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Extra5

发布时间:09-25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非天夜翔写的校园小说,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使你流泪,你便知道这时光,这生活给了你什么,你为了成长,付出了什么——几米校园文,草根攻中二受,小清新流水账,小说于2013年完结,之后作者又写了番外,这是第5篇:Extra5。

那天一直下着雨,天黑压压的,这是即将进入夏季的天气,空气里充满水汽,下午四点和夜晚差不多,遥远的心情却非常非常好。

他甚至想把今天作为纪念日,作为他人生的某个转折点……虽然很雷人,但自己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他们在被窝里抱了一会,谭睿康说:“饿不饿,晚上想吃什么?”

遥远说:“随便,做什么好吃的吗。”

谭睿康说:“我去买,你再睡会儿。”说着起身穿上长裤,遥远本想叫个外卖吃算了,但看谭睿康这么兴奋,像是要做好吃的犒劳媳妇的大猴子,便随着他去。出门前两人又腻歪了一会,谭睿康走了,遥远才踉踉跄跄地去洗手间洗澡。

他的屁眼火辣辣的疼,被谭睿康干得很不舒服,但他又忍不住回味有快感的短短一瞬间,遥远洗了个澡,总觉得还有什么残留在里面,趴在沙发上痛并快乐着。

下次还做吗?遥远想到刚进来的时候痛得半死,不太敢做,但又很想做,似乎只有这种行为能直接宣泄出他的爱情,炽热,激烈而大胆。

当天晚上吃过饭谭睿康就搂着遥远看电视,让他枕着自己的手臂按遥控器,说:“小远。”

“嗯。”遥远说。

“我爱你。”谭睿康道。

“嗯,我也爱你。”遥远看着电视说。

“晚上还做吗?”谭睿康道。

遥远感觉到谭睿康又有点硬了,说:“不了吧,抱着睡觉……我还没缓过来。”

“待会帮你弄吧。”谭睿康说:“你想进来不?”

遥远道:“不……不了。”

谭睿康摸了摸他的头,说:“乖。”

遥远笑了起来,他对插谭睿康不是很有兴趣,但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做完这次之后忽然变得自然了许多,就像老夫老妻一样,在一起生活。

晚上睡觉时谭睿康帮遥远口/交了次,安静的夜里遥远舒服地喘息,几乎不用手碰,直接就射了出来,完事后窗外雨声仍是淅淅沥沥,空气中充满水汽,柔软的被子里,两人彼此搂着睡觉。

翌日早上醒时谭睿康似乎又有点冲动,想插遥远后面,遥远还是有点不舒服,不让他进来,用手给他解决了问题。

连着两次释放欲望,谭睿康便安分许多了,在家里休假,就像新婚小两口一般,穿着睡衣看看电视,上上网,晚上又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

家里的猫怀孕三个月,生了三只小猫仔,第一胎不好养,只活下两只,小猪的老婆好像还不喜欢这些小猫,谭睿康只得戴个手套,每天拿着针管给小猫喂奶。

遥远打算过几天去给母猫做绝育,免得年年春天发情,越生越多,两只小猫不到一个月就会跑来跑去挠东西了,客厅热闹了不少。

数天后的晚上,赵国刚打电话来了。

“喵——”冰箱后面传来猫叫。

遥远接了电话,叫道:“哥!黄咪又掉到冰箱后面去了!”

谭睿康去阳台拿羽毛球拍。

赵国刚:“宝宝,你打算什么时候约思琪出来见面?”

遥远改变主意了,欺负谭睿康的计划已经丢到九霄云外去,做完那一次后,他忽然就觉得很多事情都不重要了,和谭睿康在一起生活相依为命多好。

“不去了。”遥远说。

他懒得把这个计划付诸实践,没什么好处,而且太麻烦了。

赵国刚道:“怎么能不去?爸爸已经给邵伯伯家联系好了。”

遥远道:“没空,再说吧。”

赵国刚:“你一天到晚都呆在家里会没空?下周一就去见见她,你约时间地点,她刚好大四回家实习。”

遥远心想本来都想放过谭睿康了,这还真是上赶着把事朝他家里送,去就去吧。

“那就周一吧,去景轩吃自助。”遥远说。

赵国刚道:“你自己给她打电话。”

遥远百无聊赖地挂了电话,找出手机,翻到“魏思琪”,看了谭睿康一眼。

谭睿康正趴在冰箱旁,一手拿羽毛球拍一手拿晾衣叉去冰箱缝里小心地夹,要把钻进冰箱后面,卡在缝里的小猫弄出来,一番高难度操作后,终于把小猫轻轻地夹出来了,拎着喵喵叫的小猫晃了晃,看了遥远一眼,问:“姑丈打的电话?说什么?”

遥远马上道:“没什么。”

谭睿康道:“公司的事?”

遥远揉了揉鼻子,说:“嗯……让我去见一个客户。”

谭睿康说:“约在哪儿?我去陪吃饭吧。”

遥远忙道:“不不,我去就行,你不用去,我爸只让我去,没叫你去。”

谭睿康点了点头,把小猫放回窝里,塞给它爸爸小猪,说:“黑咪又跑哪去了?”说着眉毛动了动,看了遥远一眼。

遥远心里窃喜,起疑了吗?好像有点起疑了——

谭睿康说:“什么时候?”

遥远道:“周一,你去上班,这事你别管。”

谭睿康:“我周一轮休,送你去吧。”

遥远忙道:“不用,说了不用,你晚饭自己吃吧。”

谭睿康微微蹙眉,遥远道:“反正你别管了。”

谭睿康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洗手间又传来叫声,另一只小猫在洗衣机后被卡住了,他只好又提着晾衣叉去拨。

遥远心里狂笑,心想:这下彻底起疑了吧!

“弟,你的广告什么时候去张贴?”谭睿康说。

“不下雨就去吧。”遥远说:“明天再看看好了。”

说等放晴,这雨却总也下不完,一下就是好几天,牛毛小雨在天空中飘来飘去,乌云黑沉沉的,早上到下午跟黑夜一般,路上五颜六色的伞就像灰色城市里绽放的花朵。

遥远和谭睿康带着一大叠告示,到深大去张贴,内容是:

招聘购物兼职。

要求:有本地户口。

上班时间:每月四天,时间可自主调配,每天3——5小时。

报酬500,薪水当天结算,无需缴纳任何押金。

下面留了远康公司的面试地址,要求工作日先来面试。一个月上四天兼职班,每月两千元,这是非常丰厚的报酬了,又有正式的公司标志,地址也是正规写字楼,不会出现骗人的情况。

当天贴完告示就有十几个电话打过来,遥远找了名赵国刚公司的经理让他接电话,安排学生周一过来面试。

谭睿康换下工作服,穿上西服,摇身一变又恢复了那人模狗样的老板气势,坐在桌前风度翩翩地给大学生面试。

“什么专业的?”谭睿康说:“即兴表演一下。”

学生们好奇地看他,并估计他的身家,遥远来了,登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遥远身上。

面试了一下午,最后遥远拿着一叠表。

“你留下来吧。”遥远道:“你,还有你……”

遥远面试完一轮,筛选出十五个人,让他们在会议室等,准备开会。

“欢迎你们来远康做兼职。”遥远朝他们介绍了自己,又介绍谭睿康,谭睿康始终安静地坐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

“各位都是本地人。”遥远说:“我看了信息表,户口在市内五个区,今天回去以后就去找家里拿户口本,办港澳通行证,有港澳通行证的话就更好了,六月份直接过来,有人会联系你们过来上班。”

谭睿康道:“办通行证的过程有什么疑问,可以给我们打电话,证件由你们自己保管,也不用缴押金。”

遥远道:“就先这样吧。”

大学生们散了,公司到了下班时间,谭睿康关上门出来,说:“晚上吃什么?”

“我要去见……客户。”遥远说:“你回去吃吧。”

谭睿康想起来了,遥远又探头喊道:“爸!”

赵国刚在办公室里应声,出来道:“现在去?思琪……”

遥远忙使眼色。

赵国刚:“?”

遥远道:“约了六点半,现在去吧。”

三人进了电梯,谭睿康脸色很奇怪,像是想问什么,但赵国刚没有主动说,他也不好开口。赵国刚又道:“头发也不梳梳,就这么去?形象不好。”

谭睿康道:“姑丈也一起去?”

赵国刚说:“我不去,我开车送小远,晚上回华侨城吃饭,你们什么时候搬过来住?”

遥远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整理头发,说:“再说吧……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毕竟内涵才最重要么。”

谭睿康不知道遥远要见谁,但提醒道:“第一次见面,给对方留个好印象。”

遥远道:“是啊,所以你这猴子第一面给我的印象分明显很低。”

三人都笑了起来,走出电梯进地下车库,谭睿康莞尔道:“回去换身衣服?你本来就长得很好看,打理一下不错的。”

赵国刚道:“不用了,回去麻烦,别让人家女孩子久等。”

谭睿康上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就笑不出来了。

遥远马上岔开了话题,说:“哥,晚上要帮你带宵夜吗?”

“带吧。”谭睿康说。

赵国刚去开车,遥远钻进车里系安全带,看到谭睿康坐在车里发呆,没有动。

遥远心里都快笑疯了,忽然又想到一个念头,万一待会谭睿康精神恍惚,开车出去撞上了可不好。

不过现在是下班高峰期,应该不会,外面的路堵得半死,也开不快,没事的。

遥远一边想刺激他,又怕刺激过头了把他刺激得精神恍惚,操纵机床的时候被切掉个手指头怎么办?心里十分纠结,想来想去,打算先观察看看情况,不行的话就收手。

自助餐厅里,那个叫魏思琪的女孩早就来了,长得非常漂亮,抿着嘴角在发短信,遥远问了桌号,径自过去,笑道:“嗨,Wisky。”

魏思琪笑了起来,说:“你怎么知道我叫这个?”

“猜的。”遥远开门见山道:“我觉得咱俩不合适,没拍拖的缘分,刚进来看到你我就这么想的,不过我想请你吃顿饭,你介意吗?”

魏思琪:“……”

魏思琪哭笑不得,又像松了口气,说:“我也觉得咱俩不合适。”

遥远点了瓶红酒,说了两句就知道这女孩好相处,笑道:“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魏思琪本来还有点紧张的,这次放松了些,说:“随便就行,我不减肥,但是不吃生的,别拿生鱼片,你要吃自己吃就好。”

遥远知道赵国刚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肯定是门当户对,不会像黎菁那种唧唧歪歪的,应该很好相处,至少可以交个朋友,便过去帮她拿了食物,倒了点红酒,彼此碰杯。

“我爸说你和大学男朋友分了。”遥远问道:“所以你舅舅让你出来相亲,是吗?”

魏思琪说:“还不是我妈……我妈……”

遥远:“你妈……”

两人短暂地尴尬了一会,遥远道:“这一切都是你妈……强迫的。”

魏思琪笑得快死了,点头道:“对对,你这人真有意思。”

遥远说:“我爸也是逼着我来,没办法。分手多久了?”

魏思琪说:“没分呢,都是我妈乱说。”

遥远主动接过盘子,给她切牛排,问:“还拖着吗?你妈为什么不喜欢他?”

魏思琪忍不住开始诉苦,她的大学男友是学长,又穷又矮,但是人很老实,对她也很好,她家里就是看不上,硬要她嫁个高帅富。

“我也不高。”遥远笑道:“我才一七五。”

魏思琪说:“他还没你高呢,哎,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

遥远道:“坚持吧,长期调\教,养成,慢慢改变他。”

推荐: 王子病的春天番外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Extra5

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非天夜翔写的校园小说,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使你流泪,你便知道这时光,这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