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温暖的弦》的小说结局:占南弦和温暖分手

发布时间:05-17 阅读:

温暖的弦》的小说结局只写到了占南弦和温暖分手,占南弦离开,到了小说的番外部分,才写到占南弦知道温暖怀孕后回来的,还生了两男一女。温暖做了浅宇的总裁。薄一心的孩子是潘维宁的。所谓的婚礼其实也是为他们两个办的。因为温暖的弦小说结局温馨感人,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以下是温暖的弦的小说结局:归来,引领。

此后两个月内,温暖再没有打开那台桌上电脑。

日复一日的忙碌和磨练已使她柔软的心逐渐变得硬朗,那样的软弱,一次已经足够,那天之后她再没有哭过,所有时间全投进了工作里,只期待在年底的股东大会上交出斐然成绩。

星期六上午,杜心同生产出院后约她在君凯喝茶。

两人刚坐下在靠窗的软座里,便看见潘维宁扶着薄一心走进来。

薄一心见到她们,想也不想直接走过来。

“介不介意?”她嘴里淡声问着,身子却已施施然落座在温暖对面。

潘维宁向两人颔首,一桌三位女士,实在没他逗留的理由,借口抽烟走了开去。

杜心同白薄一心一眼:‘不请自来,扰人心情,这顿你付账。“

薄一心淡笑:“凭什么?”

“凭你还欠我一声对不起。”

“是吗?那你和温暖说了没有?”

“跟她说?我怎么也得排在你后面。”杜心同反唇相讥。

“stop!”温暖举起双手,“这顿我请,ok?”

两姝同时瞥眼看她:“关你什么事?”

意气相通的异口同声,使得薄一心和杜心同重新打量对方。

“烂好人是不是就指她这种?”薄一心率先调转枪头。

“再找不出第二个了。”杜心同马上附和,“就算被人一巴掌打在左脸,剩下的右脸也还是一副玉女观音的慈悲样,真让人受不了。“

温暖抚额长叹:“果然是唯毒妇与小人难养也,恭喜你们两样都占全了。“

薄一心弯唇,杜心同失笑。

不知哪里镁光灯一闪,似有人远远对着她们拍照。

杜心同道:“我们要被大明星提携上报了,不知道明早的标题会是什么样的噱头。“

温暖心中一动。

说笑斗嘴中时间过得极快,最后自然是唯一的男士潘维宁买单。

青山依旧,怎奈流华,时光终淘尽是非恩怨。

分道扬镳后温暖带了些精致的点心回洛阳道占宅。

欢姐赶紧端来早泡好多时的参茶。

周湘苓牵她坐下:“小暖,你什么时候搬过来住?”

温暖笑,每次见着她,周湘苓的第一句话必然是要求她入住占府,理由是方便照顾,还有就是屋子太大她连个伴了没有,占南弦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她一个闷得慌。

想了想,她道:“就这周吧,找一天让司机去帮我搬些东西过来。”

周湘苓大喜:“你真的想通了?”她微笑:“再过段时间我自己开车也不方便了。”平日里出入还是司机接送安全些。

“唉——”周湘苓继而叹气。“你说南弦这孩子到底去哪了?这么长时间了,连个电话也没有。”过一会儿,温暖才柔声道:“你别担心,该回来的时候他自然会回来。”

午后她驾车离去,驶出古银色的大门后按下车载cd。那是一首很老的老歌,歌中故事荡气回肠,说的是一个女子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然而她愿用一世去世交换他一次真心对待,歌中说:‘我是宁愿改我生命,痴心也不愿改。“

秋阳夕早,山路上的树叶成簇成簇也变成金黄。

每过多一日,便多一分积怨。

十年?不,她等不到了,才三个月,她已经等得全然失去了耐心。

这一次,换成是她不打算放过他。

如果她与他之间的爱情始终洽注定是一场奇特的战争,轨迹重叠的同一条路上需要这样轮回追逐,那么时至今日她亦不介意对他使用手段。她期盼有朝一日,他一贯神闲淡雅的脸容上会乍现精彩绝伦的表情。

周一回到公司。温暖召来市场部经理:“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杂志是哪几家?”对方报出几个名字。她笑,倾身靠向椅背,眸光温和而坚定:“我给你一个月时间,让我登上它们的封面。”

浅宇市场部和公关部联手,加班加点在三天之内制定全盘方案。

交由温暖审核通过后,计划被快速而严格地执行。

率先是温暖与薄一心两位容光四射的美人一齐出席某个晚宴,翌日报纸杂志无不对此尽情渲染,一场场旧事被重新挖出回笼加热,在成功地吸引了大众眼球之后,温暖大张旗鼓地搬进占南弦府邸。其后从不在媒休上露面的占南弦之母周湘苓公开陪伴他四处购物,对准儿媳的喜爱疼惜之情溢于言表,为此温暖又赚进半周笔墨。

一群专业人士开进浅宇附楼,负责她的仪容仪表以及对她进行各种训练,譬如面对镜头时的表情表现,又预设百千种问题,但就是始终对占南弦的人间蒸发闭口不谈,只笑着“请让他保持一点神秘感。”

迅速红透半边天后,却将一切娱乐版及报纸全拒之门外,

只接受有限几家商界、财经等专业领域权威杂志的人物采访,为与之配合,浅宇同时对外宣布展开几大重要项目,三个月前占南弦的决定此刻冠上她的荣誉。

各种各样的美名:“最美丽的领导者”、“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领袖”,甚至夸张如“东方最妩媚的商业杀手”、“全亚洲最出色的牡丹裙”等陆续封衔而来。

如此三四周后,随着浅宇对全球统一发布期投资逾三十亿美元的非实体智能机器人研制计划,已初步取得突破性成果的震撼新闻,至此浅宇机构的最高领导人温暖,终于抵达此趟旅程之颠,在月底时如愿登上了世界性首屈一指商业杂志的封面。

浅宇附楼,布置雅致的高级经理专用咖啡座里,高访放下物中的杂志,唇边忍不住泛笑,曾几何时这个城市里无不仰首翘盼占南弦与薄一心的婚期,不过仅仅只是大半年,担纲的主角已换成温暖,她如假似真的成就像有魔镜佑护,忽然耀眼得无人匹敌。

只除了曾经的神话人物占南弦。

高访看向对面的管惕,终于第一次开口问道:“南弦在哪儿?”

管惕眨了眨大眼:“你问我?”

“你好戏还没看够?”高访端起咖啡,笑道:“别忘了菊含说过,得罪谁也千万别得罪南弦,如果让他知道你知情不报——到时可别说我没事先提醒你。”

管惕嘟嘴:“我本来是真不知道,后来一宇无意触动了卫星系统,我检查时才发现原来占美男开了一条专用的特殊频道,啧啧啧,你想都想不到,他这几个月居然没上过陆地,从菲律宾的博龙岸到普吉岛旁亚湾,过马六甲到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后穿越红海到地中海,再经马耳他出了直布罗陀。”

高访惊讶,不走则矣,这一走就走了半个地球?

管惕牙痒痒:‘你知道他那艘装备精良的快艇时速多少海里吗?也根本早有预谋,航游路线、沿途补给和停靠申请提前安排好了。“

“他现在在哪儿?”“爱尔兰附近的凯尔特海域。”

那是一座极美丽的无人岛屿。岛的一面是高陡的山崖,从崖顶到地面遍布参天密林,把那方屏蔽得连阳光也照不进去,偶见一些阔大枝叶下露出空隙,也黑漆漆如暗夜旅涡,让人看不清内里,即使是白日,森林深处也间或传出一两声野生兽物的啼啸,那种大自然的力量、震开林叶,向天空传递蔓延。

沿密林往岛的另一端逐渐变成稀疏的灌木丛,地面爬生着绿色蔓草,蔓草下是硬实的沙砾,离灌木丛不远地势较高的平台上,凌空两米高处以扎实木桩搭建起一间面朝大海的簇新木屋。

从木屋向前走过百步远的沙滩,赤足踩上去世,越来越觉脚下白沙细如银粉,一步一个浅印,当走到海边,已是说不出的舒适柔软。

离岸不远的海中停着一艘海艇。

海水由浅而深一层层幻变着美丽的颜色,沙滩上的纯白,漾接着清澈见底的嫩绿,既而转变为美得无法形容的透明澄蓝,在一片净蓝中还有些地方因为海底长满珊瑚礁而使水色呈现暗黑,深海中央更似是打翻了黑缸,逐浪到水天相接外处,则是一片视野已不能及的灰蒙。

沿着长长的海滩慢悠悠一路走到尽头,在临海那面峭壁直耸寸草不生的悬崖底下,布满大大小小被海水冲刷得已无棱角的礁石。

冬天阳光柔和无温,照在身上带着一丝挥不去世的寒意,盘起一条腿坐在半人高的褐色石台上,浅薄的海水一抹一抹漫上来,没过垂下的足尖,然后,沙沙作响地退去。

听久了规律的海浪声,会令心口萌生难以形容的愉悦。

望不见尽头的海水更着奇特的磅礴力量,似具有一种无形而极温柔的人力不能抵抗的奇异安抚作用,注视得越久令人内心越宁静,海面上永恒无际一起一伏的水浪,经由眼睛摄入无声洗涤着胸膛,种种不愉快的过往全被冲刷带走,还原出一泓纯净。

收起腿,平躺在褐石上,双手枕的脑后。已经惯了这样远离尘嚣,只置身天地间,看浮云过。招手海边鸥鸟,看我胸中云梦,蒂芥近如何?

楚越等闲耳,肝胆有风波。

海阔天空,他终于来到地尽头,日出日落,潮涨潮退,几个月时光就这样一掷如梭。自然而然,想起了她,不管漂流到哪处海域岛屿,一直心心念念着她。唇边不自觉弯出一抹如丝笑痕,她会恨他的吧?

以她的的性子,一定会。那种不动声色的暗恨,曾让他恼得想把她咬啐了吞裹入腹。从那日她哭声中发泄出来的难抑怒意,他可以肯定,在回去之后不用幻想获得太好的待遇。

“他。。。。。还爱我吗?”问那样怯生生,像初恋的少女,忐忑而期待,还带着太过明显的恐惧。

那一刻他很不厚道地想放声大笑,心口很暖,暖得几乎想放弃这个航海计划马上飞回她身边。

终于还是控制住了那份悸动和冲动。

她与他,都需要一从而足够的时光。

让往事和太过激烈的伤痛及爱意充分沉淀。

在微风抚拂中合上双眼灵敏耳尖却似隐隐听到一丝破空这声。

占南弦起身,眯眸远眺,海面上的黑点随着飞速驶近逐渐呈现出船形。

知道他在这里的,只有负责给他运送补给的公司。

跳下石台,他往回走去。

快艇很快飞驶而至,在驶近海边时不但速度不减,还忽地猛转九十度,在惊险花式中冲出一米多高的白浪浪带,引擎突突声中一个褐发灰眼神情淘气的年轻人站上船舷向他猛挥双手,高声叫道:“嘿!占!你居然还活着!没被寂寞淹死?”艇上跳下几个年轻人,抱着一箱箱东西,涉水上岸,往木屋运去。

桑马斯走过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你还打算在这鬼地方待多入?”“再一个星期。”桑马斯别有含意地向他眨眨左眼:“我这交华侨你带来了好东西。”

“哦?”他配合地表现出兴趣。

桑马斯目光暧昧,刻意把嗓子捏得尖细:“你寂寞吗?你需要妞吗?请翻开本期xx杂志,找到我的名字,拨打一二三四五六七。“

占南弦浅笑不已。

桑马斯脸上的淘气神色成了迷醉:“天,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美丽的东方女人,简直就是童话中走来的公主,太迷人!骄傲英俊如我也忍不信对她一见倾心!占!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占南弦一怔:“什么?”

桑马斯调头对已走近木屋的一位年轻人喊道:“嘿!伙计!等等!”他跑过去,打开那人手中的纸箱,乱翻一通,抽出一本杂志跑回到占南弦面前:“这里面有你的照片,占,你很了不起!为你的皇后建立了一个王国!”

占南弦接过,看到封面人物照,他倏然睁大了双眸。

深紫色洛可可式百花盛放的织锦墙纸,大朵大朵的花形华贵无比,胡桃木长条地板上摆着一张中世纪时期的贵妃椅,同样深紫色的天鹅绒椅面,镶金的象牙扶手上绘有精细的圣经故事。

长椅上侧臣着一位绝色美人。

精致的瓜子脸衬着白玉耳珠,粉樱唇边似笑非笑,一双黛眉下却眸光璀璨,似幽然闪着纤尘不染的明净,又似几不可察地隐隐流动一抹深湖沉渊的波色,极其迷妙。

层次感极强的及肩黑发亮泽如缎,一丝丝垂在她的微则脸颊,身上穿着由几层紫色薄纱缝成的长袖连身裙,方形的蕾丝领口绣有中式古典精致的花纹,领口内露出性感细致的锁骨。

闪着银紫色泽的丝带环缚的前胸下方,修饰出完美的柔软弧度,没有任何腰身的紫纱裙长直用膝,白皙无暇,线条优美的两支小腿贴在一起,在纤细的足踝处轻轻交叠,随意地平曲在深紫色的天鹅绒椅面上,足尖末端着一双黑锦绣紫色菱花缎面的平底鞋。

《温暖的弦》的小说结局:占南弦和温暖分手

《温暖的弦》的小说结局只写到了占南弦和温暖分手,占南弦离开,到了小说的番外部分,才写到占南弦知道温暖怀孕后回来的,还生了两男一女。温暖做了浅宇的总裁。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