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君子之交》番外:曲记便当店的客人们

发布时间:04-02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一)

曲记便当店的老板是个非常温柔好脾性的人。

他从来不跟人急,什麽事也不容易让他上火,即使客人忘记带钱,或者送外卖的工读生在路上把便当打翻了,他也总说“没事没事”,然後给赊个账,或者重新装便当。

这样总是一团和气的老板,这天看见一个年轻人杀气腾腾的姿势推开店门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年轻人一坐下,就摘下机车头盔,往桌上一放,露出一张怒气冲冲的脸。

头盔下的脸倒还是很英俊的,有怒意,没煞气,老板略微放心了一点,刚要过去把门关上,免得冷气外泄,门又被一把推开了。

这回进来的人则是斯文俊美,面目白皙,微笑著好脾气的样子,显得知性又温柔。

“锺理,不要生气了吧。”

那个被叫做锺理的年轻人看都不看来人一眼,只说:“老板,要个牛肉饭。”

店里大多是外卖,堂吃的不多,这时间也还未到饭点,菜刚炒好一部分,厨工正在厨房里装米饭。外边除了老板之外,也就只有这两位客人了。

“牛肉饭一份,好的。那这位先生,你要……”

来人看了锺理一眼,又笑道:“我没钱。就跟他合吃一份吧。”

锺理立刻怒道:“谁跟你合吃?滚远点。”

“锺理……”

“姓杜的你给我滚开!我有什麽是你没占便宜的?连吃个饭你都不让我消停,你想怎麽样啊你?”

老板见得两人要吵架,不由忐忑。好在嘴巴上不合,倒是没有要动手的迹象,於是老板进去准备牛肉饭套餐了。

那个好言好语地要求合吃的可怜男人,看起来是衣冠楚楚,想不到连个套餐也没法吃得起。老板想了想,把米饭压实了,放上好大的一块,牛肉跟蔬菜也尽量装了一份半的量。

端出去的时候,他还在托盘上放了两双筷子,两个勺子,两碗汤。对上锺理的眼睛,老板忙说:“汤是免费的,免费的。”

两个男人坐著对峙了一会儿,姓杜的男人也只好脾气地笑著,安分地拿筷子夹自己汤碗里小块的白萝卜。

最後锺理又怒道:“想吃就吃,你有什麽不敢的,这会儿又装什麽可怜啊你?”

“锺理,我有很多事是不敢的。”

“……”

“只要是会让你不高兴。”

“……”

“你不相信我吗?”

“烦死了,想吃就吃,屁话这麽多!”

在柜台後关心地不时偷看的老板舒了口气。这就是男人之间的友情方式啊。

老板开始缅怀自己逝去的青春热血友情时代了。

沈浸在回忆里的时候,手机响了,老板低头看那短讯息。

“晚上早点回来吃饭吧,我跟小珂等你。”

老板“哎”了一声,心里不知不觉就有了热热的跳动的奇怪感觉。他也觉得自己三十四五的一个男人,还有这种心情,真是太丢人了。

但老板想,这大概就是,男人间的……感情吧。

(二)

那两位合吃一份套餐的男人走後的第二天,便当店的老板在忙著准备外送便当的时候,接到一个订餐电话。

“曲记便当店吗?我们要六十个便当,你们有些什麽推荐的吗?”

“哦哦,我们现在有牛肉饭,鸡腿饭,猪排饭,排骨饭,要素便当也有的。”

对方要了二十个牛肉饭,其余的数量不等,是要送到电视台。

老板有些意外,因为自家的传单并没有发到那边去,不过有新生意总是好的,自然很是高兴。

这时候店里正忙到十分,便当打包好了,送餐的员工却都还没回来,没有多余的人手,又生怕客人久等,老板就卷了袖子说:“没事,我来送。”

六十份大盒便当装进车里,老板亲自送去电视台大楼,到了打个电话,工作人员也挺客气地下来帮著一起拿。

而後老板听见工作人员小声咕哝:“连送便当的都能开宝马7系列啊……”

老板有点不好意思。他的车子其实是他的,呃,一位朋友买的。

因为朋友的车太多了,就给了一台让他开,他也觉得有点过於奢侈,不过放著旧的不用,另外买台新的,好像也挺浪费钱,所以就这麽一直用著了。

便当送上去,正值录影棚内的拍摄告一段落,大家纷纷围过来要便当吃,老板听见有人说:“杜悠予交代了,要给他们留两个牛肉的。”

老板看众人或坐或站已经忙著在吃,像是都累坏了,不由心想,明星原来也这麽辛苦。

他不是太急著回去,第一次进电视台大楼,也觉得很稀奇,等著工作人员结算钱给他,就顺便四处打量。

现场都是人,老板一眼却也就留意到一个相貌英俊得分外醒目的青年,突然觉得有些眼熟,再一想,原来是在女儿房间的海报上见过的,是个大明星,叫徐衍。

老板一时就又高兴又犹豫起来了,他虽然不关注娱乐圈的东西,但记得女儿是很喜欢这个明星的,机缘巧合能碰见,如果要到一张签名什麽的,女儿应该会很高兴。

但人家忙著吃饭,要过去打扰似乎也不好。

老板左思右想,见徐衍吃到一个段落,似乎心情还不错,便鼓起勇气,忐忑地过去。

“请问……”

“嗯?”

“我能要个签名吗?”

徐衍头也不抬,忙著在吃鸡腿便当:“不行。”

老板有些尴尬,但他也理解,这样的顶级明星肯定是成天都在被人围著要签名,已经习惯性厌烦了。

但是又有些不甘心,自己能有机会碰到这样的大明星,实在是头一遭,不给女儿带点纪念品回去,总觉得这个老爸当得很失职。

於是老板耐心在一边站著,等到他吃完,又一口气喝了汤,才又问:“请问……”

徐衍抬头道:“喂,我说……”

“啊,今天是老板亲自来送吗?”

老板转过头去,说话的是一位身材修长清瘦的男人,戴了淡茶色的眼镜,面容清秀,看起来很温和。

他店里有过成百上千的客人,所以一时倒是没有记起何时接待过这一位,只说:“是的,你好……”

“真是辛苦你啦,便当味道还是一样的好。上次去还钱的时候你刚好不在,所以……”

这麽一提老板就想起来了,刚要跟他说话,却听得徐衍在一边道:“咦,这便当是你家的?”

“是的……”

“你做的吗?”

“呃,鸡腿是我炸的……”

“哇……”

青年豁地站起身来,身形突然变得高大,以至於老板不由後退了一步。

“那牛肉的呢?有比鸡腿的好吃吗?”

“呃,差不多的……鸡腿比较酥,牛肉的汤汁会好下饭一点……”

“有猪排的吗?”

“有,有的,猪排有配专门的酱……”

“你电话是多少?”

老板受宠若惊,不知道为什麽青年突然变得如此热情洋溢。

“你刚才要签名是吗?”

“是,是的。”

“小意思,签哪里?”

“呃……”老板摸遍全身上下,也没有带纸张出门,只得拿了张刚刚收入的钞票,“麻烦你……”

签完之後,徐衍还让人帮他们合影一张,慷慨道:“到时候寄给你,你可以放在店里打广告没关系。”

晚上老板高高兴兴地回到家。女儿参加社团活动,还没回来。而他的,呃,那位朋友已经在客厅坐著看杂志了。

老板自豪地过去,把今天的收获拿出来给他看:“你瞧。”

朋友抬眼看了看,微笑道:“五十块钱?”

“不是哩,是徐衍的签名,”老板坐到朋友身边,给他看上面潇洒不羁的字体,“很红的大明星,你听说过他吗?小珂很喜欢他。”

朋友笑道:“听说过。”

“我也没想到有机会能见真人,运气太好了。而且他还跟我合影了,说可以把相片放到店里去。”

朋友放下杂志,微笑地看他喜滋滋的模样:“真的吗?”

“而且他还说很喜欢吃我们的便当……”

朋友仔细地听老板唠唠絮絮地说著今天的高兴,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腿靠在一起。

其实要约徐衍出来吃饭,对他来说也是很容易的事,更不用提小小一个签名。

不过他不打算告诉老板。

他喜欢,也乐於保护男人这点小小的,宝贵的自豪。

(三)

老板後来想起来,碰见那个客人,其实是挺久以前的事了,季节都不一样。

现在外面热得地板能蒸鸡蛋,而那个时候是在下雪的,地上还积了一层。

那个客人来的时候其实店里已经准备打烊了。

员工们都回去了,只有老板留下来做最後的检查。要把小店的里里外外都再三确认过,万无一失了才能离开。

所以还有客人推门进来,老板就意外了一下,但还是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欢迎光临。”

客人长得修长清瘦,戴了淡茶色的眼镜,因为天气的缘故,镜面有些模糊,显得他表情也模糊了。

看见店里的场景,客人也迟疑了一下,问:“请问,是已经要打烊了吗?”

听见他的声音,老板不知怎麽的,就说不出口了。有种不忍心让这个人失望的微妙感觉。

“还没有哩,你要吃点什麽吗?”

客人摸索著,在近旁的椅子上坐下,而後接过老板递来的菜单。

老板微微发愁地等他点餐,材料什麽的都已经收拾起来,要现做一份什麽鸡腿猪排套餐的,还是比较麻烦,米饭也都没有了。

客人看了一会儿,老板更多的是觉得他其实是在对著那一张菜单发他自己的呆。

而後客人想起什麽似的,摸一摸口袋,立刻面露尴尬,站起身来犹豫道:“不好意思。”就转身欲走。

“怎麽了吗?”

“我不吃了。抱歉。”

客人转身欲走,老板不由“咦”了一声,自尊心小小地受了打击。

菜单的图片都是他亲手做饭,女儿亲手拍的。在老板眼里,女儿的摄影技术是能最好最逼真地地体现了这些套餐的色香味,让一般的猪排也显得不一般起来了。而客人在看了之後居然放弃了。

“难道看起来都不好吃吗?”

客人又是尴尬了一下,低声道:“不,不。是我没带钱。”

老板突然就放心了。

不带钱那最好了,他本来还担心煮起来方便的食材有限,无法让有所要求的客人满意,既然是没带钱,那麽……

“来一碗面吧?”

客人看了他一眼,有些意外和茫然。

“没事,煮面很快的。”

“但是……”

“打烊前的最後一个客人是有特别优待的。你稍等下啊。”

老板本著挽回自尊心的信念,亲自下厨烧了碗牛肉面,卤好的牛肉是现成的,高汤也还有备著,老板又利索地切了蔬菜,打了两个鸡蛋。

端出来的时候客人还局促不安地站著,要走大概也觉得不礼貌,留著也不自在,离在那里就只能看著他。

“请坐吧,你的牛肉面。”

客人还是迟疑:“这……”

“这个是今天特惠的,不要钱。”

一碗面没几个钱的成本,请客人鉴定一下他的手艺也好。

客人又迟疑了一下:“我明天拿钱来还你。”

“没事,请慢用吧。”

店里只有两个人,老板也就不进厨房了,总觉得把这位客人孤零零一个人留著不太好。於是在对面坐著,看客人吃面。

面条上升腾的雾气让镜片模糊了,客人只得放了筷子,伸手将眼镜取下来。

客人的面容很清秀,只是看起来显得又累又冷,这麽近的距离,老板注意到他的一只眼睛是不太好使的。

然後他开始低头吃面,在那缓慢仔细的吞咽动作里,有什麽东西掉进大汤碗里,溅起一点汤汁。

没等老板反应过来,就又是一点。

《君子之交》番外:曲记便当店的客人们
《君子之交》番外:曲记便当店的客人们

(一)曲记便当店的老板是个非常温柔好脾性的人。他从来不跟人急,什麽事也不容易让他上火,即使客人忘记带钱,或者送外卖的工读生在路上把便当打翻了,他也总说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