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落落清欢小说结局:女主最后和贺迟在一起

发布时间:02-04 阅读:

落落清欢小说的结局是女主最后和贺迟在一起了。

落落清欢小说最后一章的原文是:

第二十六章?对不起,让你久等

(乔落依旧坚定地向他走去:我爱你,我想跟你在一起,从今往后的每一分每一秒,即使会有困难会有坎坷,我都不怕。我要牵着你的手,我要让你快乐让你幸福。)

乔落开始分外积极地工作,主动请缨接手贺迟公司的那几个合并案子,特别地尽心尽力。橄榄枝伸出去,那边杳无消息。别问她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乔落不稀罕——她这么给自己的胆怯注解。

好吧,乔落大度地想,老娘大不了再表示表示。她又找了个机会亲自送材料去贺迟的公司,被她挤下的那个小妹还老大不乐意。可她折腾了一下午压根儿没见到他们的“贺董”!女秘书一个个描眉画眼警惕性那叫一个高,任何雌性会动的都不能接近她们贺董的办公室方圆五十平米。

乔落垂头丧气地回来哀哀地捶着自己的老胳膊老腿,一边恨恨地将那几个女人的名字在心里又过了一遍。

接下去她又去送了两趟材料,结果皆如是。

第二周她去楚馆吃了三次饭,而唯一的变化是她钱包的厚度。

周末的时候她看见杂志上程影贺迟的绯闻赫然又传了出来,气得她一口气买了十本杂志回去撕,一边撕一边骂:好你个贺迟,不识好歹是吧!想气死我是吧?你等着!哼!

周三业界商会晚宴,从来不出席的乔落稍微暗示了下王经理,就盛装陪其前往。华服美食觥筹交错间,乔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最初是陪父亲参加,后来是贺迟,如今呢?

喧嚣中又瞬间的静默,而后是更热烈的喧嚣,乔落转头看见贺迟踌躇满志地站在耸动的人群中央,矜贵地噙着笑对每个上前寒暄的人淡淡点头。

那么久没有见到了,乔落从不知道时间可以过得这样慢,她终于又见到了这个男人。她仔仔细细地看着,不舍得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瘦了,憔悴了,似乎更深沉了,但依旧俊朗霸气。

他有一种天生的王者之气,环境与经历令他举手投足间有自然而然的华贵气度,让人心悦诚服。

多么出色的男人。

乔落无视王经理的暗示,依旧站在原地,只是静静地看着人群中耀眼英俊的他。他是与生俱来站在高处的人,究竟要有多少勇气才能让她走到他身边?究竟要有多少力气才能够让她留在他身边。

贺迟,贺迟,你知不知道你给了我一个多么大的难题,你怎么还不来牵我的手?

人群中的贺迟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微微侧身,却终究没有望过来。可是乔落却看见他身侧的如花美眷。

没有程影的国色天香,却更让乔落心悸。那个女人分明是某总行行长的掌上明珠,如今在北京俨然被捧为继贺夕婚讯之后,上流社交界又一朵炙手可热的金牡丹。

多么相衬的画面,女子虔诚地望着贺迟,目光流转间情意盈盈,清晰可见。这二人的结合恐怕要刷新掉顾意冬与贺夕书写的天仙童话吧?

乔落的步伐有些虚浮,她觉得呼吸困难。

我如果爱你,我如果要爱你,我会给你很多很多,我要你拥有很多很多,我想让你幸福。

乔落忽然有些明白了。前几天方歌给她电话,他说:“我一个哥们儿跟我说,我的档案前一阵被提出来了,似乎要把我调离北京,但后来不知为什么没有动我。乔落,你明不明白发生过什么?能动而不动,这很难很难,你明白吗?”

她明白,明白了。很难很难。动或者不动,用什么衡量?她问自己。

最后她跟自己说:乔落,这么多年了,为他勇敢一次。为自己自私一次。

她在心里默念:有一种幸福,只有你爱的那个人才能给。

相信他,相信自己。

给他幸福,给自己幸福。

她毅然转身,妖娆地脱掉披肩。JilSander极简风格的黑色礼服,前胸的样式端庄保守,背后却是别有洞天的开阔性感。

白皙光滑的后背在灯光下泛着瓷器一样的光,让人的视线不自觉地流连。

乔落浅笑着如同一个高雅中带着性感的皇后,气度雍容地微仰着下颌,淡然自若地接受着众人惊艳的注视。

她一个轻巧的转身背对着焦点处的男人,微微含胸端起一杯香槟轻啜。有灼热的的视线立时烙上了她的脊背,她微微侧脸,余光扫过后也同样不理,巧笑倩兮地与身侧的王经理交谈。

与不同面孔的人跳了几支华尔兹之后,在落地窗拐角处,她突然被出现的贺迟一把拥住推到露台上。

贺迟没有放手,依旧握着她的双肩,恶狠狠地盯着她,实则心下一痛:她瘦了好多。可是他不能心软,他这些日子过得非常不好,哪怕在收到乔落的橄榄枝后依旧辗转难安,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他必须确定她这次确实是想好了,不会再退缩了才行。

他恶声恶气地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乔落不说话,只是回瞪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瞪着瞪着就觉得特别的委屈。

贺迟看着她乌黑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自己,色厉内荏,不一会儿漆黑的眼珠开始渐渐湿润,他觉得心都拧到了一起。他跟自己径自要合拢将她拥在怀里的手臂抗争,他咬牙坚持问:“你为什么在这里?”

乔落闻言回过神来,一窘,抬手狠狠地推他一把,反问:“你说我为什么在这里?”

贺迟猝不及防地被推得倒退了一步,再听她凶巴巴的反问心里一喜,石头轰然落地,又是好气又是无奈。

乔落却是恨得不行,又生气又委屈,说完话扭头就走。

贺迟在心里叹着气,叹得甜蜜而且认命。看她的小高跟鞋一拐一拐的也没当回事,先返回会场给她取披肩怕她着凉,谁知追出来不见人影,没想到她噔噔噔地还走得挺麻利。

问了保安才知道她已怒气冲冲地上了出租车扬长而去,贺迟有点儿心急夜风太凉,赶紧提了车直接朝她家的方向追去。一路上左右留意也没看见乔落,一直开到乔落家,还没想好上不上去,就遇见在花园里遛弯儿的乔父。

乔父看见贺迟一怔,脱口问:“怎么今天就过来了?”

贺迟憨厚地挠挠头,笑得傻气:“说不定以后天天都能过来了。”

乔父一听扬起双眉,由衷地露出一个父亲关怀的微笑。

贺迟第一次拜访乔父的时候,乔志国才刚出来没多长时间,算来是他和乔落从黄山回来后不久的事,当时的乔父并不待见他。

但是他只要有空就在街心花园里候着乔志国,风雨无阻,搞得花园里其他与乔志国相熟的老人家都开始说:“老乔啊,这小伙子多好啊,咋不答理孩子呢?”

最后乔志国终于扛不住了,扯开天窗说亮话:“贺迟,我对你没有意见。我听小落说过你们以前的事,我心里对你是很感激的,但小落不希望我管你们的事我也就不管。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这事我帮不了忙,要她来拿主意。况且站在我的立场,我并不看好你们二人的将来。”

乔志国说这番话时正是乔落同时拒绝了顾意冬和贺迟做出第三个答案的时候。那一个月贺迟变得分外沉默,乔落的心情也非常低迷,乔志国看着心下也有点了然感慨。试探了乔落几次都被她打哈哈带过,他却在女儿眼底看到了深切的怆然。但那个时候他并不能确定这份怆然是源自顾意冬还是贺迟,所以他并不想作什么担保。他知道,女儿幸福的路太坎坷了,他丝毫不敢妄动。可是他看着眼前俊朗的男孩子明显地憔悴下来,心中也起了怜惜,所以主动说了上面的话。

谁知贺迟非常上道,他第二天就拿来了一副红木象棋,诚恳地说:“乔叔,我知道您顾虑的是什么,我的部分我可以全部处理好,不让落落受任何委屈。至于其他的我会证明给您看,她心里的那个人是我,也只有我能给她幸福。”

后来贺迟回到了乔落的生活中,乔志国旁观着,看到女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神态越来越恬然自在,他心中也开始慢慢相信、慢慢接受,毕竟没有什么比女儿的快乐更重要了。结果忽然有一天乔落回来跟他说:“爸,你想没想过搬家?我是说,离开北京?”

那个周末遇到贺迟的时候,他旁敲侧击问起发生了什么事,贺迟沉默了许久,最后说:“乔叔,如果有一天出现一个比我更能让落落幸福的人,我会放手。可是,如果落落爱的是我,我不想放弃。”

不久,乔落就对他说:“爸爸,我想去趟哈尔滨。去处理一些事情。”他看着女儿清澈坚定的眼睛,心中通透——顾家的阴影终于要从女儿心上散去了。心中又是感慨又是欣慰,他祈祷上天,让他造下的孽不要报应到女儿身上。

然而乔落回来就大病了一场,贺迟焦急关切地送食物送药品,近乎慌张,却不与乔落相见。那个时候,乔志国是真的被他打动了,他看到了这个男子沉着优雅背后的真情意。

两个男人见的关系开始好转,除了下棋外还会随便聊聊天。但贺迟越来越少地出现在女儿的生活中,他依旧镇定,乔志国都忍不住跟着急了。

贺迟却说:“八年我都等了,不差着几个月。乔落很倔强,有些事情除非她自己想通,别人勉强不得。”

话是这样说,但贺迟在乔志国眼前一天接着一天地憔悴下去,眼中的沉痛忧悒无处可藏。而后,出了车祸,却依旧没留住乔落。乔志国同时看着乔落迅速地瘦下去,偶尔早上看见女儿红肿的眼睛,心中终于有了个决定,他主动开口提起了贺迟。

乔落显得非常意外,她显然没有料到父亲会主动提起死对头的儿子。她不知道,那个浑小子第一次来找他就说:“乔叔,我知道您不愿意见我,但是看在落落的份上,希望您能给我个机会让您重新认识我。因为我是唯一能给她幸福的人。”那小子非常大言不惭地说,“只有我了解全部的她,接受全部的她,宠爱全部的她。乔叔,落落这些年吃了很多的苦,她为您付出、牺牲了很多,希望您能为了她勉强一下自己重新认识我。”

乔国志不得不承认,如果贺迟已开始就如此强势地开场,自己可能早已将他轰走,连纠缠的机会都不会给他。毕竟看着这小子他的心情绝对称不上好。而这一缠,没想到竟缠出了革命情谊来,他不得不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小子的手段实在高超,潜移默化中就把自己心中的隔阂给拆了,甚至现在还替他着急起来。

如今这个小子站在自己的面前傻笑着说:“说不定以后天天都能过来了。”

乔国志豁达地拍拍他的肩膀:“来!上来吧!”

贺迟想起两天前托人买的金丝楠木象棋正放在车上,赶紧拿了一起上楼。进屋他们挂了电话确定乔落平安在路上后,贺迟把象棋盒子奉上,乔国志打开一愣道:“这过于贵重了。”贺迟连连摆手:“乔叔您快别寒碜我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我真的非常感激您。感谢您的宽宏大量,感谢您肯接受我甚至帮我讲话,当然最主要的是生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儿!”

贺迟手段柔软,面对长辈的时候嘴那叫一个甜,别管真的假的,总之让老人家一听就心花怒放,这也是他拿下乔父的关键所在。

被关禁闭的时候顾意冬也曾去看他,两个人静静地抽了几支烟,说了几句话,直至顾意冬离开都没有谈论什么关禁闭、家庭的问题。

顾意冬只是问他:“你还在等什么?你看不出来吗?”

他答:“我不想逼她。她现在,其实仍是害怕的吧?说穿了,我还是没办法给她勇气和安全感。经历过一次世界全面崩塌,她是草木皆兵,外表坚强实则脆弱。而且,她不能忍受一丝一毫可能伤害她父亲的可能……我怎么忍心再逼她?”

顾意冬有些惆怅,叹:“她最后跟我说:用不着愧疚,当年你为了你父亲抛下我,如今我为了我父亲拒绝你,我们扯平。我以为多少有安慰成分,原来是货真价实的大实话,呵呵。”他摇头苦涩地低声笑,又说,“贺子,你说为什么我不怕折腾乔落,是不是与乔落不怕折腾你一样?你待她未免太体贴了。为她好,你是不是也该狠狠心?别让她以后沦落到像我一样。”

贺迟咧嘴:“我早就这么想,但实在是狠不下心。不过现在闹成这样,回头全家都等着她进门,没了媳妇可真是不好看了。”

顾意冬微微笑:“响鼓不用重锤,可乔落是正宗的榆木脑袋,辛苦你了。”

贺迟哈哈笑,拍了拍顾意冬的肩膀:“意冬,谢谢你。你这样姿态坦荡才能让大家都解脱出来。”

顾意冬摇头:“太客气了,人有的时候,还是要做些对得起良心的事才能睡得踏实。”

“意冬,对小夕好一点儿,你也算看着她长大,她是个好女孩。”

“以后有你们两口子就近监管,我哪敢造次?”

推荐: 落落清欢番外
落落清欢

落落清欢小说的结局是女主最后和贺迟在一起了。落落清欢小说最后一章的原文是:第二十六章?对不起,让你久等(乔落依旧坚定地向他走去:我爱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