缘由不难猜想。今日他小试一番,林家果然是“知情识趣”送上厚礼,只是这远远不够的,他要做的是替皇朝将掌握在林家的所有金矿全部收回。

紫衣女子似乎觉得皇曳拧眉很有趣,蓦地趋近,皇曳赶忙后退,可他退得再快,却也没能避开,只觉得一缕幽香沁鼻,紧接着便觉得脸上一片温软,未及反应,那紫衣女子却已退开。

“这便算额外的一点收获吧。”紫衣女子笑吟吟地瞅着他道。

皇曳眉头拧得更紧了。

“既已拿到了,便该走了。”一直赏着画的青衣男子这会收敛了笑容,率先离去,仿如一道青烟,轻缈无声。皇曳自负武功,这刻却觉得自己一生或许也及不上青衣男子的轻功。

“美人,你们家的人是不是都生得如你这般好看呀?不过我上次看到的那个叫皇弈的小猴子就不及你呢。”紫衣女子丢下一句,然后也如青衣男子般飘身走了。

皇弈?九皇子?

房里,皇曳呆呆抚上脸,刚才……那女子竟是亲了他一下?他堂堂暐王世子竟然真给一个女人轻薄了去了。

一瞬间,他脸上青红交替。

可片刻,不知怎的,他脸上又露出一丝笑容。

又过一会,他蓦地想起金矿地图就这样眼睁睁被人夺去了,顿又勃然大怒。

再后来,等叶昀从江湖朋友口中打听到了那紫衣女子与青衣男子的身份后,他只能恨恨拧眉。即算后来他以昆梧山的金矿令墨州变得富饶,即算后来他打败了元戎,可他每每念及那一夜失去了两座金矿依旧恨得咬牙,只是……却也无可奈何。

而在皇曳失去两座金矿的那一夜,被父亲关在家中,吵闹了大半夜的林佑终于在累极时睡去。正做着梦时,忽然觉得面上被吹了口气,不由睁眼,迷迷糊糊间看见一位容光绝代的紫衣美人站在灯下,顿时一片欢喜,伸手拉住她道:“凤裔,你没事了吗?”

那“凤裔”笑笑摇头,“林佑,看在你曾助我又与一位故人有些相像的份上,我来与你说两句话。一是你爹爹其实待你不错,你也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再有便是你此刻远不是兰七的对手,还是过得几年等你武功大成时再来找我吧。”说完她飘然离去。

林佑半睡半醒间只当是梦中,于是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却见床头放着一枚灿灿的金叶,叶尖上细细的刻着一个似图似字的印记,可他不识得是什么。

等到五年后,林佑自觉武功大成,再次闯荡江湖,他先去找寻“凤裔”,只是雾山上的“凤裔”虽然和记忆中的人很像,可他没有碧色的眼睛。也在那时候,他才知道他当年早见过“碧妖”了,人家还赠了他一枚信物。

而在他得到信物的那一日清晨,有两骑正缓缓离了墨州城。

料峭的春风里,明二自怀中锦囊里取出一物摊在掌心,道:“这是凤裔兄给我的,你认得吗?”

兰七转头一看,却是呆住了。明二掌心的是一颗莲子,表面黑亮,显然是很有些年头了。过得片刻,她才伸手拈起他掌心的莲,轻轻摩挲,“当然认得,这莲子上可有我的血。”

明二微怔。

“当年……我与哥哥有一回饿极了时正看到路边有一水塘,塘里长满了莲,有些已结着莲蓬了,于是便去偷,结果刚摘了一个就给发现了,守莲的人放狗来咬我们,我和哥哥死命逃,没给狗咬着,我却狠狠摔了一跤,膝盖上被石子硌下一个血洞,手上也没拿稳,那莲蓬掉在地上染了血。后来……莲蓬里的莲子我与哥哥分着吃了,最后一颗莲子哥哥留了下来,说等以后挣到钱要买处水塘种莲,让我吃莲子吃个够。”

兰七说着时目光远远落着,神情怔忡,似陷在遥远的时空里。

明二没有说话。

两骑依旧慢慢走着,只有“嗒嗒”蹄声。

行了许久,明二蓦地开口道:“丰兰息种出了‘兰因璧月’,秋长天种出了‘半因花’,那我便用这颗莲子……”他自兰七手中将莲子取回,“我就种一株‘碧莲花’吧,有碧色的莲瓣,朱红的莲蕊。”

兰七呆呆看着他,良久,她微微一笑,“好,我等着你的‘碧莲花’。”

“兰因璧月”种了八年,“半因花”种了十八年,那“碧莲花”要种多久?

(完)

[篇四]———约定

这是一个清凉而宁静的早晨。

“啊!!!!!!!!”

忽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响彻浅碧山。

“师父!不好了!大师兄被‘影盗’给偷走了!”

深广雅丽的浅碧宫里,将醒来的未醒的浅碧派弟子们全都给这一句震闪了神,纷纷披衣破门而出,追着那大叫的人一路到了大殿。

而他们的师父、浅碧派现任掌门———季庄本是悠闲地端着一杯茶,可此刻,那一杯香茶全侍候了那件灰色道袍。

“师父!大事不好了!大师兄被‘影盗’给偷走了!你看,这是‘影盗’留下的。”气喘吁吁的徒弟将手中纸条送到师父面前。

季庄接过,展开。

谕浅碧派:

予常闻贵派乃武林第一剑派,剑法之多,剑招之奇,武林无可相比。是以予想将贵派之天下无双之剑谱皆收藏至予之宝库,特至贵派剑阁一探,然剑谱之众非予一人可取也,甚令予为难。又知贵派大弟子任杞乃绝代奇才,已会有五十套剑法,实乃活活生之“剑谱”也,故予携其同归,待予兴尽时当还之。勿念勿忧。

影盗·叶空影

“师父,怎么办?”报信的徒弟急切的问道。

“这影盗好大的胆子!竟敢偷到我们浅碧派来!”有弟子嚷叫道。

“这影盗上次还把明二公子给偷走了。”有弟子忽然想起年前之事。

“师父,这影盗也太嚣张,偷完了明二公子又偷走我们大师兄,抓到了要好好惩治。”有弟子则道。

殿中那些因才从床上爬起来是以衣衫不整的弟子们纷纷表示意见。有的说首要的是找回大师兄,有的说应该发出武林帖号召群雄抓这嚣张的影盗,有的则说这影盗的癖好怎么这么的怪竟然偷大活人,还有的则问师父拿主意。

面对一殿神色焦急的弟子,季庄伸手弹了弹衣上的茶叶,然后慢慢悠悠地道:“这影盗不是说了么‘兴尽时当还之’,所以没啥好着急的,反正会送回来的。”

“啊?”一殿的弟子听了全都傻了眼。

“没啥好担心的,都各自忙去吧。”季庄挥挥手,然后起身去用早膳去了。

殿中的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了半晌,然后在三师兄、五师兄的带领下纷纷回去了,梳洗的梳洗,练武的练武,打坐的打坐。反正在大师兄身上耗了无数心血的师父都不着急,他们急个啥。

而那个时候,就在离浅碧宫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任杞被人解开睡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首先入眼的是一双碧色的眼睛,光华流溢,比之那碧玉春水更是盈润生动,再然后看入的便是一张妖美无伦的脸,正绽着一抹颇有趣味的浅笑。

“醒啦。”那声音清魅酥骨。

“嗯。”任杞动了动眼珠,意识慢慢清醒,看清了面前的人,顿时跳了起来,只是没能成功跳起,这才发现自己四肢没法动弹,穴道依旧封着呢,只不过这会他没功夫想这些,他一脸惊异的看着面前的紫衣女子,“你……你……你……兰七少!你……你怎么这个样子?你……你是女子?”

眼前的人虽妆扮不同往昔,可那双碧眼,那张妖美的面容,他自是不会认错,就是小师弟的那个未婚人———兰家家主兰残音!当年英山上,小师弟为着这人是男是女可是大哭了一场,而到最后,他也没弄清这人到底是男是女,可这会……确确实实一身女装,容华慑人,比之那武林有名的美人秋横波、花扶疏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是女子,自然如此模样。”兰七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你真的是女子?”任杞犹有些狐疑。毕竟英山上小师弟也说过,这人着男装时就说自己是男人,着女装时就说是自己是女人。

兰七碧眸眨眨,极是诚恳地道:“难道任师兄要我脱衣验明真身?”说着手还真的搭在腰间,似乎打算宽衣解带。

任杞脸顿时红了,赶忙道:“别……我信。”眼睛再遛一圈兰七,看她身段窈窕,哪会是个男子。

推荐: 兰因璧月番外
兰因璧月番外:约定

半夜里,墨州州府官邸里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把整个官邸里的人全都惊醒了,包括好梦正酣的州府大人皇曳。原来戴奚回去了,等到了昏时皇曳办完了公务回官邸了,他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