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何以笙箫默之婚后生活番外:年年岁岁

发布时间:11-01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何以笙箫默》是作家顾漫创作的长篇小说,该小说讲述了何以琛和赵默笙因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出一生的情缘,并执着于等待和相爱的故事。何以笙箫默小说共有3个番外,这是3篇:何以笙箫默之婚后生活番外:年年岁岁。

事务所内的一对年轻情侣最近闹起了矛盾,颇有甩手掌柜嫌疑的袁律师简直比正事还上心,时刻关注着最新发展,三不五时就找上以琛直播。

以琛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八卦对象,但是向恒出差,以琛也就勉强凑合了。老袁兴致勃勃地转述了一番他听到的消息后,意犹未尽地问以琛:“你说小王会不会走?”

见以琛没答话,老袁立刻掰出师兄语重心长的架势,“以琛啊,小王怎么也在你手底下做了一年多,你要多关心属下。”

“唔。”以琛很敷衍地说,“我老婆不会希望我管女同事的私生活。”

以琛同学自从有了老婆后,就经常喜欢让老婆背黑锅。比如什么老婆管得严不让喝酒啊,老婆说了不能晚归啊等等……

总之,何律师结婚后,想找借口都不用过脑子了,直接“老婆”这两个字就可以拿出来用。嗯,说起来,这一招他结婚第三天就用得很熟了。

而且此招很无敌,男人们会立刻对他产生同情,产生类似——“长得帅有什么用,赚钱多有什么用,还不是被老婆管得死死的,我老婆就管不了我,这点我比他强”的想法,大大抵消了羡慕嫉妒恨的情绪。

而女士们则会立刻给他狂加印象分,爱家爱老婆的男人多可靠啊,可见他人品信得过,把案子交给何律师放心。

于是默笙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已经初步在A市的司法界有了悍妇妒妇的小小名声。

这招对老袁还有奇特的秒杀效果,果然以琛此言一出,孤寡老人老袁立刻被戳中了爆点,“娶了老婆了不起啊!”

老袁觉得内心很凄凉,唉,男人啊,娶了老婆就不一样了,加班什么的都在家了,应酬什么的都应付了,还学会迟到早退了……

迟到啊……

他也想过上搂着老婆睡觉导致迟到的日子啊!(此纯属不负责任的猜测)

但是他什么时候才能有老婆呢?

老袁忧郁了。

老袁乘兴而来,郁郁而归。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进来给以琛送文件的小王,老袁拍拍她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好好想想,等你到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得到一份感情多么不容易。”

小王来不及反应,老袁就出去了。她愣了一下,走向以琛。以琛接过文件,一边翻看一边询问:“小王,你是不是打算出国?”

以琛并没有相劝的意思,只是公事公办的询问。毕竟是他属下,是走是留他当然得有个数。然而女助理这些天已经被无数人劝过了,听到这种开头就以为何律师也要劝她,不由就十分冲动地说:“何律师,你也觉得我不应该出国吗?”

小王眼中浮起了一丝倔犟,“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我该留下来?我好不容易才申请到这所大学,不去上太可惜了,而且只有两年而已。何律师您当年不是等了您太太七年吗?为什么他两年都不能等。如果两年都等不了,证明他根本不是真爱我!”

以琛没想到她会提到自己和默笙,眼神微微一闪,没有再说话。他低下头把文件快速地翻完,签字,然后递给她。

“何律师,没事我先出去了。”

小王自觉失言,冲动完就后悔了,接了文件便想快点走掉。

“等等。”以琛叫住她。

小王转过身。

“我并没有阻止你的意思,追求梦想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是这跟证明真爱与否并没有关系。”‘

以琛看着她,淡淡地说:“如果要用时间证明爱,那要浪费多少时间。”

因为下班前以为当事人的意外来访,以琛回家的时候有点晚了。客厅里灯亮着,却没有人,以琛走进卧室,便看到默笙正湿着头发趴在床尾看书。

默笙的头发已经蛮长了,湿湿地披在肩膀上,把睡衣都打湿了。以琛皱眉,把包仍在一边,走过去俯下身,手撑在她两侧。“怎么不把头发吹干再看书?”

“你差不多要回来了呀。”默笙看书看得很投入,头也不抬地说。

以琛揉揉她的头发,无奈地去浴室拿吹风机,在床头插好,顺势坐下。

“过来。”

于是默笙捧着书掉了个身,趴到他身上,把湿乎乎的脑袋搁好,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看书。以琛一边享受,一边训她:“你几岁了!还跟小孩子似的。”

“哎,头发是你要我留的,当然要你负责啦。”默笙振振有词地说,“而且从法律角度来讲,这个长头发是我们结婚后才长出来的,所以算是夫妻共同财产,所以你有义务进行维护和保养。”

以琛好气又好笑,“你哪里来这么多歪理。”

默笙无辜状,“何律师言传身教呀。”

天生的才对,他可教不来这份胡搅蛮缠。以琛无奈地吹起他的“共同财产。”在吹风机低低的呜呜声中,默笙跟他讲手头的书。

“这本书蛮好看的,小红借我的。讲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婚姻失败被抛弃了,又出车祸死了,结果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了14岁,然后就重新开始一生,很精彩。”

说到这里,她总算舍得把目光从书上收回来,仰起头,眼睛亮亮地看着以琛,“以琛,如果你回到14岁,会怎么样?”

以琛不搭理她,拒绝回答这种毫无意义的假设性问题。

默笙不死心地追问:“你会提前去找我吗?”

“……那时候你才13岁,未成年,刚刚小学毕业。”

“也对。不过如果我回到14岁,一定要考上你的高中,然后嘛,”默笙笑眯眯地说,“提前把你搞定。”

以琛俊眉一扬,“何太太,很遗憾地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你早恋的。”

“哼,你还说过你大学不谈恋爱呢,结果还不是被我搞定了。”默笙晃着脚,得意洋洋地说:“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有些人日子过得太舒服,真是越来越嚣张了。以琛默不作声地将她的头发吹干,放下吹风机,然后突如其来地将仍在得意的某人抱起。

默笙“啊”了一声,书掉在地上,正要抗议,就被人占据了唇舌,醇冽的男性气息瞬间侵入了她所有的感官。

“默笙,你的头发把我的衣服弄湿了。”以琛将她抱坐在腿上,一边吻一边说:“帮我把湿衣服脱掉。”

“……你想干妈?”在亲吻的间隙中,默笙气弱地问。

以琛对自己老婆问出这种问题显然很无语,“你说呢?”

默笙讷讷地说:“早上才……而且我明天要出外景……”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以琛扬眉,“回来为你服务到现在,我连澡都没洗。”

呃?

“所以,帮我脱掉衣服,我去洗澡。”

以琛靠坐在床头,看默笙坐在自己腿上认真地解着自己的扣子,伸手按下了床头窗帘的遥控。

衬衫最后一粒扣子已经解开,可是以琛却一点起身去浴室的动静都没有。默笙抬头看他,就见他衣衫不整地靠在那,专注地凝视着她,眼中有幽深的火光?

“怎么办?”

他抓住她的手,声音低低的哑哑的。

“嗯?”默笙也不自觉地低了声音。

“我忽然想,‘言传身教’了。”

被压倒在床上狠狠地“身教”时候,默笙犹在懊恼,怎么又被骗了呢,不是早该知道的吗,如果何大律师肯让你在嘴上占到些便宜,那肯定要在其他地方加倍讨回来。

窗帘早已缓缓地自动合上,掩住了一室旖旎。

“教学”活动延续了很久才结束。

以琛不断的勤奋施教让默笙累极了,最后瘫软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低沉的男声在她耳边轻笑:“谁是手下败将?”

“我啊我啊,老公你最厉害了。”默笙从来都是很识时务的,谄媚得连平时很少叫的“老公”都出口了。以琛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她要是再嘴硬,就是自讨苦吃了。

“唔。是吗?”以琛炙热的手掌已经划到了危险地带,“你这么夸我,我很想再报效一次。”

“不要啊。”默笙真的求饶了,“明天我还要跑外景呢。”

“别闹啦。”她抓过他的手,与他五指相交,摇晃。

以琛“哼”了一声,算是放过她了。默笙奉承了两句后赶紧转移话题,过了一会又想起之前看的书,轻叹着说:“如果真有回到过去这种事,其实我最想回到十九岁。”

“嗯,然后呢?”以琛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情欲后的慵懒。

“然后就不走啦,想办法让所有人好好的。”默笙的语气忽有些黯然。

以琛知道她想起来自己的父亲,轻拍了她两下。事情毕竟过去好久了,默笙发了一会呆,渐渐释怀,不再去想。

以琛不欲她多想,故作怀疑地说:“你要怎么让我好好的?是书不要我盯着念了,还是八百米自己会过关了?还是每周三不要我去排队抢糖醋排骨了?”

他一副嫌弃又不堪回首的样子,默笙却被他惹得“噗”地一下笑了。那时候教三食堂的糖醋排骨可是大事,周三她课又多,因此每次默笙都要提前叮嘱:以琛,明天我下课晚的话,你要帮我去抢糖醋排骨啊,一定要去哦。

默笙蹭蹭他的腿说:“以琛,明天我们吃糖醋排骨吧。”

以琛:“……不想再来就别乱蹭。”

已经为吹头发牺牲过一次,不,两次,默笙当然不想再为糖醋排骨牺牲一次了,立刻就乖了。躺在被子里想了半天自己的用处,最后叹气说:“起码有我在,你不会得胃病了。”

“你?”以琛很不客气地质疑:“你能照顾我?”

默笙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实力,摇头:“大概不能吧。但是!你要照顾我啊。”她翻个身,撑着下巴眼睛亮闪闪地看着他说:“顺便你自己也照顾好了吗。”

大律师一瞬间也无语了,最后伸手掐了下某人的脸皮,看看有没有变厚。

默笙一边躲他的手,一边分析给他听:“你看,以前你在忙,我都去找你吃饭啊,为了我不饿,你就得一起吃。等到你工作的时候,我正好大四,没什么课了,肯定天天跑出来找你。一起吃饭你就不会饮食不规律了啊。嗯,不过学校到你事务所还蛮远的。我真辛苦。”

默笙被幻想中的自己感动了,每天跋山涉水就为监督以琛吃饭,实在是很伟大。

以琛思索了下说:“不远。”

“公交车要一个小时吧,还不远啊。”

“大四你不住校了。我租了个房子,在事务所附近,你到事务所很近。”

默笙呆了下,有点反应不过来。

以琛笃定地说:“那时候,你肯定和我住在一起了。”

“我才不会跟你一起住……我那时候才大四……”默笙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你禽兽啊”四个大字。

“你大四的课大部分在下午,住我那更方便。”

默笙怔住:“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课在下午?”

以琛说:“去看过。”

默笙怔怔地看着他,一瞬间心脏最柔软的部分被击中,心里酸痛得不可言喻。去看过,是去她的系吗?她眼前好像出现了那个清俊挺拔的青年,那是大学时代的何以琛,站在她系的布告栏前,看着她大四会有的课程。也许不止大四的,大三,大二……

那时候他在想什么呢?

会不会想,如果她在的话,他们要怎么安排时间?就像大一的时候他们拿着课表讨论那样。

眼睛刺痛起来,热热的湿湿的。

以琛暗暗叹口气。失言了,他并不打算让她难过的。他故意逗她说:“默笙,别高估我,我能撑到毕业就不错了。”

言语间充满暗示却又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到调戏,默笙的神经有点接触不良。表面上一本正经,私底下肆无忌惮,有个成语是怎么形容说来着?

“衣冠禽兽。”默笙小声地念,眼眶里却还噙着泪。

推荐: 何以笙箫默番外
何以笙箫默之婚后生活番外:年年岁岁

《何以笙箫默》是作家顾漫创作的长篇小说,该小说讲述了何以琛和赵默笙因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出一生的情缘,并执着于等待和相爱的故事。何以笙箫默小说共有3个番外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