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忽而今夏》小说番外:海觅天

发布时间:06-10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忽而今夏》是作家明前雨后写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章远和何洛从学校到社会,超过十年的爱情。小说完结后作者又写了番外,小说番外分为5个部分,这是第5篇,题目是:海觅天。严格说来是忽而今夏的结局的另一个版本,比较悲哦。看之前先准备好纸巾

海觅天

Chapter1

这的确是个番外。

作词:唐生

作曲:林贤

演唱:丘采桦

你说过那一夜情路或许太漫长

仍怀念那份传说说天跟海永共靠依

爱到了这一天走到爱恋的终结

仍怀念你在怀里独个在深宵之中在流泪

盼你爱人是我爱一生真心都不算太多

是我过往太多出错求你再次想起我

可以么

情犹如天空跟海般呼应没办法找到终点也在寻觅

爱你的心太易碎为何心醉下去

但愿我知你的所爱是谁

远看的天际是你祈求海会是我爱不出结果

我没法接受

李菁有些精力透支。她凌晨四点才睡,九点钟赶到药厂时,同组的Diana从大门口喊到电梯间,她才茫然地回头,把她一声声的Janet和自己联系起来。

还是有些不习惯自己的英文名。

来实习的第三天,组里的负责人Helen淡淡说了句:“如果你以后做药品推广,直接面对客户,建议你选一个英文名。”

她想起同事说,在她去复印的时候Helen来找过她,一定是那时候看到了她在浏览的求职网页。心里有些忐忑,拿着实习的工资,在上班时间就想着另择高枝,还被负责人逮个正着。

更何况,她不大喜欢Helen,或者说,有些怕她。在学校的时候,就听说年轻的中国教员们为了争取科研经费和学术地位,做起研究来都如狼似虎,苦了手下的一众研究生助手。远不如功成名就的美国教授友善。

就应该想到,在大药厂里面也是一样的。

在李菁眼里,Helen一向严苛,不苟言笑,虽然说话不多,但语音纯正得像ABC。她眼神中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和实验室中的大小器皿一样,精确,冰冷。对于这样抛弃了中国女性温婉特质,甚至是自己中文名字的所谓女强人,李菁本能地抵触。

她有些恼怒自己,为什么站在Helen面前就不由自主的心虚,自己并不是正式员工,在接手具体实验内容之前,浏览一下求职网站又有何不可?似乎是一种逆反心理,她第二天就气冲冲地为自己取了一个英文名,Janet。

Helen倒是笑了笑,说:“不错,听起来比较像邻家女孩。”

李菁偶然听过Helen训斥同期来实习的Diana,从此后每日战战兢兢,唯恐自己有什么把柄被抓到。

“今天是不是有例会?”她在电梯里问,打了个哈欠,“惨了,我都没有准备好。”

“你看起来脸色发暗,像没睡醒。”Diana说,“我刚才喊了你好久,开会的时候你可别这么走神,小心年年骂你。”

自从上次挨批,她开口闭口就说Helen提前进入更年期,说多了怕隔墙有耳,便简称为年年。她拉着李菁,问:“你说年年有男朋友么?我猜肯定没有,又冷又硬的,难免心理失衡。”

李菁扯扯嘴角,她没有心情和别人八卦这些。昨天在电话里她刚刚和男友大吵一架,本来只想说说实习的辛苦,但男友安慰几句之后,就要她自己踏踏实实,不要像在学校里一样直来直去。“就好像你说和Helen赌气,起个英文名字,真是幼稚。”

“如果这点小事情都成了把柄,那她就太没有肚量了。”

“这件事不重要,关键是你这种想法。”男友说,“难免以后无事生非。”

李菁辩解两句,二人最近常常话不投机,挂上电话后心情憋闷。男友比她早来美国,两个人在不同的城市,在经历了两次失败的转学申请后,渐渐对这样一东一西的疏离状态感到麻木,并且妥协。最初你侬我侬花好月圆的爱情,不知不觉变得像嚼过的甘蔗,甜蜜后,满嘴的渣滓。

李菁深夜难眠,在网上看各大公司的招聘消息,并且把简历一份份发过去,直到窗外的蓝背知更鸟唤醒了第一片朝霞,才胡乱抹一把脸扑在床上。

全然忘记了今天项目组的例会。

虽然实习生们来了不久,但也看得出,另一组的负责人对Helen颇有微词。他本身是名校博士后出站,现在和只有硕士学历的Helen平起平坐,难免心有不忿,话里话外就透出颐指气使的意味来。

面对他的刁难,Helen只是微微颔首,并不反驳。

原来也是欺软怕硬,李菁撇嘴。

博士后拿出一份合成报告,指责Helen忽略了一个重要参数。李菁心中一颤,知道那份材料是自己准备的,但当时心不在焉,并不记得博士后提出的参数,在实验的原始数据中是否涉及到。她很怕Helen落井下石,拿自己出来开刀。

“Janet,”果然,听见她喊自己的名字,“这份报告是你写的,对吧?”半天没有开口的Helen用圆珠笔轻轻敲了敲桌子。

李菁点头。

“把原始数据打包发过去,让统计师们看一下。”Helen仰起头,把报告中涉及到的参数名称一一念出,又说明,“你刚才提到的数值,完全可以用其他几个参数作简单的非线性拟合,这是很多统计软件都可以做的回归分析。不过或许这个我看来可以忽略的数据对你很重要,下次可以在email里提前告诉我,OK?”

李菁松了一口气,同时也不由得佩服,作为执笔人,她都记不清报告中的内容,而Helen脱口而出,相比之下,反而显得博士后少见多怪。

他脸色青青白白,走马灯一样换了几种表情,最终铩羽,愤愤然坐下。

因为这件事,李菁对Helen的印象有所改观。有时在实验室里遇到,看见Helen将长发挽成发髻,在显微镜前低头,目光专注,凝神之间有一种淡定洒脱的气度。李菁不禁想,自己是否有一天能够修炼到这样的段数,宠辱不惊。Helen看见她,招手让她过来:“你最近有些心不在焉。有两个培养皿长霉菌了吧,我们可不是在做青霉素。”

李菁吐吐舌头,本以为自己偷偷处理掉,重新来过,不会有人发现。

“我一直盯着你呢。”Helen似乎看穿她自作聪明的做法,“并不是存心找茬,我只希望你明白,虽然你是实习生,但我当你是正式员工来要求。你是来这里积累经验,不是看热闹。”

李菁点头,看Helen离去的背影,白褂子下的身形有些单薄。她忽然有些悲哀,似乎在她身上看见了自己的未来。如果失去了男友,是否自己也需要累积这样的冰冷外壳,然后成为众人眼中孤僻冷傲的异类。

接下来的一周,李菁的男友都没有和她联系。在实验的空档,她站在门后角落打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她把手机揣在口袋里,开导自己说他也很忙,又忍不住再一次揣测是否他已经对这段感情感到厌烦,不觉红了眼眶。见Helen夹着报表经过,她急忙闪到走廊边上,用应急喷淋设备冲着眼睛。

“不小心溅到了试剂。”她对Helen说。

“已经下班了。”Helen没有追问,“听说你的车送修了,住在哪儿,我送你。”

“Helen,怎么样才能知道另一个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坐车的时候,李菁忍不住问,又连忙解释,“我是觉得,你看什么问题都很通透。”

“很多事情,我也看不明白。最好的方法,是不要问对方那么多为什么,而是清楚,自己的承受范围。”她似乎明白李菁在问什么,却又忽然转了话题,“好比开例会的时候,你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要让别人的话语左右你的情绪。你的喜怒哀乐要尽可能由自己把握,如果把一切寄托在别人的身上,那就太容易失望了。”

她体贴地避开尴尬的感情话题,李菁心存感激。“谢谢。”她诚心地说,“其实,你看起来不像三十岁呢。”

“三十一。”Helen微笑,面庞变得柔和,“其实我也有过很压抑的时候,一度以为自己会得抑郁症。”

“你也哭过么?”李菁好奇。

Helen眨眨眼睛:“你说呢?如果有人看到,那一定是我偶尔在过敏。毕竟,你知道,试剂溅到眼睛里的概率,比过敏要小得多。”

虽然只是弯了弯嘴角,但眼底却透出慧黠灵动的光芒来。

李菁忍不住笑:“你来美国多久了?”

“七八年了。”

“你的英文真好,我还以为你至少也是本科就在这里读的。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中文名字。”

Helen顿了顿,好像要从很久远的角落将记忆挖掘出来。

“何洛。”她说,“单人何,洛阳的洛。”

====关于此处的说明====

这个段落,是接着一的序来的,请大家彻底遗忘关于2的后半部分情节。

如果看不懂,继续读,就知道,这个是另一版的故事发展线路

还有,我知道很狗血,所以如果有人也想说这句话,就不用重复了,哈哈

Chapter2

何洛把李菁送回公寓,抬手看看表,时间还来得及。她开车去超市,买了大包装的好时巧克力,还有铁筒装的棒棒糖,预备给邻居的小鬼头们。暮秋已近,又到了小孩子喜欢的万圣节,装扮起来,一时间社区里都是小一号的仙女公主巫婆海盗吸血鬼,还有四处行走的向日葵和小蜜蜂,他们挨家挨户的敲着门,高喊“TrickorTreat”。

邻家的老婆婆颇富童心,她说会烤鬼脸南瓜饼干,还预备了蚯蚓形状的软糖。她有时候会拉何洛一起参加教会的活动。大家喜欢这个安静的中国女子,她常常为社区里家庭烹调交流活动带来一些新鲜的东方菜式。何洛并不是教徒,但是熟读《圣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她读这些书,让自己的心灵得到平静。教会里的朋友不会把信仰强加给她,但是她在这里感到更加自如,好过华人社区的小圈子。一二百人,探询好奇的目光,向来是躲不开。

她不愿意对自己的生活作任何解释,只是像一株树,要把根牢牢地扎在这片土地上。才可以生长,才可以屹立不倒。

不是没有想过,回到中国去。然而,如何能?她已经不去想这个问题。就好像缺了一个必要条件,便永远都无法解出方程式的答案。

虽然在国内众人眼中,近十万美金的年薪足可维持相当体面的生活。但是抛去联邦税、州税等等,还有房租水电、汽车消耗、钟点工的劳资,所剩无几。她还要储蓄房子的首期,生活并不容易。

父母说要来美国看她,她借口工作忙没有时间陪同,一次次推掉了;又说因为换成了工作签证,再拿到绿卡前,也不适合回国。

都是很冠冕堂皇的正当理由。

家人便不再说什么,只是偶尔旁敲侧击,让她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眨眼,便不是2字当头,怎么也不能说自己还是个女孩子。她想起田馨多年前游说,女人是年夜面条,过了30就不值钱。现在,都已经过了保质期。

吃过晚饭,何洛收拾散落一地的杂志,把电视声音关小。她在浴缸里放满水,继续点昨天的半根迷迭香精油蜡烛,在沐浴的时候做一个面膜。这是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闭上眼睛,昏黄的烛光中总有往事的影子在晃动。

也只有每天的这个时刻,她不去约束自己的情绪,让那些欢笑哭泣的画面在脑海中奔涌。

她想起五年前的感恩节,地球那边传来了关于章远的消息,说他有了新的女朋友,美丽聪敏,是某大财团总裁的千金,家世比起郑轻音,有过之而无不及。何洛在准备南瓜派,看了李云微的Email,忘记自己是否放了糖,于是又放了一量杯。甜的发腻,足可以遮挡苦涩的泪。

那段时间她常常在梦中惊醒,似乎还是章远沿着碧草萋萋的斜坡走向长途汽车,她翻过手中的照片,河洛嘉苑四个字,在小区的门前熠熠闪光。

他的寓所里带着她的名,此时却又换了别的女主人。或许,是不需要的,那个家境殷实的女子,必然不屑于生活在一个前女友的阴影下。

何洛还是不愿意相信。在阴天的午后,她站在白雾茫茫的金门桥上。

“如果地球是平的,我是不是就可以看见你?”

在信封背面,她写下这行字。彼岸,正是凌晨四点。忍不住掏出手机,按下烂熟于心的号码。电话接起来,一个慵懒的女声问:“喂?”

尾音拖得很长。

她说“喂”,没有戒备,甚至不屑于问,你是谁。

清脆的声音在何洛心底响起,像细密的瓷器加热后猝然放进冷水里,噼噼啪啪炸裂开来。

WhenyoucometoSanFrancisco。

何洛脑海中是向着爱情飞奔的阿甘,她大步地跑起来,在栈桥边伸展双臂,虚空的怀抱,迎来海风猛烈地吹。

推荐: 忽而今夏番外
忽而今夏

《忽而今夏》是作家明前雨后写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章远和何洛从学校到社会,超过十年的爱情。小说完结后作者又写了番外,小说番外分为5个部分,这是第5篇,题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