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小远,生日快乐

发布时间:09-25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非天夜翔写的校园小说,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使你流泪,你便知道这时光,这生活给了你什么,你为了成长,付出了什么——几米校园文,草根攻中二受,小清新流水账,小说于2013年完结,之后作者又写了番外,这是第7篇:小远,生日快乐。

“今天是宝贝小远的生日,远康电视台特约记者谭睿康在这里为您现场直播……”

“让我们来看看今天有什么呢?”谭睿康拿着个录像机,在附近转来转去,像只兴奋的大马猴,自己乐个不停,遥远一脸麻木地站在家门口,维持钥匙插门孔的动作。

手提录像机里景象晃来晃去,固定在遥远的脸上,谭睿康说:“小远今年好像不太期待过生日?”

遥远:“到底可以开门了没有!站得我脚麻了!”

谭睿康忙不迭道:“好好,来,开门。”

“当当当当——!”谭睿康用录像机对着遥远的脸,遥远忍俊不禁,把镜头推开点,推门进去,发现华侨城的这个复式重新装修了一次,装修得很漂亮。

中午十二点,阳光从落地窗外洒进来,暖洋洋地透过窗纱投在柚木地板上,抬头时哇的一声,发现天花板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氢气球,每个气球的绳子下还系着一张心型的小卡片,登时心里洋溢着说不出的幸福。

阳光灿烂的家里,玻璃茶几上摆着一个生日蛋糕,上面插好蜡烛,遥远先是脱下西服外套挂好,跑上跑下,在家里转了一圈,在大床上弹来弹去,谭睿康道:“寿星仔!下楼吹蜡烛,吃蛋糕了!”

遥远换上睡衣下来,谭睿康穿着衬衣西裤,煞有介事地在点蜡烛,说:“来许愿,吹蜡烛。”

这就是今年的生日礼物吗?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不过遥远已经很满意了,他吹了蜡烛,谭睿康又从茶几下拿出两个钹,哐哐哐地敲,说:“生日快乐——!”

遥远笑得倒在沙发上,马上抄起录像机对着谭睿康拍,谭睿康英俊的脸上现出一抹红晕,说:“来,切蛋糕。”

遥远越看越好笑,切开蛋糕,谭睿康正拿着录像机朝他拍,还配上解说词:“看小远的表情好像对今年的生日礼物不太满意,嗯让我们猜猜他在想什么呢……”

遥远:“……”

去年的生日遥远还惦记着那个没有收到的纸箱子,但谭睿康死活不再拿出来了,一直说过了就过了。

今年的……尚可将就吧。

遥远切下一块蛋糕,谭睿康还在那里逗乐,说:“切开了切开了,马上要切开了……”

遥远心里恶作剧念头一起,冷不防抬手,把一大块蛋糕砸在谭睿康脸上。

谭睿康:“……”

遥远看着谭睿康那满脸奶油的模样,倏然爆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

谭睿康放下录像机,悲愤道:“你太浪费了——!”

遥远正笑得乐不可支,不料又被谭睿康把蛋糕糊了一脸,两人就像小孩一般开始疯狂大战,把好好的一个蛋糕摔来摔去,暴殄天物,谭睿康边糊他边道:“这个蛋糕要三百块钱!”

遥远揪着谭睿康衬衣领子,拼命把奶油朝他衣服里塞,两人在沙发上滚成一团,闹着闹着遥远被谭睿康按住,灼热的唇吻了上来。

缠绵的长吻里带着香甜的奶油味,遥远紧紧搂着谭睿康,谭睿康嚼了几下蛋糕,专注地低头,把蛋糕喂回来,喂进遥远嘴里。

“唔——”遥远心里情欲荡漾,那一刻两人都像要融化了一般,疯狂地接吻,吸吮,遥远伸出手指解谭睿康的白衬衣,解了两颗扣子后不住打滑,谭睿康便反手扯着后领直接脱了下来。

不到片刻,两人都脱得浑身赤裸,在沙发上纠缠,谭睿康说:“小远,我要吃了你。”

遥远啊的一声,脸上晕红,谭睿康把奶油抹在他白皙的肌肤上,撩拨般地朝下舔,舔到他腿根耸立的阳物,遥远颤抖着喘息,片刻后拉着谭睿康健壮的手臂,让他起身,说:“我来。”

他按着谭睿康坐在沙发上,分开他的腿,谭睿康肤色偏深,阳物笔挺,龟头饱满,遥远把奶油涂满他的肉茎,抹得他的阴毛上也沾了不少,开始舔舐,吸吮,舒服得谭睿康呻吟出声。

“要射了……等等。”谭睿康低头摸了摸遥远的脸,又把茶几上的录像机转过来,对着给他口交的遥远。

遥远:“……”

谭睿康舔了舔嘴唇,说:“来。”

他把奶油抹在自己的胸膛,腹肌上,古铜色的身躯涂满白色奶油,看得遥远情欲大动,爬上去仔细地亲他的唇,舔他的乳头,谭睿康反复咽口水,喉结微动,脖颈以下直至锁骨处泛起潮红,胯间肉棒轻轻抽动,硬得如铁一般。

谭睿康抱着遥远,抵着他的鼻梁,小声说:“坐上来。”

遥远眯起眼,一手扶着他的肉棒,分开两腿,背对录像机镜头缓缓坐上去,喘着气说:“太……太重口了。”

“痛么?”谭睿康看着遥远的双眼,示意他起来点,抱着他的腰,伸手又去抹了点奶油,涂在自己的龟头上,遥远感觉到谭睿康的阴茎一点点地顶开自己身体,继而顺利滑了进去,登时感觉到一股被填满的充实感。

“把它关了……唔。”遥远正要关录像机,却被谭睿康顶了几下,不由自主地发着抖,谭睿康把他的手抓回来,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紧紧抱着他的腰,说:“你来,主动点。”

遥远缓了片刻,刚进来的痛感过去,抱着谭睿康的脖颈,低头吻他,谭睿康短发上全是奶油,帅气的脸上也带着甜味,他忍不住去舔谭睿康耳朵上的奶油,说:“你来吧。”

谭睿康小声说:“你喜欢怎么做?你来。”

遥远不太喜欢那种反复冲撞的感觉,后穴的感觉会麻,他更喜欢慢慢感受做爱时的充实感,便以膝盖支持自己的重量,直腰,起身,令插在自己身体里的肉棒接近整根抽出,再深深坐下去。

“啊!”遥远眼里带着泪水。

“这样很舒服?”谭睿康有点迷离地看着遥远。

遥远轻轻点头,咽了下口水,说:“这样进来会顶到……顶到前列腺。”

谭睿康明白了,抱着他的腰,让遥远动了一会,继而说:“从背后来,下来。”

遥远侧躺在沙发上,谭睿康躺在他的身后,扶着肉棒以背入式捅进来,遥远舒服得神志模糊,不住浪叫,谭睿康插了几下,又把茶几上的录像机转了个方向,预览屏朝向遥远,加大了抽插幅度。

谭睿康的肉棒很长,每次抽出来再整根捅进去时都能顶到遥远的前列腺,顶了几下遥远就硬了,然而前面还有录像机拍着,遥远满脸通红,说:“别拍了,太……”

“没事。”谭睿康说:“你看……”

谭睿康抬脚,把录像机调了个角度,拨下去点,镜头正对着他们身体的连接处,遥远目不转睛地看着,谭睿康说:“小远,你真性感……”

谭睿康边说边后退,把肉棒整根抽出,遥远看到预览屏上谭睿康操他的景象,那粗长的肉根抽离时发出一声轻响,肛门还未完全闭合,龟头却抵在上面,缓缓摩挲数下,再次把穴口顶开,整根捅了进来。

“啊——啊!”遥远被顶得难受地大叫,谭睿康却在他耳旁说:“老公的技术不错吧?”

遥远道:“很……很爽。”

谭睿康宠溺地吻他的耳朵,说:“叫老公,叫。”

“老……老公。”遥远道:“唔——”

他的唇再次被谭睿康吻住,那根大肉棒在他的身体里反复顶撞,录像机一直对着两人的胯下拍插穴的画面,羞耻的情欲在遥远内心不断堆积,谭睿康开始几下浅,一下深插地顶撞,顶得遥远的肉棒流出不少水来。

“不不……不能这样,啊!”遥远被谭睿康抬起一腿,谭睿康的手绕过自己大腿下面,握着他的肉棒来回套弄,同时更从后面反复插他,遥远看着自己被插的同时又被套玩的景象,心理与身体的双重感受一下堆积到顶点。

“要射了啊!不行了!”遥远爽得快哭了。

谭睿康在他耳边粗重喘息,松开手,遥远抑制不住的高潮了,阳具没有被摸也射了点出来,精液一股股地朝外淌,那快感简直是他和谭睿康做爱以来最强烈的。

“射了?”谭睿康亲昵地吻遥远的脖颈,舔他脖子上的奶油。

“只射了一点。”遥远道:“还……还有感觉。”

谭睿康道:“换个姿势吧。”

他让遥远背靠沙发,面朝自己,示意他两腿分开,朝他发红的后庭上涂满奶油,两手撑着沙发,调整录像机,对着自己的臀部,刚好能拍到他抽插的场景,从正面俯身上来,试着让肉棒抵弄,抵中地方,捅了进来。

“啊!啊!”遥远忍不住抱着谭睿康健壮的臀部,把他朝自己身上按,两人边接吻边疯狂做爱,谭睿康整根抽出又深深插入,速度快得像打桩,淫靡的啪啪声响起,遥远爽得头皮发麻,看着录像机屏幕上那根大肉棒反复插自己的后穴,屏住气息,继而在高潮中狂喘。

“我爱你,小远。”

“呜——”

谭睿康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遥远,顶得他快窒息的时候深深吻了上来,胯下同时猛插了几下,堵着他的唇,认真的,幸福地吻他,两人都深陷在高潮时的情欲里。

分开时遥远躺在沙发上微微喘息,谭睿康用纸巾擦干净自己的阳具,笑着看他,说:“起来。”

遥远全身都油腻腻的,被谭睿康拉起来,险些在木地板上打滑,穿上拖鞋去洗澡。

谭睿康从身后抱着他,给他打肥皂,他们互相摸对方的身体,摸着摸着又硬了,谭睿康便把遥远顶在瓷砖上,从背后进来。遥远无意识地贴着冰冷的瓷砖,舒服得大叫,他们把浴缸放满热水,谭睿康搂着他的腰,把他泡在温暖的热水里抽插。

当天做了两次出来,遥远只觉得快散架了,谭睿康还笑嘻嘻地去收拾沙发,猴子耳朵动了动,说:“小远,又长大一岁了,哥爱死你了。”

遥远裹着毯子,蜷在落地窗旁,说:“今年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个么?”

谭睿康想起来了,忙道:“糟了,还有一件的,跑哪去了。”

还有?遥远兴奋起来,穿上拖鞋过去,看到谭睿康在蛋糕的残骸里找了一会,说:“是什么?”

谭睿康哭笑不得道:“给忘了……有了,在这儿!”

谭睿康从蛋糕里翻出一个亮晶晶的卡,用玻璃纸包着,那是一张邀请卡。

遥远:“?”

他拿着卡,翻来覆去的看。

【赵遥远先生的生日party邀请卡,地点:马上你就知道。】

谭睿康把沙发擦干净,客厅收拾好,穿上毛衣过来,搂着遥远,说:“下午才出发,先休息会,睡个午觉。”

当天谭睿康安排好了假,把猫送到赵国刚家去寄养,回来搂着遥远,两人依偎在落地窗边晒了一下午太阳。

遥远枕在谭睿康的肩上,睡得迷迷糊糊时听见他接了个电话。

谭睿康:“货到了吗?好的,其他的按照短信上的地址,分别给我发过去。”

“走了吗?”遥远伸了个懒腰,问:“去什么地方?”

谭睿康伸长嘴,么了他一下,拍拍遥远,说:“哥都收拾好了,你到楼下等就行。”

遥远走下楼去,冬季阳光灿烂,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谭睿康换了身运动服,戴着副墨镜下来,俊朗非凡,周围的人都在看他。

遥远越看越爱他,觉得谭睿康这些年里越来越成熟了,就像自己老爸那样,快奔三的人更有种别样的魅力。

“你越来越帅。”遥远无奈道:“我越来越老了。”

谭睿康笑着刮他鼻子,说:“你这是儒雅。”说着凑上来亲了亲他,把几个大旅行包扔上车,说:“出发。”

那是一辆越野吉普车,遥远道:“哪来的?”

谭睿康道:“找朋友借的,咱们的车跟他换着开。”

推荐: 王子病的春天番外
王子病的春天小说番外:小远,生日快乐

王子病的春天是一部非天夜翔写的校园小说,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使你流泪,你便知道这时光,这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