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他从火光中走来》小说番外:心动、宠妻、婚礼

发布时间:09-2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他从火光中走来》是一部军旅言情小说,由耳东兔子所著,讲述了消防员·林陆骁VS国民妖精·南初烈焰火光中的赤诚之爱。“不需要你成为多少人的英雄,你去守四方平安,我会守着你。”

小说总77个章节,在2018年3月出版,随后作者耳东兔子写了篇番外,番外包括3个部分:心动、宠妻、婚礼。

1.关于心动

两人还没好上的时候,在部队里,南初戒烟的第一天。

两人坐在山坡上,吹着山谷风。

南初说:想抽烟。”

林陆骁把昨天队里捜刮来的糖丢给她,“吃搪。”

南初吃完糖,又朝他伸手。

林陆骁把兜里仅剩的糖也丟过去,拍拍裤兜,宽大的军裤随风摆了摆,他说:最后一颗。”

南初嚼完,又伸手,“还想吃。"

还没完了?

”得寸进尺了,是不是?”

林陆骁不耐烦地皱,刚一转头,小姑娘红艳艳的唇近在咫尺。

两人四目相对。

呼吸纠缠

安静了三杪。

男人的喉结滚了滚。

南初笑着弹开,得逞,“承认吧,你想亲我。”

林陆骁:“丫头片子。”

2.关于宠妻

南初期微博的时候符到一条--吃完柑橘别碰气球。

这天,家里不知道哪儿来一个熊孩子(骁爷一个远房表弟),特别皮,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还把南初的奖杯拿来装水。

骁爷正要把小孩拎过来教育,被南初—把拉住.她友好地弯下腰,递出一个柑橘,冲小孩笑笑,“请你吃柑橘。”

小孩吃完,伸手,“还要。"

南初转身取了一袋柑橘。

小孩一连吃了五六个。

随后,南初拿出七八个气球,“来,给你玩气球。”

小孩刚伸手,噼里啪啦……

小孩放声大哭,跑去跟晓爷告状:“呜呜呜呜呜呜呜,哥。

骁爷跷猪脚,“哥这儿有个气球。”

小孩:……

3.关于婚礼

(1)

元旦,林陆晓正式离开鹿山支队。倒也没什么特别的,部队就是这样来来去去,天南地北,你我各守-方,再见也不知何年何月了。头天晚上,林陆晓收拾完行列,跟赵国去天台抽烟。

夜空中班满满的星星,轻轻闪烁狩。两人倚着栏杆沉默地抽烟,倒也默契,时不时互视—眼,又淡笑着转冋头去,继续袖烟,一言不发。到底还是赵国没忍住,猛地笑出声来,感叹似的,“长这么大,我还没去过北浔呢。”

林陆骁一只手插在兜里,一只手夹着烟,目视前方,勾唇笑笑.“有机会的。"

话语里满是深意。

那时赵国倒没想多,总觉得以后确实存有机会,只是后来他没想到,那个机会来得如此之快。三个月之后,不光他,包括支队的其他兄弟都收到一红红的请柬。

红请柬上写着苍劲有力的字体——新郎:林陆骁&新娘:南初。

赵国收到请柬随随便便丢到一旁,结国就被他媳妇儿放晴给看见了,她看着那行字琢磨许久又发现这名字耳熟,一拍脑门儿“这不就是上次给我妹介绍那个?”

赵国懒得再提这事,随随便便糊弄了几句。

方晴揪着不放,“这是要结婚了?跟哪家姑娘啊?不行,我得告诉我妹,昨天我妹还跟我念叨来着。”

赵闻真觉得方晴那妹妹是个麻烦精.见过一面的事念念叨叨都快半年了,“你可别,人都要结婚了,你们跟着瞎掺和什么?”

“你去不去?”

赵国不解,“去哪儿?”

“婚礼啊,人不都邀请你了?"

赵国挥手,“不知道呢.看到时候有没有假,没假就不去了。”

方晴一听,急了,

“哪能不去?跟你领导请假呗,好兄弟结婚,你好歹去凑个份子钱呀.…""

赵H国顿觉不对,道:“不是,人家结婚.你在这儿煽风点什么火呀?”

方晴一眨艰:“带我去呗?”

“不行。”赵国下意识拒绝,“你跟着去干吗,你跟他又不熟。”

放晴看了一眼,“我就是=是去看看,这个穷小子,到底怎么就看不起我妹妹了,我就去看看,他娶的哪家姑娘!”

赵国撇嘴,低声道:“人可不是什么穷小子。”

方晴听了一耳朵,没怎么太听淸,“什么?!

赵国也不愿意再多说了,直接囫囵一句:“到时候你自己看吧。"

(2)

南初大婚,惊动了半个娱乐圈,圈中好友纷纷送上祝福,大家热很默契的是,非常严实地保护了男方的信息。

公布恋情那天,南初也说过:“他职业特殊,我不希望因为我,打扰他的工作和生活,包括他的家人,也谢谢各位的关心!

"

尽管大家似乎都知道曾经跟这个小影后传维闻的男人是准,可也都十分默契地不在网络上转发林陆骁的资料,粉丝们默默把南初圈起来.不让任何人打扰她的婚姻生活,也不让任何人打扰林陆骁,就算偶尔看到有人在转林陆骁的照片,底下也立马会有符粉丝善意提醒。

“不要再转我们‘大嫂’的照片了,觉得帅就自己默默舔屏,南初说不希望他的照片和任何资料在网上流传,他不是艺人。谢谢!”

也有人不理解,觉得卿南初太作,艺人的生活本来就是被人们拿来茶余饭后谈论的。

结果微博瞬间被粉围攻。

南初是艺人,但她老公不是,保护隐私你懂吗?”

“南初姐已经退出娱乐圈了,她也不是艺人,请不要拿她炒作,谢谢。”

虽说网络世界的言论还需清理,但能达到目前这个状态,南初已经相当满意,她不指望所有人都能理解她,喜欢她,但只要一个人是永远站在她身边的。

那就是她的铠甲.是她的千军万马。

(3)

婚礼的一天,最后一个单身夜,林陆骁被大刘几个拉去灌酒。

南初去析场接南月如,刚把地送进酒店,安顿好.走出洒店大堂时,接到大刘的电话,“嫂子啊!”

一贯的开场白,南初钻进车里,倒也习惯了,她说:“怎么了?”

“骁爷让你过來。”

南初边插钥匙,边问:“怎么了?”

早上才从家里出去,才这么一会儿就想她了?南初心里是这么想.总觉得林陆骁的行事作风倒也不像这样的。

大刘冲着电话喊了一嗓子:”过来玩会儿,骁爷说……”

大刘明明星喝多了,脑子混,说话含糊不清,大概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刻在说些什么,南初眯着眼,“他说什么?”

大刘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他说……”

南初不自觉停了手里的动作,心蓦地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他说出不想结婚这种话来。

结果电话直接被夺走。

南初听着电话里的电流窸窣声,对面已经换了一进低沉的声开。

“接到妈了?”

声音比乎时更低,大约是喝了不少洒,带着—丝低沉的性冷感。

南初怔了一下,才说:“接到了,大刘他……”

“别理他,发疯呢。”

背景音乐忽轻忽重,隐隐能听见他低沉的声音,几分钟后,话简里彻

底安静下来,林陆骁换了个地方,点了根烟,靠着栏杆吞云吐雾,对着话筒说:“妈晚上住哪儿?”

南初索性开了天窗,放倒车座,人仰在椅子上,脚搭在方向盘上,“刚送进洒店。”

“怎么不住家里?”

南初摇摇头,“客房被西顾和严黛占了,我妈怎么可能跟她俩挤-一间房?"

西顾和严黛是伴娘,提早—天就住进南初家里,明早还得起来化妆,穿衣服,一大堆事,加上最近西股跟韩北尧闹別扭,已经在南初家里霸占了好长—阵的客房.弄得他俩也没办法……林陆晓真是分分钟想把人丢出去,但是没办法,南初三令五中对她的朋友要客气,闼为她没什么朋友。

南初朋友少,留在她身边的每一位她都很珍惜。

“你晚上住哪儿?”南初问。

林陆晓沿着栏杆的边沿磕了磕烟灰,淡笑说:“今晚怙计没法睡了。”

"为什么?”

“喝完这顿,还得去沈牧家。”

‘去干吗?"

他低头笑,“他俩说,明天我就正式税单了,今晚得陪他俩打一晚上的小霸王。”

小霸王是那时候的街机,沈牧家里有一个,林陆晓艰大刘几个就天天蹲在他家打这游戏,都是小时候爱干的事,长大就少了,也没什么机会。

结了婚就不一样了,有了媳妇儿,有了孩子。再想要这么玩儿几乎不可能了,于是今晚的行程都被大刘安安排得慢慢的,也算是帮他这兄弟践行。

男人间的那股子情谊,女人是不懂的。

南初只担心林陆骁明天会不会大累,问:明天吃得消吗?”

结果这么简单的一问话,在某人耳朵里里就听成了有色的,坏笑着在电话那头问:“你是担心明天晚上吗?”

“新婚之夜五分钟的话,我真的会笑你—辈子。”

林陆骁笑:“明天你别哭。’

(4)

婚礼当天。

南初起了个大早,还不等她说话,西顾跟严黛已经吵上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丝毫没有她插话的空间。“这个头饰好看,配南初。”

“不要!太老气了,这个好,这个清纯。”

“这双鞋子,配这双鞋子,比较亮。”

“不要,结婚就应该穿红色的!"

这头闹着,那边也不轻松,婚礼办得比较低调,媒体记者统统被挡在门外.林淸远早前派人清了场。除了南初这,来参加婚礼的基本都是从小看着林陆骁长大的前辈,在他们这帮小辈里,林陆骁算是结推结得早的。

就比如大刘跟沈牧.两个单身铁汉。

林陆晓这娇礼一打头,几个长辈也就顺手捞着大刘跟沈牧还柯孙明杨—块儿说道了:“这林陆骁都结婚了,你们几个也紧着点。”

被催得急了,大刘忍不住回嘴:也得遇上个像嫂子这样漂亮的啊。”

“你惦记我媳妇?”林陆骁冷不丁一眼,把大刘瞧慌神了,忙摇头,“哥,我哪敢?”

虽这么说着,白天几个小辈的接亲闹闹,几个长辈都没参加。全是大刘几个跟西顾带着玩了一天,南初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间里。

林陆骁趁着哥儿个被西顾缠着打牌,直接溜进南初的房间。

被眼尖的大刘雎瞧个正着,“骁爷也太沉不住气了。”

孙明杨道:”你家里要放着这么个漂亮的新娘,你能沉得住气?”

大刘觉得有道理,点点头,倒也确实。

南初今天确实美,就连刚进门的林陆骁都觉得有点惊艳,按理说,这张脸瞧了那么多遍,看了那么多遍,至少放在今天该有点免疫了。

可刚才进门的瞬间,他脑子还是轰的一声,被击中了——真漂亮。

这可是他媳妇几,舍不得给人瞧一眼。

不过林陆骁到底还是林陆骁,就算被惊艳到了,也始终只是嘴角噙着笑,抱着双臂靠在门边。

南初就觉得这丫有点太不会来事了,她说:“你就不知道夸一句?”

林陆骁抱臂倚着门,笑得欠扁,道:“这么明显的棋还要我说?”

”你说一下会死吗?”

林陆骁于是就低头笑,不说话。

不光是林陆骁,就连南初也被门扣的男人给帅到了。

对于林陆骁来说,他的衣服儿乎是淸一色的军装、休闲服、黑色冲锋衣,羽线服。南初见过他工作时的各种模样,也见过他私底下的模样。

他比较偏好穿休闲,像这种正经的服装、别说西装,就连衬衫都没见他穿过几次。

今天这个西装队长真是有点把她帅到了。

果然,男人还是穿西装最带感,白衬衫十分贴合他的身材,就连胸肌都被勾勒出一点弧度,一条精致的皮带勒出了腰身,底下进一双修长的长腿,脚上是定制棕色尖头皮鞋。

再加上胸前的领带,禁欲感十足,每一分都勾勒得十分完美。

这对南初来说,就姓赤裸裸的诱惑。

—直以来,她的认知就很清楚,这男人,确实很勾人。

推荐: 他从火光中走来番外
《他从火光中走来》小说番外:心动、宠妻、婚礼

《他从火光中走来》是一部军旅言情小说,由耳东兔子所著,讲述了消防员·林陆骁VS国民妖精·南初烈焰火光中的赤诚之爱。“不需要你成为多少人的英雄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