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最好的我们》脑洞番外

发布时间:05-10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最好的我们》(网络原名《流水混账》)是八月长安的振华系列作品之一,以怀旧的笔触讲述了女主角耿耿和男主角余淮同桌三年的故事,将怀旧记忆写到了极致,是80后青春校园纪念书。在最好的我们小说大结局后,网友根据最好的我们结局续写了番外,本篇名《最好的我们》脑洞番外。

番外一

直到那天鸽子向我扑过来,我本能地躲开,我才知道那天夜里,二十七岁的余淮根本不是不能躲开,而是不想躲开。——余淮

#耿耿视角#

半夜10点,我还窝在工作室的电脑前修图,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看都没看,就接起了电话。

“喂,余淮,怎么了?”

“接这么快?你怎么知道是我?”

那边熟悉的声音里有点小诧异。

我翻了个白眼。他的电话我早存成了特殊的震动模式,急促地响两下,顿一下,再响两下。

“说事儿,我这儿还忙着呢。”

假装高冷地岔开话题,心里却有一种叫做愉悦的情绪偷偷晕染开来。

“那个……”光听到这个声音我就知道那边的余爷在摸头,于是干脆利落地打断了他——

“快说。”

“是这样,耿耿,我公司这边正在加班,急需一个文件,我又走不开,你能不能帮我送过来?”

我一愣,想起余淮说起的最近在忙的一个项目。

“行,你告诉我我找一下,你搁哪儿了?”

余小爷有吩咐,“狗腿子”耿耿还不立马关电脑跑腿儿?

真是没出息,自己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接着屁颠屁颠地按着余淮说的地方去找文件了。

插播一句,我们俩现在正在商量结婚,房子还没装修好,所以“耿耿工作室”也常常被用作“余淮工作室”。

“你开车小心点儿昂,过红路灯的时候慢点开,晚上老有人不管红路灯直接横穿马路,还有你穿平底鞋,穿高跟鞋开车不好控制……”

余淮唠叨的模式简直和我爸一毛一样,可我偏偏不觉得烦,一口一个“嗯嗯”“好的”假装敷衍着,心里甜得冒泡泡。

……

等到我来到余淮的单位已经快到11点了,整个大楼漆黑一片,只有他们的17楼还亮着几盏灯。

我想给余淮打电话让他下来接我,又觉得有点矫情,他现在一定忙得热火朝天,要不也不会这么晚折腾我来。

还是自己上去吧。

我穿着帆布鞋走进电梯,按下了“17”的号码。

“叮咚。”

门开了,门口一个人都没有,整个走廊黑漆漆的,吓得我抱着文件小步跑向他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里貌似有三五个人在忙活,小小的格子间,大家都在埋头苦干,看起来很辛苦的样子。

想想当年张平告诉我们“考上大学就好了,以后就不会这么累了”的谎言,我不禁苦笑了一小下。

人生比高考艰难的时候多了去了,高考好歹能望到尽头,而这些折磨却是看不到边际的。

我扫了一眼余淮的座位,他不在,我又不好意思进去,刚想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看到隔壁的隔壁也发出微弱的光亮,于是蹑脚走了过去。

“那我先回去了昂,你这份材料按照我说的再改一下,明天给胡哥,应该就没事了。”

是余淮的声音。

“余淮师哥!”一个清脆的女声。

我的心徒然一紧。

我太熟悉这种声线了,每当我想鼓起勇气跟余淮说些心里的话的时候,我的声线就是这样的,焦急,颤抖,还有一些洒出来的小情绪。

我往里望去,一对清澈的眸子进入了我的视线。

一个小巧玲珑的姑娘,有点像简单,但轮廓间比简单多了些英气。

我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像根木头一样树在阴影里。

“那个……谢谢你帮我改图纸,要不然我可能又会被骂了。”

她垂下眼睛,似乎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有什么,咱们是一个小组的,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要不然我不也得一起被骂?”

我光芒万丈的傻大个儿果然还是什么也没发觉。

这一刻我心头的感觉居然不是吃醋,不是愤怒,而是一点小忐忑,和一点隐隐的想笑和骄傲。

这笑意和骄傲来自了解,我的余淮,只有我知道。

“师哥……其实我,我……”

很好,人家姑娘要表达心意了,看看我的傻大个儿是怎么反映的吧。我倚在门边,不自觉地挑了挑眉。

余淮背对着我,身形似乎向后仰了仰。

“我喜欢你!”在黄色的灯光下,她微微掂起脚,声音很轻很快,像一根羽毛拂过水面。

“嗯?”余淮显然没反映过来。

“我知道,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也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可是,可是我知道我要是不说的话一定会后悔的……从我进公司以来,你一直在帮我,虽然你对小组里的人都很仗义,但是我就是喜欢你那种义气。还有,不管多难的活儿到你手里好像都可以很轻松地解决,我就觉得你特别靠谱……师哥。”

我和余淮一起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

“你……喜欢我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我看见余淮似乎向后退了一步,貌似是要逃跑。

怂包。我偷偷吐槽了一句,脚下也准备生风。

他要是这个时候跑出来,搞不好会撞到我,那我还是跟他一起跑吧,潇潇洒洒并肩甩下想侵扰我们感情的“仇敌”……哎呀这么一想居然还挺浪漫?

我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说实话我的确有些不舒服,可是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站在操场边上看到余淮和校花说话就气得鼓鼓的回去就悲春伤秋自怨自艾脑补一万字悲情小说的耿耿了。我已经知道我在余淮心中的位置,而且我也相信他,无条件的那种相信。

“鸽子。”我听到余淮的声音响起来,似乎在斟酌着什么。

“我已经到这个公司两年了,你才来几个月,咱们是一个小组,于情于理我都该照顾你,不光是我,胖哥儿、云姐他们不也一样对你挺好的吗?我……我真没有过非分之想,你千万别误会,那个……”

余小爷又开始摸头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黑夜总是能赋予人勇气,怂恿着胆小怯懦的人干出点“惊天动地”的事情。果不其然,故事出现了反转,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对面的姑娘就朝余淮扑过去了,我一声“啊”差点从就嗓子眼里冒出来。

下一秒钟,我又把那个“啊”字吞回去了,原因嘛,当然是因为余爷灵巧地避开了这位主动投怀送抱的鸽子姑娘。

行啊,定力挺够啊。

我这边还没来及乐开花,那边姑娘已经哭上了。

“哎你别哭啊,你你你……”余淮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下门口,我连忙往后缩了缩。

“你这样等会儿云姐她们得找我兴师问罪了,我这……”

“你……你走吧,你让我自己缓一会儿……呜呜,太丢人了,这,这可是我第一次跟别人表白……”

姑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余淮为难的看了趴在桌子上的她两眼,叹了口气,把纸巾放到她手边。

然后我的余爷就真的作势要走……是真的要走……

我一边哭笑不得一边暗爽得不行。

我不想在门口和余淮撞个正好,连忙偷偷地退回电梯口。

稍微想了一下,我坐电梯到了一楼,给余淮打了个电话。

“哎,我到你公司楼下了,太黑了我害怕,你快下来接我。”

#余淮视角#

最近公司里有个项目要抓紧赶出来,弄得大家人仰马翻的,周六周日没了不说,晚上一加班就到半夜。

不过我一向不爱抱怨,毕竟,抱怨了也得干,还不如拿抱怨的时间把活儿快点干完,好回家睡一觉。

回家。这个词现在于我而言不再是充斥着压抑与沉默的一个词了,因为耿耿,这个词开始有温度了。

虽然还没有住进新房,但是我们都把她的工作室暂时当做了我们的家,一起吃吃喝喝,有工作的时候她在电脑前修图我在桌子上画图纸,没事的时候就一起打打游戏耍耍嘴皮子。

这样的生活,对于以前的余淮来说,还真是一种奢望。

今天又赶上加班,我发现自己居然把一份重要的材料落在了耿耿那儿,不得不打个电话折腾她一回。

这么晚折腾她,说实话真的有点小心疼,不过小爷我是打死也不会说出来的。

这边放下电话没多久,那边办公室的同事鸽子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师哥,胡哥让我改材料,我实在不知道怎么下手,你能帮我参谋一下吗?”

“好,我马上过去。”

鸽子和我毕业于同一个大学的同一个专业,现在在一个小组工作。小组的工作虽然是个统一体,但大家各有分工,她刚来这个公司没多久,什么都不太懂,所以老挨骂,我和胖哥儿他们看不过眼,就会主动多帮她些。

她性格有些内向,目光有时有些钝钝的,像那些年看到物理题的耿耿的眼神一样。

啊,又想到耿耿了,专心工作啊余淮!赚了钱才能娶她,我又一次在心底默念。

花了半个多小时帮她大概改了一下材料,我估摸了一下时间,耿耿快到了,于是站起来说:“那我先回去了昂,你这份材料按照我说的再改一下,明天给胡哥,应该就没事了。”

从刚才到现在脸色一直不太正常的她突然也跟着我站了起来,把椅子带得“咯吱”一声响,在这样安静的办公室里,清晰得有些刺耳。

我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简单的寒暄过后,她抬起眼,盯得我直发毛。

“师哥……其实我,我……我喜欢你!”

她话一说出口,我脊背就有些发凉,似乎有人从背后看着我似的。

“嗯?”

我大脑飞速运转,想着这道“题”该怎么解。

靠,女人就是麻烦,小爷我做物理竞赛最后一道题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没有头绪好吗!

“我知道,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也知道你可能不喜欢我,可是,可是我知道我要是不说的话一定会后悔的……从我进公司以来,你一直在帮我,虽然你对小组里的人都很仗义,但是我就是喜欢你那种义气。还有,不管多难的活儿到你手里好像都可以很轻松地解决,我就觉得你特别靠谱……师哥。”

头皮也凉起来了。

“你……喜欢我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她湿漉漉的眼神露出来的全是不加掩饰的喜欢和期待,我往后退了一步,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跑!

我要逃离这个可怕的空间!

可是有什么东西把我钉在了原地。

是耿耿。

她瘦小的影子又一次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再做逃兵。如果我今天不回应鸽子的告白,会不会让她误以为我也对她有好感,我们之间是有希望的?

这样的话,她会受伤,耿耿也会难过的。

我不该让耿耿再难过。整理了一下思绪,我慢慢开了口——

“鸽子,我已经到这个公司两年了,你才来几个月,咱们是一个小组,于情于理我都该照顾你,不光是我,胖哥儿、云姐他们不也一样对你挺好的吗?我……我真没有过非分之想,你千万别误会,那个……”

妈蛋又说不下去了!当年张老太太教语文的时候为啥没教教口语表达!

好吧即使教了我也不会好好学的。

对面的鸽子不知道哪里冒出一股冲动,突然张开双臂向我扑过来。

我撑住她的胳膊向旁边挪了一下,自己绕开了她的“包围圈”。

心里松了一口气。

还好小爷身手敏捷!

突然一个念头在我头顶炸开了一朵花。

这和在耿耿家阁楼的那天夜里那么相似,同样的电脑荧光,同样的不顾一切的女孩。

可是,直到今天鸽子向我扑过来,我本能地躲开,我才知道那天夜里,二十七岁的余淮根本不是不能躲开,而是不想躲开。

她哭了。

我又一次阵脚大乱,天啊,派个神仙来拯救一下我吧,我真的真的没有做错什么啊……

《最好的我们》脑洞番外
《最好的我们》脑洞番外

《最好的我们》(网络原名《流水混账》)是八月长安的振华系列作品之一,以怀旧的笔触讲述了女主角耿耿和男主角余淮同桌三年的故事,将怀旧记忆写到了极致,是80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