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Extra

发布时间:09-25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非天夜翔写的校园小说,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使你流泪,你便知道这时光,这生活给了你什么,你为了成长,付出了什么——几米校园文,草根攻中二受,小清新流水账,小说于2013年完结,之后作者又写了番外,这是第一篇:Extra。

“我跟你说,我哥那个人啊,我真是受不了他了……”

遥远按了免提,面无表情地打电话,边吃零食边跟林曦抱怨谭睿康。

“哎。”林曦说:“缘分的事,很难说的,以后还会碰上更好的女生,让他别难过,振作起来吧,弟你也别幸灾乐祸啦,赶紧的,你也该结婚了,带着那大猴子过吧,让他给和你媳妇做饭吃,逗你小孩玩,给你儿子当马骑……”

谭睿康泪流满面,趴在地毯上,遥远一脚踩在他背上,打电话把他离婚的事到处去说,年前风风光光一场婚礼,半年时间就离婚,遥远还生怕大家消息闭塞,挨个打电话通知,开着免提给谭睿康听,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

“我跟你说啊,我哥那个人,你知道他为什么离婚吗……”

游泽洋那边也在吃零食,边吃边说:“你哥那人我一看他就是等着离婚的,你看他老婆像什么样子嘛!鸡婆去你家住几天她还黑着个脸,给谁看啊!她是不知道你家谁当家吧!连你妹她都敢给脸色看!她弟还在我这里工作好吧!有没有半点自觉……”

遥远这才想起这事,说:“你把她弟炒了吧。”

游泽洋:“赵遥远,你不厚道啊!你说塞进来就塞进来,说炒就炒啊……”

遥远:“哦那你把她弟留着吧。”

游泽洋:“猴哥都和他姐一刀两断了啊!我留着个职高的添堵吗?”

遥远:“那你把她弟炒了吧……”

游泽洋:“我今天跟你没完!”

两人不停地重复这个对话循环,顾小婷在那边尖叫:“别说了!还说!汤快炖干了!”

那边一阵兵荒马乱,游泽洋跑了,谭睿康触电般地起身,被提醒了,冲进厨房里关自己家炖汤的火。

顾小婷带着哭腔接管了电话,开口就是:“哥——”

“嗯。”遥远面无表情地嚼零食:“马骝离婚了你知道吗?”

顾小婷说:“知道啊,我不是跟你说这个,我完啦——”

“我喝了十年的三鹿啊!”顾小婷大叫道:“现在查出有三聚氰胺!怎么办!我会死吗?!”

遥远:“……”

“小远,吃饭了。”谭睿康说。

遥远道:“不跟你说了啊,你顺便帮我告诉师思一声,你们班的由你负责通知这事了。”

谭睿康:“……”

顾小婷:“好啊,我晚上去QQ群里说吧。挂了啊,拜拜。”

遥远去吃饭,谭睿康两只手放在餐桌下,脑袋有点歪,静静看着遥远。

“小远,这事你给哥留点面子,别到处说了行不。”谭睿康快哭了。

遥远:“你求婚那会怎么就不想着留面子呢?”

吃过饭,两人在沙发上看电视,谭睿康呆呆地坐着像个大猴子,遥远倚在他怀里,搂着只猫,心不在焉地想以后的事。

谭睿康不是同性恋,遥远自己心里很清楚的,他可能已经意识到有一点喜欢自己了,但肯定不会有多少性冲动,事实上遥远也不想和他做什么,他总感觉和谭睿康做那种事有点心里障碍,毕竟有血缘关系……而且他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和男人……脱光了抱在一起过。

遥远想着这事就硬了,他不自然地屈起脚,把抱枕挡在胯间。

谭睿康注意到他的动作,瞥了一眼,说:“小远。”

遥远:“?”

谭睿康:“鸡鸡给你打电话了?”

遥远:“嗯,他想给我介绍男朋友。”

谭睿康:“!!!”

遥远抬头看了谭睿康一眼,觉得他的表情很好笑,说:“但是我拒绝了呵呵呵。”

谭睿康又不说话了,电视上在放几年前的贺岁片呖咕呖咕新年财,遥远看过好几次了,谭睿康第一次看,好笑的地方两人还是一起大笑。

谭睿康不是同性恋……遥远又回到了这个问题上,但谭睿康很爱他,是亲情是爱情已经无所谓了,能一心一意就行,事实上遥远觉得就算什么都不做,每天抱着睡觉也是好的。赵国刚偶尔回来的话谭睿康就在小房间里睡,装作两兄弟一起住,赵国刚也不会想到那上面去。

能这么过一辈子也没关系……老家就有这种,亲兄弟有人讨过老婆,鳏夫带着弟弟,两个老头子住在一个家里的情况,上次遥远回老家时还见到这样的。

遥远偶尔会亲亲他,谭睿康也会吻他,开始有一点勉强,后来就逐渐自然了。但那种热吻还是很少,彼此都不太习惯像电视上的情侣般搂着亲来亲去,吮来吮去,连遥远自己都觉得接受不了,腻腻歪歪的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性呢?有冲动的时候顶多自己打打手枪,射完就没什么太强烈的性\欲望了。

就是不知道谭睿康平时是怎么解决这个的,遥远想问问他,但想必他也不会说,保守得要死,关于性的问题从来不谈。

他们还是像以前那样过日子,平平常常,晚上抱着睡觉。

有时候遥远先睡,半夜谭睿康在房间里坐着上网,上一会过来抱着他睡觉。

他上网的时间似乎比以前多了,遥远有点好奇,想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数天后谭睿康去公司时,遥远去查他的网页历史记录,发现里面有不少同志网站。

遥远:“……”

遥远点开其中一个,看到里面关于同志的心路历程,是说爱上室友的。又点了几个网页,看到男生和男生抱着接吻,做\爱的图片。

这些图片他以前在齐辉宇家看过,开始的时候很震撼很冲击,大学的时候也看了不少,现在看已经没太大感觉了,他又开谭睿康的QQ,一大堆消息弹出来安慰他离婚的事,遥远挨个回了谢谢,说现在和我弟一起住,又看他的班级群。

发现多了个群,里面都是些小孩子在老公老婆地叫,名字前面带着1和0的前缀,同志交友群——他明白了。

遥远这才发现,谭睿康在了解同志们是怎么想的,怎么爱的,他为了和遥远一起,正努力地在掰弯自己。

真是造孽,遥远心想这算什么事啊!

谭睿康开门,遥远马上把显示器关了,躺到床上去。

谭睿康进来,吓了一跳,以为他抑郁症发作,说:“小远?”

遥远:“嗯。”

谭睿康道:“没事吧,你在想什么?”

遥远:“想你。”

谭睿康松了口气,笑了笑,过来亲了亲遥远的唇,脱西装挂好,出去喂猫,看今天的财经新闻。

遥远看了一会,决定帮他一把。

还是算了。

算了,还是帮他一把吧。

还是算了……

遥远在这两种念头中纠结个没完,自己都觉得自己太罪恶了,这样还不如让他去过正常人日子,但问题就在于谭睿康也过不了正常日子,离开了他就不行。

所以谭睿康应该还是喜欢他的,只是这种感情和亲情混在一起太久了分不出来,他本来在这方面就有点迟钝,长这么大除了遥远这种半暧昧不暧昧的亲情,剩下就只有和林曦谈的那一次恋爱。

在和黎菁结婚前,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样的感情才算爱情,和林曦也不算谈恋爱——林曦太独立了,没有勾起他的太多保护欲,而全心全意依赖他的黎菁一出现,又正好是遥远自己和谭睿康的感情空窗期,于是就天雷勾地火般地填补了谭睿康的内心空白,符合了他对爱人的大部分要求:依赖他,崇拜他,听他的话,给他一个家,就像婚礼上说的那样。

估计连谭睿康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遥远渐渐能猜到那时候他是怎么想的,自己去治疗的半个月里,谭睿康肯定也有点失落。回来那天如果不说治好了,说不定谭睿康也会一切照旧。

但那样好么?两人一定会很尴尬很不自然,既负疚又生硬,况且以后迟早也会面临结婚的事,不如早点让他去想明白的好。

遥远看了许多帖子,发现有许多同志感情的挑明都是从性上面开始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说不定能粉碎掉谭睿康的心理障碍。

遥远自己向来不知廉耻为何物,这些年里他乱伦乱伦地念得自己已经麻木了,但是现在谭睿康的心情他完全能理解,就像自己在那间小木屋里察觉到喜欢上谭睿康的那种恐惧。

谭睿康与他相比,责任还更大,因为他是兄长。

“小远。”谭睿康在外面说。

“嗯。”遥远答道。

谭睿康叫了那声又没动静了,遥远也习惯了,他发现最近谭睿康不再用“弟,你什么什么”这样的句式来喊他,说不定也是因为过不去自己心理这关。

遥远关上电脑出去,谭睿康闭着眼躺在沙发上听新闻,说:“想几点吃饭,饿了吗。”

遥远道:“七点吧,不是很饿。”

遥远凑过去亲他,事实上遥远很多时候不是太有亲他的冲动,只有某些特定时刻,说话说得开心了觉得他可爱,才想凑过去和他亲嘴,平时则只要有他在身边就觉得很安心很满足了,他们不像热恋的情侣,对彼此没有好奇与激情,有的只是习惯与自然。

但遥远想保持住谭睿康的同性恋BUFF,为了保持,便总要时不时地去和他亲热一下,谭睿康似乎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也会来吻遥远的嘴,比起以前,两人反而搞得更别扭。

“唔。”谭睿康受不了湿吻,说:“好了好了。”

谭睿康睁着眼看遥远,说:“脏,别吃口水。”

遥远咂了咂嘴,拿了张纸给他擦擦嘴角,说:“你和女人接吻怎么就不嫌脏。”

谭睿康迷茫地看着他,想了一会,说:“她不像你这么亲,就是这样……”

谭睿康吻了吻遥远的唇,这个动作就很自然。

遥远:“……”

遥远自己没有洁癖,不会在意谭睿康亲过别人的问题,也不太想主动追问,但他还是十分好奇谭睿康是怎么想性和爱情这件事的。

谭睿康需要解决生理问题么?遥远想起他见过谭睿康遗精的,但他大部分时间都比自己起得早,内裤什么的都自己洗了,而且谭睿康也会晨勃。

这一年他们没在一起睡觉了,大学的时候睡一起,早上睁眼有时候会各睡一边,遥远把被子扯走抱着,谭睿康张着嘴睡得流口水,□顶起个睡裤帐篷。

有时候是遥远抱着谭睿康,两人紧紧搂着。

偶尔出现抱着的时候,遥远会感觉到谭睿康晨勃继而心脏砰砰跳,他不敢乱碰,只能自己心里想想,谭睿康似乎天生就不会宣泄性的欲望,将憋着冲动和等遗精视为理所当然。把这种精力都花在工作与忙碌上。这生活无疑比许多每天打手枪的宅男健康多了,但生活里也少了很多不可取代的乐趣。

那么就从这里开始下手,试试能不能顺利掰弯。

遥远准备下手了。

王子病的春天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

作品介绍:《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校园类小说,作者是非天夜翔。没有人能一辈子当个孩子,遥远终究得学习长大。离开即将再婚的父亲身边独立生活,遥远的身旁只剩下睿康一人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