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兰因璧月番外:华音、来生

发布时间:02-2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又是八月至,可在青冢山的深处,依旧是温润如春和风徐徐梨花若雪。

列炽枫与云无涯一路穿花拂柳掠湖过林,终于到了梨花冢。

“这数月来江湖不闻他俩消息,难道就是隐居在这里?”列炽枫看盯着前方道。

“这地方倒是不错。”云无涯打量着四周道。若非兰家人的指引,他们可还真不知青冢山里还有这么一处世外桃园。

“梨花冢?这么怪的名字。”列炽枫看着前方道。

前方的梨花树荫影下立着一块三尺高的石碑,石碑上“梨花冢”三个楷体浓墨挥洒,并排又刻着“入者死”三个狂草鲜红如血,张狂得仿似露出利爪的猛兽。

“走罢。”云无涯抬步前去,“既然明、兰两家的人都说他们家主在这里,那等见到了他们自然就明白了。”

两人往梨花林深处走去,走了约莫两里地的样子便听到潺潺水流之声,再走了片刻,顿时眼前一亮。

重重胜雪的梨花林里,苍翠的山壁高高矗立,一道山涧潺潺而下,流入山壁下的小小池塘里,池面上飘浮着一层梨花瓣,一座拱形木桥横贯池塘,池塘靠前架着一副秋千,靠后则是一座精巧的竹楼。

两人看着,直觉眼前仿如画图,苍翠、淡白、青黄三色便渲染出幽静出尘之气。

而在这画图之中更有如画之人。

池畔的梨树下搁着一张圆桌,兰七坐于桌后,正垂目看着桌上的一盘棋,似在沉思,浑然未觉有人到来。此刻她风鬟雾鬓,罗裙曳地,容光绝世,而在她身旁,明二一身白衣临湖而立,唇角衔着一抹柔柔淡淡的微笑,凝眸看着她。

列炽枫、云无涯见之顿一呆,这两人竟可有如此融洽之时?

正在这时,明二抬首,看着两人,微微颔首,似是早知两人到来。

“啊!我想到了!”垂头沉思的兰七蓦地一声惊呼,手起棋落,“你看,我下在这里不就可以了么。”

明二转头看了一眼棋盘,然后指尖拈一枚棋子落下。

兰七一看棋盘局势,刚有的一点喜色顿化乌有,抬头恼恨地瞪着明二,“我想了半天,你一子就全给我杀光了,可恶!”说话间一拳便捶上明二。

明二也不躲,任拳头落在身上,摇着头颇有些叹息地道:“你的棋艺实在是太差了。”目光瞥见她鬓间落着一片梨花瓣,于是自然而然的伸手取下,而兰七对鬓间的那只手毫无躲闪之意。

列炽枫、云无涯顿又看傻了眼。据他们以往的了解,这两人凑在一块不是冷嘲热讽便是明争暗斗,而此刻……看两人言行举止间透出的亲密已非寻常,怎不令两人惊奇。只是惊奇过后再寻思以往,又觉得一切有迹可寻,如今亦是理所当然。

明二弹开花瓣,抬首望向呆愣着的列炽枫、云无涯。“列兄、云兄请过来坐。”

兰七听得这声,顿抬头,便见列炽枫与云无涯一脸惊异的看着他们,思及刚才,面上未怎样,心头却微赦,赶忙先发制人,道:“你两人怎的结伴来了?”

列炽枫一边走了过来一边道:“这两年我与云兄时常结伴同行,游走天下,共论武道,甚有所得。”

“哦?”兰七碧眸一转,看着列炽枫的眼神便透出一丝诡色,“花扶疏那样的美人你不要,倒是找了个大男人结伴。”

听着这样的话,云无涯挑着眉头看了一眼兰七,然后神色淡定未予置评。

而列三爷对于兰七的挑衅、戏耍向来以不予理会为应对,自然这刻也只当没有听到,转而看着明二,道:“这半年来,你们绝迹江湖,为何会在这里?难道是打算从此退出江湖归隐此处?”

明二瞟了眼兰七,抬手抵唇轻咳了声,才以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道:“此处是她师傅居地,我们只是在此静养几月。”

静养?

列炽枫狐疑,云无涯诧异。

静养?谁需要静养?两人目光分别打量着明二、兰七,看两人都不像受伤的样子,亦不似重病在身,那如何要静养?

在列炽枫与云无涯的目光下,兰七垂眸颇似悠闲的把玩着棋子,而明二则再次轻咳了一声,然后问道:“听明婴传迅,列兄在找寻我们,不知有何事?”

一听明二这样问,列炽枫顿把疑问抛置脑后,目光炯炯地看住明二、兰七,“我已修成第九招。”

明二、兰七闻言心里顿生出不好的预感。

果然,列炽枫继续道:“我此刻刀法大成,放眼江湖,唯你们可与我相斗。”

明二、兰七互看一眼,摇摇头,心底里同叹:这个武痴!

“你们也该兑现当年英山上的承诺。”列炽枫目光明利如刀。当年英山大会上,明二可是亲口承诺了在彼此武功至巅峰之时决一胜负。

被列三爷那灼灼目光一盯,优雅如仙的二公子再一次抵唇轻咳,然后婉转地道:“列兄,云少主的武艺比之我俩只高不低,你何不与他砌磋一番。”

“已比过了,我胜。”列三爷答得很是干脆利落。

呃?明二、兰七顿往云无涯看去。

云少主闲闲在桌前坐下,道:“比试中,列兄毫发无伤,在下鬓角被削去发丝一缕。”说完也不待主人招呼,自顾提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斟了杯茶。

听得此言,明二、兰七眉头齐齐跳起,转头看回列炽枫。看来这痴人刀法已是登峰造极了,与他比斗,无论输赢都是一场无一点益处的累死人的事。

列炽枫迎视两人,“我们何时比试?”看他的架式,似乎恨不得当场便来一番比试就好。

听得他的话,明二沉默,面上似乎有些为难,兰七则眼珠子滴溜溜转。

列炽枫一见他们的神色,顿时眉头皱起,可还未及开口,兰七却是出声了。

“列兄,你来得实是不巧,此刻可不能与你比试了。”她言笑晏晏,只一双碧眸里却是蕴着一分诡异。

“此话何意?”列炽枫盯住她。其实自刚才见面以来,便觉得她的功力、精气似乎过于松懈,竟是连他们到来都未曾发觉,远不似当日那个时刻戒备他人、亦时刻令人胆颤心惊的兰七少。“难道你受了很重的内伤?”

兰七摇头,笑容不改。

列炽枫打量她片刻,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然后自然而然的便将目光转向了明二,她不说,他总该知道的。

明二公子于是在今日第四次抵唇轻咳,然后颇是隐晦地道:“目前她身体不便。”

列炽枫再看一眼兰七,还是没弄明白如何不方便了,不过他也懒得再追问,只盯住明二道:“你。”兰七目前虽然功力未是全盛状态,但明二他可看出来了,他的功力比之两年前又有精进。

“这个……”明二公子装模作样的做无奈状,“在下心有旁骛,便是与列兄比试,那也必败无疑,想来列兄亦不想胜之不武。”

被他们左推右辞的,列三爷心头一耐,浓眉拧起,“什么意思?”

一旁事不关已悠闲品着茶的云无涯此刻也好奇的将目光瞟了过来。

明二面上无奈似乎又添了一分,侧头看向兰七。

兰七却是低头专心致志地在把玩着棋子,就想看二公子如何应付。

见她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又见列炽枫一副不奈、似乎立马便会拔刀砍过来的神态,二公子又抬手抵唇咳了一声,正思量着如何应答时,却听得脚步声传来。

“姑娘,汤好了。”一名仆妇装扮的中年女子端着一盅汤走了过来,“这鱼汤文火煲了三个时辰了,可香可补了。”她一面说着,一边将汤倒入碗里,然后放在兰七面前。

那鱼汤雪白,香气四溢,闻者欲饮,可兰七却是嫌恶地皱起了眉头。

那仆妇见之不由劝说:“姑娘,便是你不喜欢,可这汤对孩子好,快喝了吧。”

孩子?

列炽枫、云无涯面面相觑。

什么孩子?

“这东西腥得很,不喝。”兰七转过脸不看鱼汤。

那仆妇不由将目光望向明二。

二公子抬手按了按额头,然后亲自接过鱼汤,送至兰七面前,柔声细语道:“这鱼汤冷了更腥,你还是趁热喝了吧。”

兰七转头,眉尖依旧蹙着,显然是不愿喝的。

明二舀起一匙汤递至她唇边,“你就当这是喝龙汁凤浆吧。”

兰七听得这话不由噗哧一笑,“你倒是去捕龙捉凤来炖汤啊。”语气似不屑,却到底是张口接了那匙汤,然后再伸手接过了汤碗,几口喝完。

“你要真想喝龙汁凤浆,那我改天去皇宫里找皇帝皇后切块肉来炖汤就是了。”二公子以优雅的姿态文雅的声音云淡风轻地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不止这样,下次一定要当着那姓丰的面将昱龙阁里的那盘棋夺了过来!”兰七哼着鼻子道。也不知她念念不忘的到底是那盘棋呢还是老被丰夷白阻了好事而郁闷。

“行,你便是要抢他的‘兰因璧月’我也帮你。”明二公子秉着不与此刻喜怒无常的她一般见识的原则一律应承。

那边厢,列炽枫、云无涯还在为“孩子”疑惑着,此刻再听得两人这似甜还酸的话语,顿都不自觉的冒了几粒疙瘩,只是那两人却依旧一派自然,似乎这样的日子已有了许些年。

眼见兰七喝完了汤,那仆妇又道:“姑娘,你今日已坐这近两个时辰了,还是我扶你去走动走动吧,否则到时可辛苦着了。”

兰七点头,抬手就着仆妇的挽扶起身,一旁明二亦体贴地伸手相扶。

她这一起身,顿时,天崩地裂亦可不变色的列三爷、万事皆可雍容以对的云少主齐齐鼓起了眼睛,满脸震惊。

先前兰七坐于桌后,有桌布挡着,可此刻这一起身,顿将身形暴露。

列三爷指着兰七圆滚滚的肚子,失声道:“你……你……你……这是怀了孩子?!”

列三爷既已发话了,云少主自然将喉咙间的惊呼强行咽了下去,可脸上那惊鄂的表情却没能即刻收敛了。

兰七作女装打扮两人都不觉得稀奇,可此刻蓦然看到以前风流邪魅的兰七少挺着个大肚子,你叫两人如何能不惊震色变。

那日在浅碧山,当兰七得知怀有胎儿之时,心里极是抵触,几乎是立即便想打掉,可在念头生出的一刹那,心头蓦然浮现凤裔的身影,顿时心头便一堵,然后又不知怎的想到了宁朗,以他的善良,若知她有了孩子定然是满怀欢喜,可若知她打掉了孩子,那必又是傻傻地为她、替她伤心了。她素来冷酷的心便有了犹疑,走到山脚下,举目环视,竟不知迈向何方,似乎迈一步便是一个决定,而迈出这一步日后可悔可恨?

一直沉默着跟在身边的明二那时忽然轻轻叹一口气,道:“我自是知道我们绝不会是合格的父母,所以你想如何我不拦你,只是……”

听得明二语气格外轻柔,兰七不由侧首,便见那双总是蒙着轻雾的眸子那刻清透如水,清晰地倒映着自己。

“这一生,你我只得彼此相伴,我无所谓其他,只要你保重就好。”明二的声音平静得近乎冷酷,可望着她的眼眸是那样的温暖。

他不在意他的骨血,可他担心打掉胎儿予她有险。那一刻,看着那个人,兰七心头暖暖的,然后沉默矗立。很久后,她甩开茫然,立下决定,以兰七少妖异洒脱的姿态道:“从这刻起,我在哪,你就得跟在哪。”

他们了解对方至深,他知她何以有此语,她亦知他明白。无论是防范,还是依靠,她理所当然的说了,他一笑应承了。

因为,无论世事如何变幻无常,无论他们骨子里有多冷漠自私阴险,他们都已认定,对方是陪伴终老之人,纵是伤痛相随,亦此生不悔不改。

兰七再潇洒,却也不肯挺着大肚子暴露在全武林面前,是以隐匿于梨花冢,明二自然得相陪,于是数月来江湖不闻两人消息。而列炽枫绝招练成,想找两人印证武功,却屡寻不得,只得找上两家得力亲信,明婴、兰曈知道这位列三爷与常人不同,是以向家主请示。明二、兰七想着以列炽枫的性情,若两人不出面,久了只怕他便会武力相迫了,明、兰两家可没人是他的对手,于是让人指引列炽枫来此。

而本来兰七想着要给列炽枫知晓她怀着胎儿一事心里别扭着,可此刻看到列炽枫与云无涯如此吃惊的神色,顿又觉得值了,赚了。

只不过她还没得意一会儿,列三爷又一声感慨,“原来你也会生孩子啊!”

兰七闻言顿反驳,“本少……”刚一出口觉得不妥,于是改道:“这天下有什么事是我不会做到的。”

列三爷没理会兰七的话,他的神思往另一个方向转去了,上下打量一番兰七,一会儿后,道:“以你的根骨,生出的孩子定也骨格清奇,再好好栽陪,将来武学成就必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兰因璧月番外:华音、来生
兰因璧月番外:华音、来生

又是八月至,可在青冢山的深处,依旧是温润如春和风徐徐梨花若雪。列炽枫与云无涯一路穿花拂柳掠湖过林,终于到了梨花冢。“这数月来江湖不闻他俩消息,难道就是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