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悲伤逆流成河》番外篇《黑暗源泉》20-29

发布时间:09-17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20顾森西日记:

新的学校有很多地方和以前学校不同。课程的安排,体育课区域的划分,游泳池的开放时间,甚至食堂的菜色。一切都标识着“这是新的环境”,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提醒着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像是从另外一个星球旅行过来的人,完全没有办法融入这个崭新的世界。

这个学校的树木大多以香樟为主。和以前的学校不一样。很少能够看见高大的法国梧桐。所以也很难看见以前那种朝着天空纷乱生长的尖锐的枝桠。班里有一个叫钟源的女孩子,和你很像。我并不是指外貌的那种相似,而是你们藏在小小的身体里面的被叫做灵魂的东西。我也知道这样的说法多少显得矫情和做作。但是我真的就是这样感觉的。不知不觉又把日记写成了信的样子。用这样“你,你,你”的口气来写日记,真的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如果真的可以给你写信就好了,很想问问你现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窗外是一片死寂一样的深夜。偶尔有出租车亮着“空车”的红灯开过去。

睡不着。我闭着眼睛就总是看见你最后的那个样子。

21

上完第二节课之后,班上的学生纷纷朝体育馆的更衣室走去。钟源一个人走在比较后面,前面是三五成群的女生。钟源从来不属于任何一个团体。

说不清楚是女生们排挤她,还是她自己本来就不愿意和别人那么亲近。自己一个人其实并不会感受到所谓的孤独这样的情绪。钟源反而觉得这样很清净。换上运动服,钟源把脚上的皮鞋脱下来,从置物柜里把运动鞋拿出来。钟源的置物柜上的锁已经坏掉了,不知道是谁,把锁扣从木板上拆了下来。总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

课本经常不见。自行车的轮胎经常没气。放在课桌抽屉里的水果经常被人拿出来丢进垃圾桶里。

钟源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她也懒得再去把置物柜装上锁扣,反正装好了,隔几天又会被拆下来。所幸放在里面的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鞋子和校服而已。

钟源把运动鞋拿下来,刚穿上一只的时候,就看见秦佩佩和几个女生站在边上咬着耳朵,眼睛不时朝她瞄过来,在碰上钟源的目光之后,赶快朝别的地方看去。

钟源把头转回来,不想去管她们到底在干嘛。总归是在议论着自己。这也是已经习惯的事情。钟源把另一只脚套进鞋子里,然后用力地伸了进去。然后就倒在地上没有起来。

袜子上几颗红色的血点,还有从鞋子里倒出来散落一地的图钉。秦佩佩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抬起手捂住嘴巴,像是惊吓过度的样子。她走到钟源身边蹲下来,用手握住钟源的脚,“你没事吧,我刚想提醒你,因为我在自己的鞋子里看见一堆这样的东西。”说完她抬起手,把她自己的运动鞋翻过来,一堆一摸一样的图钉叮叮当当地砸到水泥地面上。

钟源痛得满头细密的汗,她抬起头,看着秦佩佩那张光滑得毫无瑕疵的脸,然后用力地一耳光甩了过去。

不过却没有打到她。秦佩佩似乎是早就知道钟源会有这样的反应,轻轻偏了偏头,避开了。她把钟源的脚朝边上一甩,然后站起来,一张脸上写着愤怒和不可思议的表情,她盯着躺在地上的钟源,不轻不重地说:“你有病吧。”

22

钟源一瘸一拐地走进学校的医务室,刚开口,就看见坐在椅子上正在换药的顾森西。顾森西低头看了看钟源那只只穿着袜子的脚,问:“你怎么了?”钟源没有回答,而是走到另外一个校医面前坐下来,小声地说:“老师,我脚受伤了。”

医生叫她把袜子脱下来之后,看了看那一片密密麻麻的细小针眼,疑惑地说:“这怎么搞的?”“鞋子里有图钉。”

“什么?”医生摘下口罩,满脸吃惊的表情。边上的顾森西没有说话,只是用目光看着低着头的钟源。窗外是体育老师吹出的响亮的口哨声。夏天的烈日把整个操场烤得发烫。

23

上午的课结束之后,学生纷纷涌向食堂吃饭。钟源坐在座位上。脚上被图钉扎出的针眼持续地发出细密的痛来。像是扯着头皮上的一小块部分,突突跳动着的痛。

教室的人很快走空了。饥饿是最有效的鞭子,让所有学生以竞赛的速度往食堂冲。顾森西看看坐在座位上的钟源,然后走到她旁边,说:“你要吃什么,我要去食堂,帮你一起买回来。”钟源侧过头来看了看顾森西的脚,“你不是腿也受伤了吗,不用麻烦了,我不吃也行。”“无所谓的,我反正自己也要下去,你不吃可不行。你要什么,我顺路帮你一起带了。”钟源抬起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挺拔的少年,嘴角抿了几下,然后说:“那你随便买点吧,食堂的菜反正都差不多。”“嗯。”

顾森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钟源趴在桌子上,望着空旷的走廊,正午的阳光从玻璃窗户上斜斜地地穿进来。刚才一群男生踢着足球跑过去的时候带起来的灰尘,缓慢地漂浮在成束的光线里。钟源把头埋进胳膊,眼眶慢慢地红起来。

24

顾森西到了食堂的时候,大部分学生已经开始坐下来吃饭了。窗口只有零星几个和顾森西一样晚来的学生在抱怨剩下的菜色。顾森西从窗口拿回两个快餐外带的饭盒,看了看里面卖相不佳的几片青菜和两块油汪汪的肥肉,然后探着身子往里面说:“师傅,再加个茶叶蛋!”

秦佩佩面前那个学校统一的铝餐盘里,除了白饭什么都没有,她从来不吃学校的菜。

手边的那个真空饭盒内,是从家里带来的便当,里面满满当当的各种菜色。秦佩佩招呼着周围的几个女生一起吃,“你们帮我吃掉些吧,我一个人吃不掉等下倒掉挺可惜的。”顾森西站在她背后,皱起了眉毛。他拍拍秦佩佩的肩膀,秦佩佩回过头来,看见站在自己背后的那个最近在女生话题里人气超高的转校生,眼睛突然亮起来,浅浅的笑容浮起在脸上,非常好看,“嘿,这么巧。”“钟源鞋子里的图钉是怎么回事?”“啊?”秦佩佩的笑容慢慢在脸上消失,换上了一种让人觉得害怕的脸色,“你说什么?”“我说”,顾森西把头低下来,看着秦佩佩的脸,“钟源鞋子里的图钉是不是你放的?”

25

顾森西把塑料的便当盒放在钟源面前,然后就在后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低着头开始吃饭。钟源转过身来,小声说了句谢谢,然后说,一共多少钱啊?顾森西埋着头吃饭,嘴巴里含糊地答应着:“不用了,没多少钱。”过了半响没听见回音,顾森西抬起头,看见钟源直直地盯着自己,顾森西问:“干嘛啊?”钟源咬了咬嘴唇,说:“不用你请。我又不是没钱。”顾森西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吞了回去,“四块五。”钟源低头掏口袋。顾森西看着她的头顶,柔软的头发和一星白色的头皮。顾森西看着她沉默的样子,心慢慢地皱起来,像是一张浸湿的纸被慢慢风干后,上面出现无数细小的密纹。“谢谢你。”钟源把几枚硬币轻轻地放到他的桌子上,然后就转过身低头静静地吃饭。

教室里有学生陆续吃完了饭回来。一个男生带着篮球走回教室,在钟源座位前面的空地上啪啪地运球。灰尘飞快地扬起来。钟源还是低着头吃饭。顾森西站起来,冲着那个男生说:“要打球出去打,我在吃饭。”男生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个高大的转校生,嘴巴嘟囔了几下,也没说什么,带着球出去了。

窗外的空气里响起午后慵懒的广播声。一个女孩子甜美的声音之后,就是一首接一首的流行歌。似乎这是惟一和以前学校相似的地方吧。在十七八岁的年纪,永远都流行着同样的歌。电波在香樟与香樟的罅隙里穿行着,传递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偶尔的杂讯,吡啵的电流声,混在悠扬的旋律里面。是孙燕姿的《雨天》。你能体谅,我的雨天。

26

秦佩佩从食堂回教室的时候,钟源还没有吃完饭。她在钟源旁边坐下来,转过头盯着钟源看。钟源继续低着头吃饭,没有任何的变化。顾森西从后面抬起头,看着前面的两个女生,之后秦佩佩转回头来,正好对上顾森西的目光。秦佩佩回过头,用不大不小,三个人刚好可以听见的音量说:“乱嚼舌根,也不怕吃饭被噎死。”钟源停下筷子。慢慢地站起来,把饭盒收拾好,走出了教室。

27

下午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夏日持续的闷热,女生高高扎起的马尾,男生敞开的衬衫,头顶干涩转动的风扇杯水车薪地驱逐着炎热,窗外的蝉鸣让听觉变得钝重起来。小部分的学生直接趴在课桌上睡觉,另外小部分的学生认真地写着笔记。剩下的大部分的中间段的学生,强打着精神,偶尔被呵欠弄得眼眶含满眼泪。

一整个下午顾森西和钟源都没有离开过座位。偶尔脚上传来痛觉的时候,顾森西会下意识地看看前面的钟源。只能看见她马尾下面的一小段脖子的皮肤,在夏日强烈的光线下显得格外苍白。太阳从窗外慢慢地往下沉。落日的余辉把黑板照出模糊的红光来。黑板角落上值日生的位置上写着:秦佩佩。

28

最后一节地理课拖堂了。

下课铃声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窗外走廊上,无数学生嘈杂地从教室外走过。女生尖锐的嗓门混合着男生的鬼吼鬼叫,让教室里的人异常烦躁。

无论讲台上的老师多么卖力,下课铃声之后的内容,除了那非常少的一部分人之外,没有人会听得进去。

有叛逆的学生在下面清晰地骂着“册那到底下不下课”,但是老师依然在上面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等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地理老师拖着肥胖的体态走出教室之后,所有的学生飞快地从抽屉里扯出书包来,然后鱼群一样地朝教室外面涌。

钟源等在座位上,因为脚上有伤的关系,她不想和所有人一起挤。顾森西看了看静静坐在座位上的她,于是本来已经站起来的身子,又重新坐回座位上。

几分钟之后,暖红色的光线下面,只剩下顾森西和钟源两个人,还有站在教室门口的值日生秦佩佩,不耐烦地抱怨:“你们两个到底走不走?我要锁门了。”

钟源一瘸一拐地提着书包走出教室,顾森西跟了过去。

秦佩佩在背后用力地把教室门关上,走廊里咣当一声巨大的响动。

推荐: 悲伤逆流成河番外
《悲伤逆流成河》番外篇《黑暗源泉》20-29

20顾森西日记:新的学校有很多地方和以前学校不同。课程的安排,体育课区域的划分,游泳池的开放时间,甚至食堂的菜色。一切都标识着“这是新的环境”,每时每刻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