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Extra4

发布时间:09-25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非天夜翔写的校园小说,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使你流泪,你便知道这时光,这生活给了你什么,你为了成长,付出了什么——几米校园文,草根攻中二受,小清新流水账,小说于2013年完结,之后作者又写了番外,这是第4篇:Extra4。

“今天有没有安排?”赵国刚买了早饭上来。

遥远过去泡茶,拿盘子装肠粉和虾饺,说:“没有,要陪你打高尔夫球吗?”

赵国刚给遥远斟茶,问:“你想去打高尔夫球?”

遥远最烦赵国刚每次有什么目的又不说,明里是顺着他的意,其实则早有计划。遥远自己没什么主见,说:“你到底过来干嘛?”

赵国刚说:“打算去香港,买点东西。”

“正好。”遥远道:“一起去吧,我也想逛逛街。”

遥远拿了港澳通行证,把垃圾带下去扔了,和赵国刚去罗湖过关,今天赵国刚没有开车出来,挎着个包,说走走当锻炼,两父子去坐地铁,一路过关去香港。

遥远打开一个文件夹,说:“先去上水购物广场看看,再去铜锣湾和尖沙咀。”

“你要买这些?”赵国刚的粤语讲得不太标准,还带着点普通话腔。

遥远则是在深圳出生,深圳长大的,一口粤语十分流利。

“赚钱。”遥远过完关,和自己老爸交谈自动切换为粤语觉得很奇怪,说:“我哥上班去了,不能坐吃山空,打算开个代购网店,调查一下价格。”

上面是他搜集的网上好卖的奶粉,化妆品,护肤品,婴儿药品等等。

赵国刚沉思不语,遥远有点小得意了,心想你股票被套着,公司又没生意,这次肯定玩不过我了吧,便落井下石问:“你的中石油呢?”

赵国刚笑笑,不说话,摇了摇头。

列车在上水广场停了下来,到处都是拖着旅行箱,过来这边采购的内地客,他们拖着空箱子过来,装满要买的东西回去,奶粉一人提好几罐,一罐就能赚五六十到上百元。

赵国刚说:“代购市场能赚多少钱。”

遥远随口道:“一个人的话,一个月能赚几千吧,不过我不打算自己做,请点员工……”

赵国刚不以为然道:“利润太低。”

遥远:“利润低?”

赵国刚没有回答。

遥远拿着一叠单子,抓狂地道:“这还叫利润低?!你告诉我这种时候要赚什么才利润高啊!你倒是说啊!”

赵国刚不和他争论,笑着去看奶粉,两人推着购物车走过货架,遥远道:“承认吧,老头子,这不是你们的时代了。你以为还遍地是黄金呢。”

赵国刚想了想,说:“你们远康租过的那个写字楼,不是还没租出去么?”

“那又怎么样。”遥远不满道。

赵国刚说:“爸打算再过段时间,去把十五,十六,十七三层楼都租下来,开个健身中心。”

遥远:“……”

赵国刚:“不懂?”

遥远:“你装修加健身器材,再便宜至少也得花个两百万吧,还要请健身教练,能赚到多少钱。你昏了吗?”

赵国刚耐心解释道:“都是装修好的,有地毯,有墙纸,窗户,稍微清理一下就能用,健身用品是大头,所以现在爸爸就在考虑,要不要把最后这点股票清仓。”

遥远道:“开健身中心能赚钱?”

赵国刚说:“健身中心本身不赚钱,不过你忘了一件事,宝宝,健身中心可以帮助你吸钱,这是很不错的。让客户来办卡,一年几千的会员卡,一百个人就是几十万,一千位客户就是几百万了,想想,几百万的会员费,几天就到你手里……”

遥远嘴角抽搐,赵国刚又道:“会员卡本身只是一个集资的手段,只要你会合理避营业税,拿到这部分资金后,足够做很多事。爸想让你舒阿姨去托人办个下岗证,税率就有优惠,百分之十几的营业税优惠到百分之三……”

遥远:“……”

“那你怎么拉这么多客户呢?”遥远道:“一千个客户,难道你要拿着传单去大街上发吗?”

赵国刚想了想,说:“不少银行和券商,俱乐部,他们都会送客户这种健身会员卡,联系支行经理,给点好处,让他们送礼物的时候送咱们的会员卡,年卡太贵可以做季卡或者月卡,一两千名客户都是小意思。还有,政府部门发东西的时候也可以用这个……”

遥远傻眼了。

“但是来个一千名客户,三层楼也装不下啊。”遥远说。

赵国刚:“你不会让健身教练和他们单独约时间吗?”

遥远脑海中一片空白。

赵国刚看了眼遥远手里的单子,说:“你阿姨也要买这种护肤乳液,去专柜看看……现在大家最缺的就是钱,几百万可以拿来做投资公司,做什么都不错。健身中心,高档的美容中心为什么开这么多?实际上都是一种集资手段,老板们都同时做着其他产业,譬如说拿会员的钱去放高利贷……”

遥远终于明白到,什么经济萧条,金融海啸,在赵国刚的眼里就根本不是个事,他只是懒,不想出来干活而已。真要缺钱了,在写字楼下面设个前台,电梯里挂几个牌子,贴点有机玻璃宣传海报,三层楼接手再装修一下,就可以拿着一叠会员卡去骗钱了。

“那你……”遥远道:“卖会员卡的下家找好了吗?”

赵国刚道:“要找几个合作伙伴还不容易?私下吃个饭,能送钱的送钱,嫌钱少的拉他们入股。就看你有没有兴趣做这个了。”

遥远被赵国刚这么一说,唯一的念头就是把这堆代购商品全扔进垃圾桶里。每次跟赵国刚比起来,自己就像个卖空瓶子赚钱的。

遥远:“我……要多少钱?”

赵国刚又说:“也要两三百万,爸爸最近只是在考虑,还没开始搞预算,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也可以给我打电话。”

遥远彻底无语,他之前算了一下自己的这个淘宝代购方案,初期一个月赚个两三万就很不错了,还前怕刁钻客户后怕海关抓走私的。

每次他有什么想法朝着赵国刚炫耀的时候,都会被打击得体无完肤。

他真是讨厌死赵国刚了,一点也不想和他玩了。

赵国刚买了不少东西——舒妍的护肤品,小儿子喝的羊奶粉,包括他自己吃的保健药。

遥远郁闷归郁闷,最后还是把该记的价格记上,顺便买了点补药给谭睿康吃。

赵国刚说:“这种补药带壮阳作用的,你买给谁吃?”

遥远:“我……给我哥吃,它主要也不是壮阳的么,只是让人精力充沛而已。”

赵国刚道:“这是给结了婚,三十来岁的人吃的,你们都没结婚,不用吃这些。”

遥远道:“哦对,张震和林子波也让我帮他们带点。”说着又朝购物车里扔了两盒。

赵国刚没有怀疑,反而想起一件事,说:“宝宝,以前那个邵伯伯,你还记得不?”

遥远:“记得啊,辽宁人,在宝安卖防盗门的老乡。”

赵国刚说:“他的外甥女,挺不错一姑娘,他想安排你们见见。”

相亲!

相亲来了,终于来了。遥远就等着这个。

遥远道:“漂亮吗?”

赵国刚:“……”

上次赵国刚说“漂亮”遥远说不要,说“不漂亮但有气质”遥远又说“那更不要了”,这下赵国刚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赵国刚索性问道。

遥远道:“见见嘛,又不会少块肉,你就别去了。待会又多了个看上你的小姑娘,回家害你被老婆抓脸……”

谭睿康,赵遥远,赵国刚的关系已经形成一个死循环,谭睿康处于谈恋爱食物链最底层,基本喜欢上他的女孩子见了遥远都会跟着遥远跑,而赵国刚魅力指数又完胜遥远。

赵国刚过关就给朋友打了个电话,遥远又道最近很忙,起码一周后再说吧。

“可以,随你。”赵国刚说:“存个手机,你有空给思琪打电话。”

父子出了关口,各回各的家,遥远早就有这个念头了,这次要借机彻底报这血海深仇才行,当然不可能做骗婚的事,陪那女孩吃顿饭,朝赵国刚说不合适,再回家安排好圈套,刺激一顿谭睿康,看刺激不死他。

遥远详细地计划出一系列完善的陷阱,就等着谭睿康朝里跳了。他把进口的全英文补药拿回来给谭睿康吃,反正吃了有力气去干活,只是把早晚各一颗改成早上出门前只吃一颗。

谭睿康也没怀疑,给他他就吃了,结果早上起床的时候老吭哧吭哧地抱着遥远蹭,面红耳赤,总想揉他亲他。

晚春,天气渐热,暖洋洋的令人心里总有一股欲望想彻底宣泄出来,遥远总是不管怎么亲怎么蹭都觉得不够,偏偏谭睿康刚去上班又每天累得很。

【今天要通宵加班测机器,自己吃饭吧,明天就能休假三天了,爱你。】

遥远回了条短信:【哦。】

谭睿康那边马上就回了个:【生气了?没生气吧,在做什么?晚饭吃了吗?】

遥远扔在那里去洗澡,洗完出来十几个未接电话,家里座机狂响。

“没有!”遥远说:“我去洗澡了!”

谭睿康笑道:“明天就放假了,回家陪你三天。”

遥远道:“嗯,等你。”

谭睿康道:“这次一定不会加班了。”

遥远:“好,爱你。”

谭睿康挂了电话,遥远随便吃了点晚饭,把落地窗和厨房的窗户都开着,清新的春风吹进家里,穿堂而过,这是深圳最舒服的季节,不冷又不热,空气里带着茂盛的青草气息。

遥远躺在沙发上想了想,找出前几天在屈臣氏买的东西端详,心里十分紧张。

一小盒KY润滑油,一盒安全套。

他的心通通地跳,又去查网上的同志图片,似乎都是这么做的,直接做……会不会很痛?

遥远想试试,却又觉得一个人脱光了在家里试这个太猥琐了。

他把东西收进床头柜里,在床上翻来翻去,睡不着,直到半夜一点,精神亢奋得要死。

两只猫在阳台上叫春,叫得遥远心里蠢蠢欲动。

反正在家也睡不着,去找谭睿康好了……遥远换了衣服,锁上门下楼去。

半夜路上静悄悄的,整个城市都睡了,只有路灯彻夜亮着,遥远下的士付钱,提防着半夜打劫的,深圳治安很好,谭睿康所在这一块又是保税区,基本不会太乱。

路上嗡——嗡——几声,飙车的轰鸣一瞬间过去。

遥远对着里面张望,操场外的大铁门上挂了锁,他绕了个圈,从侧旁试了试,爬栏杆翻进去。

两层车间小楼里传来不大的机器声响,在静夜里十分清晰。

一楼的房外亮着温暖的黄光,草丛里的虫子啾啾啾地叫,夏天快来了。

那间房的窗户开着,遥远看见谭睿康了。

谭睿康面朝窗户,伏在桌前,左手肌肤□,右手戴着帆布手套,没戴帽子,衣服脏得发黑,专心致志地在组装什么零件。

“喂——”遥远突然出现在窗边。

“啊——!”里面一阵混乱,谭睿康吓得朝后翻倒下去。

遥远哈哈大笑,谭睿康手忙脚乱起来,说:“怎么跑这里来了!”

遥远道:“睡不着,想你了,来看看你,就你一个人值班?”

谭睿康道:“快进来。”

遥远踩着窗台进去,谭睿康抱着他,让他下地,脑袋探出去窗外看了看,确认没人,拉好窗帘,跟地下党接头似的。

这个房间很小,只有一张书桌,一张椅子,一张矮钢丝床,床上还扔着脏兮兮的被子,是给值班工人休息的。

“你在做什么?”遥远看了看,连坐也没地方坐。

谭睿康说:“测数据,每小时一次,得盯着呢。”

遥远看到旁边的一台检测仪,这玩意他知道是什么,专门检测机床震动移位用的,要人手控制电压。

谭睿康伸手来抱,遥远便把屁股靠在书桌边沿,伸手揽着他脖子,两人搂着亲了亲。

推荐: 王子病的春天番外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Extra4

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非天夜翔写的校园小说,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使你流泪,你便知道这时光,这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