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应该》番外之你可以对我明着骚

发布时间:02-10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方非池忍不住,低下头含住她红艳艳的唇,狠狠砸弄一番,又去吻她脸上未干的眼泪,路欣楠在他柔情蜜意的浅吻里瘫软,倒在他怀里委委屈屈的呜咽。

“怎么又哭了呢?”方非池声音低哑,按捺着巨大欲望的缓慢之意,“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喝醉耍酒疯……嗯?”

路欣楠张嘴咬住他下巴,狠狠一口咬出深深牙印来才松口,“说话算数!不然生儿子娶不着媳妇,生女儿嫁不出去!”

这毒誓真毒!方非池狠狠倒抽一口凉气,手下再不迟疑,慢而稳的提起她,拉着她的手引导她在梳妆台上俯身趴好,他掀起她宽大的孕妇裙,由后往前纵身而入。

“呃!”路欣楠被他撞的往前轻轻一晃。

方非池连忙扶住她,小心的护好。忍过那阵钻心的酥麻畅快,他轻轻的动起来。两人叠合着,前后轻晃,从镜子里看着对方情动的样子,一时屋子里充斥着低乱暧昧的喘息和暗暗合拍的水渍拍打声。

方非池每到这个时刻总是很坏,他撕开路欣楠胸前的扣子,放任她白软香嫩的软雪随着他顶入又后撤的动作跳动,他从镜子里一眼不眨的看着,伸手捏着,还要低头去含着她的耳垂,在她耳边把她芬芳身体带给他的每一个细腻触动,悉数说给她听。一开始还是情意绵绵,到后来他狂乱,身下顾忌着克制着强忍着不敢用力,嘴里的话却可以肆无忌惮的羞人,要多粗俗直白就有多粗俗直白。

路欣楠咬着唇死忍,可他那些粗鄙的形容词和色到极点的称呼,让她的身体先她的意志起了反应,一阵又一阵的附和着他,收紧、颤栗、喷发。

方非池坏笑,眼神炙热的像火,埋在她身体里的东西也像火,又硬又烫。路欣楠渐渐无力的软下去,被他轻轻带着站直,然后保持着合体的姿势坐下去,夫妻两个就坐在路欣楠平时梳妆的凳子上,对着明亮干净的雕花大梳妆镜,做着最羞人的动作。

“动啊…”方非池的舌尖热而刁钻的舔进她耳内,嘴里的热气仿佛直接呵在了她心上,引的她又是一阵颤。

她身体重,上下几回就没力,迷蒙着眼从镜子里看向他,虚弱的摇头。方非池笑,在她胸上作乱的手往下移,当着镜子里她的面,捏住她娇嫩前端的小红豆,轻拢慢捻,“这是什么……恩?”

路欣楠当然没脸回答他。

方非池从镜子里死死盯着自己的指尖,另一只手还去掐她的下巴,逼她也看。路欣楠呜咽着别开脸,他就狠狠的掐下去。

在这方面,路欣楠哪里能敌得过身经百战的方二少,当即就被他掐的说不出话来,微翻白眼,抽搐着爆发出来。方非池趁机猛动,在里外无数张小嘴吸吮般的快感里缴了枪。

再醒来时,天色已经擦黑。

路欣楠在方非池温暖结实的怀里醒来,闭着眼呻吟一声,男人马上坐起来,拿过床边柜子上的水杯,喂了她一口。

路欣楠无力的趴在他怀里,哼哼唧唧。

方非池抚着她的背,很温柔的一下一下。

“我昨晚说什么了?”良久的沉默过后,方非池问。

路欣楠搂着他的腰,收紧了些,声音因为刚刚睡醒而嘶哑着:“你问我为什么不去死,这样你就可以继续守在她身边。”

方非池大骇,翻身坐起来,“路路……”他慌且歉疚,“我……我绝对没有那样想过!你不要……路路,对不起!”

路欣楠拉高被子遮住肚子和胸,懒洋洋的瞄了他一眼,不回答。

方非池一生从未有过这样歉疚的时刻——这个辛苦怀着他孩子的女人,居然忍受了自己那样的混账话……怪不得她会哭。

“非池!”路欣楠抓住他懊恼捶向自己头的手臂,“非池,别这样,我看的害怕。”

方非池立刻停下,两眼红红的看着她。路欣楠摸摸他,“乖,不要吓着宝宝。过来陪我躺会儿。我们说说话。”

方非池顺从的躺下,伸手到她颈下垫着,路欣楠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里,平和的开口问他:“非池,你把我当做原来那个路路,跟我说说心里话好不好?”

“你到底打算以后怎么办呢?一直这样想着明珠吗?哪怕我已经阻止明珠再见我们,你看不到她,还是会很想她吗?”

她说的坦诚,方非池嘴角微微抽搐了下。鉴于刚才那番震惊,此刻他已经没有足够的分辨力,路欣楠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非池?”路欣楠催促。

“是,我还是想她。”方非池有些艰难的说,“路路,我从第一眼看见她开始就喜欢她。这么多年了,我改不掉。”

“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路路,哪怕不是为了你,就算是为了我自己,我也真希望忘记她,不要想她,可是……我做不到。”

他的声音听上去懊恼而沮丧。路欣楠反手抱住他的头,轻轻的蹭,“那就不要忘记,把她放在心里,当做最特别的朋友一样来对待。只是你不要瞒着我,有什么事情都要告诉我。非池啊,我要的不多,你的爱只要分一点点给我,足够支撑我待在你身边就行了。”

方非池沉默,沉默,沉默。

然后他滑进被窝里,紧紧的抱住路欣楠,沉沉说了一个字:“好。”

路欣楠入院待产,路天大手笔的包下医院一整栋楼,调来一队又一队的医疗精英,静待他的小金外孙出世。

生产那天,方家和路家都是全员出动,一大群人等在产房外边。护士小姐抱着孩子出来,笑着恭喜众人:“是个漂亮的小公主!”

“什么?!”路天愣住,手里的铁核桃“啪嗒”掉下,抱头大嚎:“我要外孙!我要小外孙的啊!”

心疼女儿的路妈妈又急又怒,当着一家有涵养的亲家面她更是觉得丢脸,顿时暴怒,单手拎过丈夫拖到墙角,一顿痛打。

方家那边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方老将军抱着小小软软的孙女,花白胡子一翘一翘的,别提多激动。方太太几次三番要求接过来抱抱,老将军执意不肯,如珠似宝的轻轻搂在怀里,谁要都不给。

方非池看着女儿皱巴巴的脸,心里想着这怎么长的跟只猴子似的这么丑,可他的嘴角却还是忍不住一直的上扬。

路欣楠很快也被推出来,方非池提前就安排好母婴隔开的房间,她从产房一出来就被送进去静养歇息,看望孩子的众人则在外间继续热闹着。

容磊是第二天来的,提着顾明珠煲了一晚上的汤。路欣楠招招手,照顾她的佣人立刻过来接过保温瓶,小心的盛出一碗递给路欣楠。

路欣楠微笑着接过汤,刚喝了两口,实在装不下去了,头一低,眼泪扑簌扑簌掉进汤碗里。

方非池进来正好撞见这一幕,不满的给了容磊一拐子,“干嘛惹她哭?!你老婆生孩子的时候我可一次也没给你捣乱!”

容磊理亏,摸摸鼻子,温和的笑笑。

方非池走到路欣楠床边,弯下腰来,伸手拭她脸上的眼泪,软语哄:“不哭,坐月子不能哭的,你不听话,以后会头疼哦。”

路欣楠任由他拿走她手里的汤碗,侧身靠在他怀里啜泣。

容磊看这温馨一幕,自觉没有待下去的必要,出声告辞。

“路路,”他斟酌词句,“你们两个都是一样的脾气,将心比心,别让对方太难过,更别让自己难过。”

方非池察觉怀里的人颤抖,他抬头不耐烦的对容磊挥手,“出去!出去!”

路欣楠给女儿起名叫方言,小名就叫言言。

方家三个儿子里,方是国至今未娶,方亦城因为工作关系常年在国外,方老将军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孙女,疼爱的无以复加。

路天更是夸张,每天吃饱了没事做,想法设法抢小外孙女回家。

方言就在这样的万千宠爱里长大,集爸爸妈妈的长相和性格优点于一身,出落成可爱通透的小丫头。

方非池对女儿极为宠爱,要什么给什么。路欣楠只好常常扮演唯一的那个黑脸,在方言偶尔任性的时候出场。

今天方言的幼儿园临时检修电路,给孩子们放了假。方言回到家吵着要爸爸,偏方非池在外地出差后天才能回来,路欣楠为了哄女儿,答应带她去儿童乐园玩。

天气有些热,方言在一堆扮演各种卡通角色的工作人员中间钻来钻去疯乐,一会儿工夫小脸热的通红,满满都是汗。路欣楠抱着她去买汽水喝,转过七彩喷泉,迎面走来一个高大少年和一大群黑衣保镖。

“路路姨妈!”已经长成一个英俊少年的容易,个头比路欣楠还高,变声后声音低沉温和了许多,笑容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温暖。

“容易……”路欣楠吃惊,她上一回见到容易已经是一年前,他随容磊参加一个聚会,恰好她也在。

容易手上抱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像只洋娃娃似的。身边还跟着两个男孩子,一个虎头虎脑的很可爱,另一个清清瘦瘦的,小小年纪眼神竟然很深邃的样子。

路欣楠的眼神在两个男孩脸上扫来扫去,“哪个是顾意啊?”

“都不是。这是我顾烟姨妈家的三胞胎,梁越、顾阳,还有这是梁星。”容易拍拍怀里的漂亮小女孩,试图将她放下地来,无奈梁星搂着他脖子哼哼不肯,他只好继续抱着她。

路欣楠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检票时安检那么严格,原来是梁氏的王子公主们出游。

“顾意没来,他疰夏,身体虚。今天天气太热了,我妈妈不让他出门。”容易笑着解释。可能也是略知路欣楠和顾明珠之间的现状,他很快岔开话题,抱着梁星一起蹲下来,搂过方言,亲切的哄:“言言,叫我哥哥!”

方言很乖很甜的叫人,容易往后一伸手,随从送来一瓶冰镇饮料,他拧开递到方言手里,笑眯眯的擦擦她脸上的汗水,“言言跟我们一起玩好不好?你看我们有三个小朋友,多热闹啊!”

方言有些小害羞的点点头,容易转身招来梁越和顾阳,“顾阳看好妹妹,小太阳你来带着言言。”

梁星见方言乖巧的黏着梁越,她也就愿意下地自己走路了,顾阳牵着小妹的手,四个小孩子在一大群保镖的前呼后拥之下,威风凛凛的跑向各个游乐设施。

有那么多训练有素的保镖跟着,路欣楠很放心。容易安排好了弟弟妹妹,和路欣楠一起落在人群后面慢慢的走。

“姨妈,你和我刚有记忆时一模一样,还是这么漂亮。”

路欣楠乐了,“我们小石头长大了,知道怎么哄女孩子开心了。”

推荐: 应该番外
《应该》番外之你可以对我明着骚

“揍他!往死里揍!打死了算老子的!”路天左手里转着两颗硕大的铁核桃,右手指着沙发上瘫软如泥的年轻男子,声音洪亮如钟。 他身后,一大帮的手下却都是面面相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