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Extra3

发布时间:09-25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非天夜翔写的校园小说,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使你流泪,你便知道这时光,这生活给了你什么,你为了成长,付出了什么——几米校园文,草根攻中二受,小清新流水账,小说于2013年完结,之后作者又写了番外,这是第3篇:Extra3。

谭睿康上班的地方是个机械设计室,一大堆机床乱糟糟的,他负责帮一名机械设计师计算耗材和倒石膏模,还有两个同事教他。

新来的人都被当牛当马使唤,谭睿康一毕业就开始创业,没怎么受过领导压迫,从来就是他压迫别人,终于也领略到了一次弱肉强食的滋味。同行的还有个四十五岁的大叔,有老婆孩子,出来干点体力活,另外一个同事和设计师关系很好,算是老板徒弟,便对谭睿康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老看他不顺眼。

谭睿康第一天上班就换了身连体工作服,遥远过来送饭的时候哇了一声,看得不住流口水。

谭睿康道:“快快,吃饭了吃饭了,只给我半小时时间。”

遥远带着温热的盒饭出来,两人坐在明媚的阳光里,几个小孩在远处草地上放风筝,遥远道:“想我了么?”

谭睿康悲惨地说:“累死了,差点连想你都没时间想了!”

遥远乐了,打开保鲜盒,给谭睿康戳奶茶吸管,谭睿康戴顶帽子,蓝色连体工作服上全是石膏粉与机油,脸上脏兮兮的,戴一副帆布手套,有种民工的魅力,坐下后十分不舒服,解开脖颈纽扣,吁了口气,说:“这衣服不透风。”

遥远朝他领子扣里瞥了眼,看见他□的古铜色肌肤,说:“里面没穿?”

谭睿康:“上班都要换工作服,老板说的。”

遥远瞥他两腿间,说:“里面的呢?全脱了啊。”

谭睿康乐道:“内裤穿着的,你想做什么?想做什么时间也不够,快吃快吃,还有二十五分钟了。”

遥远:“上班都干嘛?让你操作机床吗?”

谭睿康边咀嚼饭边说:“那倒没有,让我搬石膏粉,铸石膏模,拆轴承上油,再搬回去。”

遥远有点心疼,说:“要么别做了吧。”

谭睿康:“这工作好得很呢,叫我边做边学,说过了试用期给我开五千二,你知道嘛,跟我一起那个黄叔才三千二,哥都不敢说。”

遥远:“我怕你待会手指头掉车床里了。”

谭睿康笑道:“不会,这不是都在的么。”

遥远很怕谭睿康下厂房,以前新闻看多了,总是觉得生产线危险,设计师工作室里也乱,待会断个手指,脸上被划几道不是闹着玩的。

但谭睿康穿这身工人服的模样很有魅力,虽然还是瘦瘦高高,但有种粗犷民工的质感,外加他的皮肤有点黑,脸上脏脏的更吸引人。

谭睿康几口把饭吃完,喝了几口奶茶,草地上的小孩跑出视野,谭睿康回头看了看,朝遥远说:“唔。”

遥远侧头看他,说:“什么?”

谭睿康的唇堵了上来,把奶茶缓缓渡进他的嘴里,遥远的心砰砰跳,一点奶茶从嘴角蔓了出来,唇分时他舔了舔嘴唇,两人静静对视。

远处传来声响,放风筝的小孩又跑过来了,两人忙各自转头,遥远既幸福又甜蜜地掏零食,谭睿康脸上带着笑,低头整理饭盒。

“晚上可能要加班。”谭睿康说:“别等我了。”

遥远剥开一枚棒棒糖喂到他嘴里,说:“正好我也有点事,要去手机市场转转。”

谭睿康说:“别去卖手机,到时候挨客户骂。”

遥远:“哎我知道的,就是看看手机价格。”

时间到了,谭睿康叼着棒棒糖回工作室里上班,还从小门一旁探出脑袋看了他一眼,脸上发红,笑了笑。

遥远挥了挥手,心情大好,装好饭盒去逛街。

经济萧条,贸易,金融行业都受到了一定影响,但起码有几个行业是不会太衰落的,一是电子产品内需:东南亚地区厂家少了一部分,但本地市场仍然消化得完——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买手机。

其次则是饮食业,经济再萧条大家也得吃饭。

再次则是婴儿用品和学生用品,经济再萧条也要读书,遥远和赵国刚商量过一次,想在金融海啸时期赚点小钱,一不能投入太多成本与周转资金,二不能请固定员工。

遥远开始是打算做个挂靠在出版社里的杂志社或者小印刷厂,专门做教材辅导书的资料,塞点回扣给那些级组长,把书卖去给初高中生,这样来钱快但是要押不少钱进去。

其次则是看看开淘宝店能赚钱不,只是要卖什么货还难说得很,所以先去手机市场看看。

“这个手机好卖吗?”遥远问:“我看用的人不是很多……网上评价也不行。”

“这个不错。”柜台后面的男生是个年轻人,说:“你买iphone不如等新款的,据说要出新的了。”

遥远想了想,说:“现在用iphone的人多不?”

年轻人道:“多,不过逐渐少人买了,你要的话可以留个电话号码,在我们这里预订,有新货可以通知你。”

遥远点了点头,又去其他柜台问,拿出自己的手机,比较价格,对方说:“你这个是水货吗?”

遥远想起一件事,说:“水货你们这里卖多少?”

那人说了个数,比行货便宜,遥远又问:“进货价多少?”

对方不说了,遥远说:“我有水货你要吗?”

对方摆手,遥远便不吭声了。

他挨个柜台问了一声,然后问到一个男生,那人道:“你要买手机吗?”

遥远吓了一跳,笑道:“是啊,你刚来的?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男生说:“我叫周爽,你用iphone的还买什么新手机,这个很好了,我自己也想要个呢。”

遥远见他像个刚毕业的,便问道:“你在本省念的书吗?”

遥远挨个聊天买手机全说广东话,想看看有多少本地的,能不能碰上三中校友,周爽读的另外一个中学,念深大的本地学生,刚毕业一年,在帮他姐的店卖手机。两人聊了聊各自母校,有了这层关系就好说话多了,遥远开始打听他薪水,吓了一跳,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哎,没有生意。”遥远说:“成天闲在家里。”

周爽说:“你都开公司了啊,我还在给人打工。”

“开公司没用不是。”遥远道:“我哥都去找工作了,我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废柴,也想找个活儿干才行……”

周爽说:“你做什么生意的?”

遥远道:“LED,现在不行了,厂家供不上货,员工都闲着呢。”

两人聊得热火朝天,周爽文文弱弱一男孩,刚出社会,从来没和老板打过交道,觉得遥远很能聊,也很喜欢和他聊天,还倒水给他喝,下午手机城没什么生意,遥远就坐着高脚转椅,摇来摇去和他闲聊。

遥远钱没了,气质还在,随便起个话题就和他打得火热,五点多下班,店铺纷纷关门,遥远道:“一起吃饭吧,我哥今天加班。”

周爽说:“行,我女朋友今天上晚自习。”

两人又去吃饭,遥远掏腰包请客,周爽还和他抢单,遥远抢了半天抢不过他,只好让他请客,心里觉得很好玩,问:“你们进水货吗?”

周爽买了单,两人喝港式奶茶,说:“进啊,怎么不进,不过现在iphone的水货不好卖了,都在等新款。”

遥远心想有戏!又问:“一部进货价多少钱?”

周爽想了想,遥远道:“你给我个实价,卖一台我给你加一百。”

周爽道:“你有货?!”

遥远说:“现在没有,但以后说不定会有,我公司现在没生意,就抽点钱出来,想做点小额代购,顺便带几个手机,要么你别看店,给你姐说声,出来和我一起做代购吧。”

周爽忙道不不不,给了遥远个价,遥远又问他一个月能卖出多少部,以iphone为参照,心想手机市场利润还是挺不错的。

遥远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赊账,到时候我有就来卖给你,可以吗?”

这无异于给周爽送钱,只要别的店家从遥远这里进货他就有钱赚,马上就答应了。

两人说好过几天由遥远过来请他吃饭,才各自回家去。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遥远累得不行,给谭睿康发了条短信,他还在工作室里,不知道几点才能回来,让遥远先睡,遥远便洗澡睡觉。

也不知道几点,谭睿康回来了,遥远听到谭睿康洗澡,关灯,就是没力气起来,直到谭睿康钻进被窝,抱着他睡觉,遥远发现他连睡衣睡裤都没穿,全身上下就穿条内裤,抱着的时候舒服得要死。

谭睿康又不住亲他,问了几句什么,遥远嗯嗯地答了,又听到谭睿康在笑,便顺手给了他一巴掌让他不要吵着自己睡觉。

翌日睡醒的时候谭睿康又去上班了,被窝里还留着他的大猴子气味。

遥远真的有点忍不住了,春天有点发情,外加又和谭睿康有进展,他实在很想每天二十四小时抱着他和他腻在一起。

这几天每天他们只能见面半小时,晚上谭睿康很晚才回来,遥远白天就上网计划开淘宝店,他打算租个淘宝商城的位,专做香港代购,对比其他代购店的价格并估计销量,这种店是最不会赔的,开始可以从小本生意做起,出出进进地带东西。

反正张震的老婆在海关做,被扣了东西让她去打个电话就行,就是跑来跑去的辛苦,而且一次带的东西不多,得找点人帮带,然而人一多就变犯罪团伙了,遥远可不想当走私犯被抓进去,得严格控制好才行……现在关税还是很宽松的,就怕以后会变严,自由行刚开了第五年,能赚就多少赚点,尽量打擦边球。

数天后早上睡醒,遥远发现谭睿康在身边没有去上班,当场就亢奋了。

谭睿康还睡得跟个猪一样张着嘴在打呼噜,遥远看了眼闹钟,九点了,心里天人斗争一会,想要不要叫醒他,凑过去亲了一会,谭睿康迷迷糊糊地醒了,伸长嘴唇“么”地配音,来亲他回应。

遥远:“……”

谭睿康:“……”

遥远:“哎,你要迟到了。”

谭睿康揉了揉眼睛,呆呆地说:“今天轮休,几点了?”

遥远听到放假,二话不说,转身骑到谭睿康身上,趴着压他。

谭睿康被弄得醒了,笑了笑,说:“想那个么?”

作者有话要说:遥远没吭声,抱着他蹭,两人都四天没射过了,胯间硬得抵着,那天谭睿康回来后遥远就也不穿睡衣,就穿条子弹三角裤,谭睿康第一次抱到他发现几乎全身赤裸的时候还紧张了一下,然而遥远皮肤嫩,彼此摩挲的时候很舒服,谭睿康就习惯了。

这么抱着蹭,遥远蹭没几下就硬得流水,内裤前湿了一小滩,谭睿康反手抱着他,把他压在自己身下,低头亲他。

“要那个么?”谭睿康注视遥远的双眼,小声道:“想做了?”

遥远嗯了声,脸上有点红,谭睿康说:“今天我帮你吧。”

“你……”遥远道:“握着那个,不会觉得起鸡皮疙瘩吗?”

谭睿康笑道:“和摸我自己的差不多,能有什么区别。”

遥远咽了下口水,说:“把内裤脱了吧。”

谭睿康看了他一会,遥远抬脚来勾,谭睿康有点脸红,还不太习惯两人赤裸相对,卷着被子,伸手把自己内裤扯下来点。遥远马上顺势用脚把他的内裤踩到底,脚指头夹着帮他脱了。

他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但被谭睿康抱着感觉非常舒服,丝毫没有以前想象的半点肉麻与不自在感。或许是被子的摩擦中和了两个男人赤裸抱着的不适感,又或许是彼此的体温勾起了他的情欲,谭睿康说:“你也脱了,脱。”

遥远红着脸,谭睿康的手指头又伸进被子里,扯着他的内裤边勾了勾,遥远便脱了。

如此一来,两人全裸地抱在被子里,谭睿康主动贴上来的时候遥远感觉到陌生的冲动,他们的肉棒彼此抵着,摩擦时遥远瞬间就从内心涌起一股渴望已久的情欲。

谭睿康的那玩意很大,肉棒肌肉不住摩擦,整个人压在他身上,遥远一手抱着他的腰,另一手环着他的脖颈,两人就这么缠着在对方身上蹭。遥远忽然觉得谭睿康真的挺瘦的,但又不是很瘦,他自己也有点说不清楚,仿佛脱光了以后的谭睿康是另一种感觉。

推荐: 王子病的春天番外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Extra3

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非天夜翔写的校园小说,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使你流泪,你便知道这时光,这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