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千秋 番外10

发布时间:11-14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屏风后面,一张床榻。

床榻上有个美人。

确切地说,美人双目紧闭,沉沉昏睡,旁边还坐着一人,正在看美人。

晏无师看了半天,将手放在对方的睫毛上轻轻拨动。

沈峤反射性颤动了一下眼皮,然后微微蹙眉。

他难得有这样睡得深沉的时候,寻常别说在他脸上动作了,哪怕周围稍微一点小动静,沈峤都会警醒。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他实在是太累了。

晏无师的嘴角带着一抹放松而惬意的微笑。

若现在有旁人在场,定会大吃一惊并且毛骨悚然,因为这抹微笑实在太过于柔和了,柔和得根本不该出现在他脸上一样。

不要说别人,只怕连晏无师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脸上出现的清浅笑意。

他的手指由睫毛上转移到眉心,又从对方眉心慢慢划下,直到鼻尖位置,然后作势轻轻捏住对方的鼻子。

还未等真正动作,他似乎改变了主意,径自往下,将沈峤的嘴巴用手捏扁,好好一幅漂亮的美人春睡图霎时多了几分滑稽,沈峤的上下唇被捏到一块儿,看上去像鸭子嘴似的。

沈峤自己则浑然未觉,许是对旁边的人毫无防备,依旧放任自己在睡梦中遨游。

晏宗主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幼稚,撇撇嘴松开手,低头在他唇上印下一吻,眼角余光瞥及对方脖颈肩膀下面星星点点的青紫,嘴角微微一弯,旋即将沈峤身上的被褥往上拉了拉,直至将脖子盖得密密实实。

外头响起敲门声。

晏无师起身下榻,过去开门。

他没脸红,门外伙计看见他披着外裳,鬓发不整的慵懒模样,倒是先红了脸。

“郎君安好,下面灶房里热了方才,掌柜的让小人上来问问您二位,看是否有何需要?”

他一边问,一边偷偷往里张望,几个时辰前他们在楼下听见噼里啪啦的声响,当时没敢上来询问,现在自然要瞧瞧是不是打坏了什么物事。

晏无师本想说不用,转念又改了主意:“都有什么吃的?”

伙计笑道:“有胡饼,烧鸡,炙鸭肉,秋葵等等,敝店在本地的厨艺算是数得上号的,只要您点了,一般没有吃不着的。”

晏无师:“那就要个牛乳薏仁粥,蒜泥炖豚蹄,蹄髈要炖烂一些,酱汁不必省,回头我自会给足赏钱,再做一条鲜鱼,不拘什么鱼,鲜美就行,不必做甚花样,直接清蒸,放些葱蒜即可,其余再看着做些素菜送上来。”

一个锦囊伴随着他的话丢入伙计怀里,沉甸甸的,伙计只觉那应该是碎银子。

对方眼也不眨说了一串,伙计暗自咋舌,心说这是位会吃的,看来果然是富贵堆里的贵人,今日做了这一单,就抵得上客栈三五日的生意了。

“有有,郎君要的,本店都有,小人这就去准备,您且稍候,小人先将热水送上来!”伙计殷勤道。

晏无师又让伙计去书坊给他买几卷闲书,有丰厚的赏钱在,伙计自然无事不从,很快都一一照办。

……

沈峤是被食物的香味激醒的,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同时也感觉到饥肠辘辘。

这种感觉已经太久没出现过,以至于他有些陌生茫然。

眨了眨眼,沈峤慢慢地在屋内巡视一周,从屏风后面桌案上摆着的菜肴,到桌案旁边坐着看书的人影,短短片刻,目光就从迷糊恢复到清醒。

隔着一道屏风,晏无师自然也察觉了他的动静。

“阿峤醒了?”

他放下书,起身从屏风那头绕过来,心里还有些遗憾自己方才慢了一步,没能看见对方刚醒过来时的模样。

但下一刻,沈峤直接将头蒙了起来,整个人钻进被窝里。

被子顿时高高鼓起一大团。

晏无师:“……”

他一看到被子的动静,就知道对方是直接在里头穿衣服。

晏无师肚子里快要笑抽了,面上却还若无其事,故作担忧道:“你没事罢?”

沈峤闷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传来:“没事……”

晏无师上前几步,手按在被子上:“阿峤,你是不是受伤了,出来让我看看?”

沈峤:“我没事……”

被子底下动得厉害,晏无师猜测他可能是在找裤子,笑吟吟道:“阿峤,我忘了跟你说。”

沈峤:“嗯?”

晏无师:“你那亵裤昨夜就弄脏了,我让伙计上街买新的去了,他还没回来。”

被子陡然翻开,冒出一张微红的脸:“你怎能让外人去买!”

晏无师:“那我亲自去买?”

沈峤扶额,有点语无伦次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他怎知我的尺寸……”

晏无师笑道:“自然是我告诉他的。”

沈峤没再继续问晏无师怎么知道的了。

想也知道,肯定是对方昨夜凭手感丈量出来的。

思及昨夜的荒唐狂乱,沈峤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直到方才,他蒙上被子,依旧能感觉到鼻息之间充斥着浓郁的味道。

他轻咳一声,尴尬又不能不开口:“晏宗主……”

晏无师打断他,皱眉不悦:“你我如此亲密,你还要叫我晏宗主?”

沈峤讷讷问:“那叫什么?”

晏无师:“晏郎啊,你昨夜不是叫了好多声吗,还是哭着叫的!”

沈峤满面通红:“别说了!”

晏无师叹了口气,在床边坐下:“你我二人有过肌肤之亲,若是男女,我就要你三媒六聘娶我过门了,可惜你不是……”

“且慢!”沈峤听着不对劲,“为何是我娶你过门?”

晏无师扬眉:“难道你要嫁?”

沈峤:“自然不是……”

晏无师:“本座喜欢你,不在乎颜面名节,你愿意娶,我自然没所谓,以免旁人对你堂堂玄都山掌教说三道四,指手画脚,我却无甚名声可言,为了你,什么委屈也不算委屈。”

这话听着狂妄,却居然还有一丝委屈的味道。

沈峤哭笑不得:“我不是这个意思。”

晏无师:“那你到底负不负责?”

沈峤:“……”

昨夜之事,说到底也是你情我愿,以沈峤实诚的性情,根本不可能做出一股脑把责任往对方身上推的事来,晏无师正是看中这一点,一步步诱人前进,再让沈峤自愿跳入早就挖好的坑里。

果不其然,沈峤拧着眉头纠结半天,艰难吐出两个字:“负责……”

晏无师微微一笑,倾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沈郎。”

沈峤打了个寒颤:“……”

晏无师柔声道:“沈郎,你还没穿亵裤呢,这样不冷吗?”

沈峤脸红,紧紧抱着被子不肯放。

这时伙计也将亵裤买回来了,在外头敲门,晏无师过去开门,将亵裤拿过来。

“沈郎,我帮你穿可好?”

沈峤忍无可忍:“你还是叫我阿峤罢!”

晏无师一脸无奈:“你又不肯唤我晏郎,还不让我自己满足一下吗?”

沈峤不肯再与他耍花腔,一把抢过裤子,继续在被子里套好,这才掀开被子下榻准备系上系带。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晏无师就忍不住哈哈大笑:“我的好阿峤,你把裤子穿反了!”

沈峤:“……”

他的脸已经红得像熟透的虾子了!

上一篇:千秋 番外9
下一篇:千秋 番外11
推荐: 千秋番外
千秋

屏风后面,一张床榻。床榻上有个美人。确切地说,美人双目紧闭,沉沉昏睡,旁边还坐着一人,正在看美人。晏无师看了半天,将手放在对方的睫毛上轻轻拨动。沈峤反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