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重生之将门毒后番外1:千万可能

发布时间:05-11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重生之将门毒后》是一本重生类的言情小说,作者是千山茶客,讲的是将门嫡女六年辅佐登基,当成为人质的她安全回国,却发现家族被灭,而昔日的情人成为皇帝后,却赐死了她,重生归来,即欲夺回自己的一切。小说已经完结,作者写了4篇重生之将门毒后番外,这是第一篇:千万可能。

沈妙醒来的事情,几乎要让举朝震惊了。

一日一日睡下去的人,怎么看着都没有再醒来的兆头。谁人都不报希望的时候,

谁知道偏偏在这个时候,谢景行带着两个娃出去踏青一趟,沈妙就自己醒过来了。二人回宫的时候,差点惊掉了宫中人的一众大牙。

沈信夫妇并着沈丘出来,见着沈妙好端端的站在面前,罗雪雁当即就抱着沈妙大哭起来。沈信和沈丘呆了许久,虽然未如罗雪雁那般情绪外露,却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罗潭拍着手去摸沈妙的头发,道:“这是真的吧?我不是眼花了吧?高阳你掐一掐我,看是不是真的?”

高阳不在,却是忙着去请高湛去了。

高湛来了以后,替沈妙把脉,把玩脉后啧啧称奇,道:“皇后娘娘脉象平稳,已然无事了。”

众人全都长舒一口气。

沈家众人在当初谢景行登基不久之后也到了大凉,得知沈妙长睡不醒后皆是无法接受。非要带着沈妙寻遍世间名义,又想着谢景行不可能让一个昏睡不醒的人做皇后,便是做皇后,日后人心易变,指不定又收了一后宫的女人,沈信便一定要带走沈妙。

偏谢景行怎么都不肯,也曾跪下来求沈信,最后更是拿墨羽军来威胁,险些和沈信兵戎相见。

还是罗潭和罗雪雁来劝,又提起初一和十五。沈信没办法,却也怕有人趁着沈妙未曾醒来使绊子,给沈妙委屈受。干脆把沈家军和罗家军都交给罗凌那头管着,自己一家子长期驻扎在宫里。看着沈妙以免出事。

这其实是有些违背礼法的,不过谢景行却乐见其成,有人陪着沈妙说话,也是好的。而这大半年来,沈信一家也亲眼见着谢景行待沈妙与从前一般无二,欷歔的同时便渐渐放下心来。

说起这些的时候,沈妙心中亦是百感交集。未曾想一觉醒来,便能见着自己的亲人。众人各自安好,一片平和,已经是她不敢想象的庆幸了。

“嫂嫂,”季羽书道:“如今你醒了,那些个朝臣就更不敢整日胡说八道了。你不知道,这大半年,陇邺的官员都被皇表兄整的可惨了。”

谢景行慢悠悠的看了他一眼:“多嘴。”

季羽书连忙噤声。谢景行自打沈妙沉睡以来,除了对沈家人和初一十五两个宝贝,对任何人都没什么耐心,更别说插科打诨了。阴起人的手法更是一段比一段高。自然不敢招惹。

“问完了就回去。”谢景行冷眼旁观着众人叽叽喳喳:“今日天色晚了,不要扰朕的皇后休息。”

他把“朕的皇后”咬的很重。

沈丘见状就要撸袖子和谢景行打架,这半年来他们二人时常在后面交手,说是切磋,其实就是互相发泄不满。沈丘心中不忿沈妙就是为了谢景行才睡不醒,当初若是没跟谢景行多好。谢景行忿忿沈丘多管闲事,自家媳妇儿凭什么还要外人来管,大哥也不行。

如今见沈妙一回来谢景行又在宣誓主权,沈丘心里就不爽了。

却听罗雪雁道:“说的也不错,娇娇方醒,咱们这七嘴八舌的问了许多,她也难免头晕,还是让她休息一阵子,反正来日方长,咱们慢慢说。”

沈妙其实还想听大家说说这半年来的事情,不过一想也是,一时间也说不清楚,倒不如省着点慢慢说,反正有的是时间。

众人便商量散了,沈妙也回了寝屋。

她先去梳洗,惊蛰几个伺候着她沐浴,一边伺候却是一边抹眼泪,泪眼汪汪的道:“夫……娘娘可算是醒了,奴婢们之前就想着,若是有一日能再服侍娘娘沐浴一次就好了,也不知上天肯不肯给这个机会。没想到上天果真有好生之德,愿意再给奴婢们一次机会……娘娘,以后奴婢们要天天这样伺候你……”

沈妙倒是不知道沐浴一次,这些丫头竟然如此泣不成声,让她哭笑不得。便也温言软语的反倒来哄这些丫头们。心中深知自己沉睡半年,大多是让这些丫头们吓着了。

等擦拭干净身子,绞干了头发,沈妙披上衣服出去,让奶娘把初一和十五抱过来。两个孩子都被抱到床上,他们从前就经常被谢景行抱着亲近沈妙,虽然沈妙从未醒过,两个孩子对她的气息却一点儿也不陌生。便笑嘻嘻的看着她,好奇的伸出软绵绵的小手去扣她的头发。

沈妙的一颗心都要被两个孩子给泡花了。她伸出手指头去逗孩子,因着是双生儿,又都一样活泼,平日里奶娘分不清,就给他们穿不同的衣服。初一穿着蓝褂子,十五穿着红褂子。

初一一把抱住沈妙的手指头,“咯咯咯”的笑起来。

沈妙“噗嗤”一声笑出来。

谢景行刚从外面回来,就看着沈妙趴在床上,和两个小家伙对视着笑的开怀。

他走过来,鄙夷道:“睡了半年人睡傻了么?笑的好像傻瓜。”

“我看我的儿子。”沈妙白他一眼:“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也是我的儿子。”谢景行挑眉:“没我,你怎么生?”

沈妙懒得搭理他,兀自和初一十五玩的欢快。谢景行脱下外袍,却走过来,绕到她身后,伸手握着她的腰将她圈在怀里,道:“俩傻瓜小子,没什么好看的。”

“你没给他们取名字么?初一和十五这乳名也实在太随意了。”沈妙抱怨:“你胡乱取的?”

“谁说我胡乱取的?”谢景行道:“留着名字等你醒来取。”

“你就不怕我怎么都不醒来?”

谢景行懒洋洋道:“那他们就叫谢初一,谢十五呗。”

沈妙:“……”

床上的两个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谢景行的话,抗议的“呀呀”的叫起来。

沈妙连忙伸手去哄,却被谢景行攥着胳膊又拖回怀里,他道:“半年不见,你就不想我,这么冷淡。”

沈妙顿了片刻,突然回头,挣开谢景行的怀抱站好,她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盯着谢景行。

谢景行突然觉得脊背有些发麻。

她道:“谢小候爷,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

谢景行莫名:“干了什么?”

沈妙冷冷一笑。

……

夏日的花好,碟戏蜂飞,到处都是鸟语花香,街道上人流如织,骏马疾驰过。小贩们热闹的叫卖声从城东传到城西,处处都是喜气洋洋的。

沈妙穿着正黄色的长袖衣袍,上头横七竖八的绣了百花彩绣,这衣裳本就颜色鲜艳,再加上复杂的彩绣,便显得冗杂,加上她满头金钗银饰,妆容厚重,便显得格外……蠢笨。

周围的人偶尔路过瞧上一眼,便也是些看笑话的神色。

沈妙的目光有些茫然。

她明明上一刻还在大凉的皇宫里,因为生产而奄奄一息,以为自己死了。可是下一刻,却又在这热闹的街道上。

这街道她并不陌生,这是明齐定京的城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陇邺到定京,定然不是一眨眼就能到达的。莫非她是在做梦么?

可是沈妙晓得不是的,惊蛰和谷雨跟在后面,两个丫鬟俱是小心的神色。沈妙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裳……她好像回到了很久之前,久到……她才刚刚开始迷恋上傅修宜?

莫非之前以为的重来一世,才是真正的在做梦呢?黄粱一梦,哪个才是真实?哪个才是梦里?

沈妙觉得有些头晕,她伸手扶住额头,谷雨见状吓了一跳,道:“姑娘可是哪里不舒服?”

沈妙摇了摇头,正要说话,却见街角走过一个熟悉的人。那人身着破烂衣衫,手持拂尘,摇头晃脑,也不知道嘴里在念着什么,神神叨叨的。沈妙却是目光一亮,顾不得说话,就往那人身边跑去。

惊蛰和谷雨阻拦不及,只得跟上,眼睁睁的看着沈妙走到那人面前。

“赤焰道长”沈妙喊道。

那怪道士转过头来,笑嘻嘻的模样,果真是赤焰道长。

赤焰道长见了她,很是惊奇的模样,问:“夫人,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沈妙注意到,他说的是“夫人”而不是“姑娘”。

惊蛰怒道:“你叫谁夫人呢?别乱喊,我们家姑娘还未出阁”

沈妙却制止了惊蛰的话,对赤焰道长说:“道长,我们借一步说话。”

“姑娘”惊蛰和谷雨着急的跺脚。

沈妙一横眉:“听我的话”

她眉目间凌厉顿生,两个丫鬟一愣,竟是不敢答话了。

沈妙和赤焰道长走到一处破庙里,惊蛰和谷雨守在外面。沈妙看向赤焰道长,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长认识我吧。”

“和夫人有过三面之缘。”道士伸手比了个“三”。

前生一次,重生以来两次,可不就是三次。沈妙急忙问:“道长,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会到这里来?”

好端端的,她分明是气数将近,怎么又会回到明齐定京,又回到最初?莫非与谢景行的一切,乃至大凉发生的,生过孩子的事都是黄粱一梦?若是梦,未免也太过真实了些。

“夫人的命格很是奇特。”道士道:“虽有重来机会,冥冥之中却扰乱命数,故生命劫。前面虽被化解,可如今却是最后一劫。无关旁人,只能靠夫人自己。”

沈妙皱眉:“道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生有人为你求得一次机会重来,然而世间万千可能,你与重来一世的人相知相识相恋,亦可能与另外的人相知相识相恋。夫人,你有两个选择。”

沈妙捏紧了拳:“什么选择?”

“如今夫人的那个躯体,大约正是昏睡不醒。您可以选择留在这个梦里,寻找另一种可能,从现在开始,一切重来,去选择另一种人生。不过,那个躯体,就会长睡不醒了。”

“还有一种可能是什么?”沈妙问。

“你去找你命里的那个男人,让这个梦里的男人也相信你,带他回大凉,去大凉皇宫。在踏入大凉皇宫的那一刻,你的那个躯体就会醒来。”

沈妙愣住。

“不过这很难。”道士捋一捋胡须:“如今这个男人与你亦是陌路人,你要说服他与你一道去往大凉,这很难。”

沈妙头疼:“这根本不可能。”

谢景行那个性子,敏锐,怀疑,根本不会轻易相信他人。就算是重生之后的沈妙对着谢景行,也与谢景行僵持了好一阵子。如今……沈妙看着自己如今的这一身打扮,谢景行能相信她就怪了。

“夫人,言尽于此。”怪道士道:“夫人自然也可以留在这个梦里。这个梦与现实一般无二,夫人可以留在这里过完自己的一生,重新开始,简单的多。若是选择第二条,可就艰难了。”

沈妙低头,半晌后道:“道长还有红绳吧?赠我两条如何?”

赤焰道长一怔,不认识一般的上上下下打量了沈妙一阵子,忽而笑道:“夫人还是要选择那条路么?”

“我自然可以这么过。在这里过也是不错。”沈妙微微一笑:“但即便是世间可能有千千万,千千万中有一个他因我而伤心,我也是不愿的。他不认识我,我就去先认识他。”

“山不来就我,我就来就山。道长赠我一道缘法,缘法不见了,我就去自己找。”她说。

赤焰道长道:“情生痴儿既然如此,贫道就再赠你一道缘法如何”他从怀中摸出两道红绳:“夫人,愿你顺利。”

沈妙福了福,转身离开。

……

惊蛰和谷雨这些日子觉得有些奇怪。

一来是沈妙一改从前喜欢穿金戴银的性子,转而穿起些老成的颜色,虽然也怪好看的。二来是对待二房三房也不再如从前一般百依百顺,大多的时候甚至是不屑搭理。

三来嘛,便是前些日子还总是偷偷让人打听定王的消息,这些日子却是只字未提,好像根本记不得有这么号人物。

最后就是近来老是在街上闲逛了。

沈妙比惊蛰和谷雨还要头疼。

谢景行就是个喜欢走东串西的性子,今日逛花楼,明日去酒宴,虽然知道这都是他的伪装。不过沈妙如今心态不同,见着谢景行这般招蜂引蝶的模样,还是恨不得踹他两脚。

重生之将门毒后番外1:千万可能
重生之将门毒后番外1:千万可能

《重生之将门毒后》是一本重生类的言情小说,作者是千山茶客,讲的是将门嫡女六年辅佐登基,当成为人质的她安全回国,却发现家族被灭,而昔日的情人成为皇帝后,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